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毛記$24,000起家 「偽員」點睇「腦細」


  • 三大「腦細」(左起)陳強、林日曦及阿Bu憑努力加創意打造新媒體王國。

  • 林日曦曾透露最怕數字,對經濟一竅不通,公司搞到上市相信是他始料不及的事。

  • 「毛記」申請上市,一班「偽員」最想知有冇錢分。

  • 東方昇點評「腦細」不忘為新書宣傳,(左至右)庄靚龍、劉小華、龍志權也湊熱鬧玩埋一份。

  • Dickson怕怕羞羞,成為「女偽員」(左至右)唐詩勁、利君牙和盤菜瑩子圍攻目標。

  • 「偽人」讚「腦細」細心,看林日曦落手落腳用手機為方健儀打燈,就知道他的確是細心派。

  • 「毛記」的二次創作最受年輕網民歡迎。

  • 萬華媒體行政總裁林栢昌(右)與《黑紙》三位創辦人。

  • 一頁紙《黑紙》創刊號,對不愛看長文的年輕人來說好吸引。

  • 《100毛》找阿Bob扮《激戰》中的張家輝,成為史上最爆一期,奠定了雜誌要夠癲、夠搞笑的路向。

  • 梁祖堯的「一戴一露」封面,諷刺時弊。

  • 鄭秀文的「鄭經理」為「姨婆」黃文慧賀壽,原來是插科打諢拉生意,搞笑十足。

  • 廣告結尾最大亮點,是找來貌似鄭秀文的阿Yu做正版姨甥女,廣告一出已經被網民洗版。

  • 古天樂在廣告中都要輸俾「毒男」Dickson,難怪一眾宅男睇到嘩嘩聲。

  • 黎明的「辦公室阿明」與「腦細」林日曦,初次交手掀起全城熱話。

經營年輕人雜誌《100毛》、《黑紙》及毛記電視網站的「毛記葵涌有限公司」,向港交所申請在主板上市,令市場矚目,要達到主板上市的要求,必須在過去三個財政年度盈利至少五千萬港元,根據招股文件顯示,該公司截止今年三月底的上個財政年度,利潤是三千六百二十六萬,一六年財政年度利潤二千二百四十萬,一五年財政年度則賺七百八十一萬,「毛記」盈利按年遞增,對行內人來說上市機會千載難逢。

正當紙媒面臨寒冬之際,《100毛》異軍突起,不單攻陷年輕人市場,更向上市公司邁進,成為傳媒界及財經界熱話,最令外界意想不到的是,「毛記」做九千萬生意,竟然可以勁賺三千多萬純利;三大股東林日曦(徐家豪)、陳強(陸家俊)、阿Bu(姚家豪),每人平均月薪十萬零八千元,不算高人工,獲利最多是派股息,過去三個財政年度,合共派發四千五百四十萬元,本月十二日再派二千二百萬特別股息,以三人各自持有業務百分之三十計算,三年每人收息近二千萬港元。

三名八十後年輕人,三十六歲林日曦完成中學會考,在IVE(香港專業教育學院)設計系中途輟學,隨後加入商台做DJ;三十五歲阿Bu是副學士,參加DJ選拔賽加入商台;三十三歲陳強是三人中唯一的大學生,在城市大學環境科學與管理系畢業。七年前三人創立「黑紙有限公司」,初期各人出資八千元作為創業資金,在便利店推出一張紙的《黑紙》,原因是雜誌為什麼要一本,不能是一張?從一張《黑紙》到一本雜誌《100毛》、《毛記電視》,短短七年間成為本地年輕人的精神食糧,更有機會在主板上市。

三人打着廢青旗號攻陷年輕人市場,更自喻為「腦細」,但「腦細」的腦並不細!「毛記電視」旗下「偽員」東方昇、盤菜瑩子、利君牙、Dickson、唐詩勁、庄靚龍、龍志權,加上精靈仔劉小華,在葵涌「毛記電視」大本營接受訪問,齊齊為「腦細」點評。利申,雖然利君牙是三大「腦細」之一阿Bu的女朋友,不過處身一眾「偽員」同事間,並無「事頭婆」優勢,衝口而出講「我平時好少見『腦細』……」,照樣被大家勁噓,「我想講因為我不是正式員工,平時有工作才返工,所以和『腦細』們沒有太多機會見面,因為工作範圍不同,工作上和男朋友好少接觸,唯一的優勢是夜收工時,他會做司機車我回家。」

