【陳鴻業專訪】籌款助尼泊爾山區建學校 做六天臭男人
本地
2018.04.12
286
陳鴻業坦言,很多小孩子徒步行兩天才返到學校,寄宿在外時,家鄉遇上山泥傾瀉,小孩子一夜間變成孤兒。今次探訪孤兒院,感受良多。

陳鴻業 Alan 三月初隨 Trek Relief 到尼泊爾喜馬拉雅山山區協助興建學校,經歷了晚晚瞓木板、六日沒有洗澡、餐餐薯仔麵包白飯的苦命生活,體會到「做人不要太執着,生活簡單已很開心」的道理。返到香港,繼續行善使命,替香港盲人體育會做義工,帶失明人士騎單車,讓失明人士有機會外出走走,齊齊做運動。

陳鴻業隨 Trek Relief 的義工,攀山涉水來到喜馬拉雅山山區的孤兒院,把募捐得來的書本和文具分派給孤兒,是此行的使命之一。

Alan 起程前往尼泊爾前剛好在瑞士滑雪,早已適應高山氣候,由瑞士返港再飛尼泊爾,然後起程往喜馬拉雅山海拔約四千米高的山區。Alan 說,到達尼泊爾的頭兩天是適應期,主要買物資和適應高海拔,第三天要坐六小時巴士到達起步點,再徒步走三天路程。「條山路沒有鋪過,坐在巴士入面很顛簸,而且窄得剛夠兩架車行,很易跌落山坡。那一刻我真的合埋眼,什麼也不知道就算。」

一人一個大背包,約重幾十磅。

徒步走的三天,每天約行三十公里,只是大家背着一大包的行裝,加上空氣稀薄,增加難度。畏高的 Alan 坦言,這幾天有多次想放棄的念頭,行到危險位時,他想「不如早少少走吧」,走到懸崖位置時,他又想「不如行返轉頭吧」,吃了多天齋飯,又心想「若果現在有肉食就好了」,不過最後都頂硬上,皆因「同隊有多個女仔,她們都行得過,我唔行會好瘀呢!今次絕對是意料之外,沒有想過這麼辛苦,比起以前比賽和露營辛苦很多倍。」Alan 和朋友更無私地奉獻出自己的旅行篋位置出來載募捐得來的書簿文具、地圖和玩具,用作探訪孤兒院時送給約百位孤兒的禮物。「既然都沒有涼沖,大家一齊咁臭,不用帶衫去換,可以騰空多些位載物資。」

興建一間學校需要一年多,Alan只留了兩天,隨後的工作由當地村民繼續做,到學校建成後再回去一次。他把經歷告訴太太鄭詩韻和兩個兒子,特別提到因地震後多了很多孤兒的慘況,讓兒子明白自己有多幸福,更帶他們去露營,要他們自己搭營。

孤兒院的環境
探訪過山區其中一間學校,簡陋得可憐。
沒有門的洗手間,尚算潔淨。
尼泊爾樹木不多,每年限制斬木取柴的數量,煮一餐飯都可以很奢侈。
每天吃着同類的碟頭飯,陳鴻業感受到活着其實可以好簡單。
晚上零下十度,睡覺時要穿四件衫加羽絨褸和雪褲再加睡袋。
Alan帶同長子做義工,與失明人士騎單車看世界。
擠在細小的巴士上,六小時的車程非常顛簸又危險,Alan坦言合上眼什麼也看不見最好。
孤兒院物資短缺,他們帶來顏色筆和書簿分派給孤兒。

■ 撰文:Adeline Lai/圖片提供:陳鴻業

陳煒 黃智雯 張衛健
人氣 TRENDING
鍾欣潼 李佳芯 張衛健 宋慧喬 Wanna 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