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式情歌】走暗黑路線最煞食 林欣彤慘情歌超有共鳴


一直以來,林欣彤(Mag)的歌曲風格都非常多變。她的聲音既可駕馭有爆發力的抒情搖滾如〈我們不是公主〉、〈奇怪〉,亦可演繹輕快、搞怪的歌曲如〈自主型〉、〈本身的用處〉等。轉投王祖藍旗下的公司後,Mag在音樂上的自由度更大,雖然產量未及以前多,但每首都能代表她的想法。如〈奇怪〉代表的是她對輿論壓力、惡意批評的控訴。最近於情人節反高潮推出的新歌〈忍〉,更用第三者角度唱出情歌,令人驚豔。Mag能按着歌曲風格而調整唱腔,使歌曲更具滲透力。但原來由第一隻唱片開始,她的情歌已不是大路的失戀、自強風格,由失戀後的崩潰頹廢,再在愛情中失去自我、像被凌虐般的絕望,到〈忍〉裡悲躬屈膝的第三者,每個階段都有代表作,亦令Mag式情歌變成獨特的存在,也唱出每個人在愛情中不同角色、不同階段的心聲。

maxresdefault-2缺乏愛後的頹廢自棄 失去自我
出道作〈洗澡〉把女孩的失戀由第一天唱到第一千天,沉溺於愛戀的美好,亦困在對舊日的依戀中。三分鐘內,Mag先以氣聲突顯分手的虛弱,其後歌曲越來越緊湊,讓聽眾能感受到故事中的主角、歌者那份想逃離崩潰心情的迫切,同時亦因難以自拔,而開始想:「還是繼續麻木和放棄自己吧」的心情。當時歌詞中的幾句:「污跡都帶愛慕,骯髒相愛記號,喊破的眼睫毛,臭到令人嘔吐,無言地控訴。」曾被網民認為是「最噴飯」歌詞其中之一,但這些細節正正反映失去愛後痛不欲生,難過到絕望的真實情景。

maxresdefault以樹藤比喻纏擾失控 邊愛邊自虐
〈洗澡〉的成功,開始建立Mag式情歌的暗黑風格。〈樹藤〉一曲走得更極端,歌詞亦更大膽。正因在關係中失去主導權,不斷被牽引、不被尊重,但也因愛得太深而不能自拔,最後寧願繼續愛上幽暗,接受纏繞不清的靡爛。Mag拋開了一貫有爆發力的唱法,延續〈洗澡〉前半部份的氣聲唱腔,〈樹藤〉整首歌的唱法都是較輕柔的,像在聽眾還有自己耳邊呢喃,承認自己「捨棄一切換不到美麗,得到安慰變不出地位。」的痛苦。早已不痛了,與痛並存,只是在虛無飄渺的關係中尋找僅餘的愛。這首歌更榮登「四台流行榜冠軍」,非常受歡迎。

0541010153cd48e46a0a410faf3b7c0d關係裡被榨取後的自白 開始醒覺
〈食物鏈〉中的林欣彤少了前兩首作品的頹廢感,反而像是將在關係中不平等的故事娓娓道來。雖然故事是在敍述自己被伴侶當作「工具人」,對方亦認為自己比伴侶更重要,於是便屢次不被重視。〈食物鏈〉由黃偉文填詞,當中「如你擔當了巨人,如沒眼前最低的蚯蚓,誰來被你悲憫」,是指沒有了卑微的「我」,「你」甚麼都不是,雖然自己在這段關係中活得痛苦,但也開始明白只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捱」的道理,開始找到自我價值,亦認為不應該再被榨取。結尾一句「才覺醒這段纏繞,我痛你亦無力笑。」意指兩敗俱傷的局面。

maxresdefault-1第三者能屈能伸的心酸 愛得不像活人
看似弱質纖纖的Mag,原來曾經為了愛情而橫衝直撞。年少時「戀愛大過天」,眼裡只得對方。Mag亦在電台節目中大爆自己試過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做了第三者,更「膽粗粗」地致電「正印」要求處理事情。情路不平坦,Mag便將感情投放在歌曲中,宣洩自己曾經的感悟,也代第三者訴心聲。第三者在世俗理解中,一直都只是錯誤的存在。但當每個人都在指責第三者的不該時,很少人會去聆聽他們的心聲。在感情中一直處於低微的位置,不斷容忍對方的無理,其實也很難受。歌詞中最後一句「其實我亦高攀著你,奴隸可能合襯」,自嘲自己的角色有如奴隸般,要能屈能伸、任勞任怨,也不能發洩,因為是必需要承受的。但自己卻不能像奴隸一樣將所有事情都吞下去,十分可笑。歌詞講述一開始還以為容忍不難,但到中段開始反省因為容忍而令到對方變本加厲,最後回顧「曾付出已可毀掉人生,被愛得根本不像活人」傷害自己之餘,也活得難受。

Mag一直用心造音樂,也嘗試多種不一樣的風格,為樂迷帶來新鮮感。她亦常常提到由初由在浴室唱歌,到現在能走上舞台演出,是一件十分感恩的事。期待她未來的發展,創作更多好歌給香港樂壇,唱出更多人的故事。

圖片來源:sdoorworkshop@Instagram、互聯網

林欣彤樹藤洗澡食物鏈Mag L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