公司申請上市,大家雖然起哄說,最想問「腦細」的話是「員工有冇錢分?會唔會加人工?」不過點評時卻沒有提過「錢」,對三大『腦細』的正評依次為非常勤力,永遠最早返工最遲收工;不卸膊,肩膊厚,有鑊自己孭;不謾罵,斯文有禮不會亂發脾氣;大方疏爽又夠細心;其中男女點評大不同,女「偽員」重視的是感覺和細節,男「偽員」就是理智行先,要的是尊重和欣賞。

利君牙說:「我做完節目,有時會在facebook分享工作時的照片或感受,林日曦讚好時,竟然給我心心圖案,嘩!平時見他好cool不愛講話,想不到竟然會給心心圖案,他應該是一個細心的人,而且重視別人的感受,見到員工努力就會鼓勵。」原來靚女着數多,只有利君牙才有林日曦的心心圖案,其他女孩紛紛抗議,因為從來沒有收到林日曦的「心心」讚好;唐詩勁在寫字樓的位置,剛好最近「腦細」房,「其實林日曦並不cool,平時很多說話,我最近發現他拍照時開始改變,會斜望鏡頭偷笑,我是『腦細』度橋時的『港女』指標,時不時打開門問我意見,譬如有沒有聽過這首歌?如果我沒有聽過他就不會考慮,又或者知不知道這句話的意思?不知道他們就會再度其他句子,因為他們希望緊貼年輕人的想法,度一些有共鳴的橋段,有時會擔心自己過時跟不上潮流,所以我成為『過濾』指標。」

不會罵人的「腦細」

 

「腦細」的細心令員工窩心,再加上大方更是所向無敵,員工辛苦過後老闆請食飯是正常,「腦細」請食飯卻更高招,唐詩勁最欣賞「腦細」埋單不用陪食,「有時OT大家做得好辛苦,『腦細』話請大家食飯,因為收工時間不同,我們可以各自食自己鍾意的大餐,然後拎張單俾『腦細』找數,我覺得這才是真正的請食飯,工作做完已經很辛苦,如果還要就時間坐埋一枱食飯,就變了應酬會更辛苦,他們應該很明白打工仔的心態。」

男人的細心對男人沒有用,只有勤力和努力才能贏得同性的尊重,東方昇說:「他們是我見過最勤力的『腦細』,剛過去的書展,從第一天開幕到最後一天閉幕,足足一個星期,林日曦每日早上都是第一個到會場的人,然後一直做到晚上十一點,收拾好所有書才離開,我自己有書推出都是中午才到場,但他卻做到十足十,所以他是『腦細』,我是夥計。」林日曦的勤力當然並不是展示在書展上,平時工作努力,往往令員工自動自覺跟上,他和中原地產老闆施永青一樣,奉行「無為而治」,不過他也讓員工明白,想「自由」先要學「自律」,「毛記」員工沒有上班和下班時間,彈性上班的原則是,要在限期內完成手上的工作,請病假不用醫生紙,只需要通知同組的同事,會不會有人詐病?東方昇說:「詐病的目的是偷懶,但早做完早收工,如果趕在限期內交貨後,一樣可以早收工,詐病變得沒有意義。」

勤力當然不是成功的唯一選項,「毛記」的成功是創意無限,雖然曾被人彈只是「二次創作」,但彈完也不得不講句「都幾好笑」。Dickson認為創意來自不斷試和不斷錯,公司文化是員工可以犯錯,錯了不會被「腦細」罵,「其實我是一個最佳例子,一個咁醜樣、講嘢口窒窒又怕羞、面對鏡頭驚驚青青的人,都有機會做主持,在其他公司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他們敢用我,鼓勵我試,每次拍攝都有一個『腦細』監場,由頭跟到尾有鑊自己孭,就算我做錯也不會罵我,這樣的『腦細』我以前未遇過。」

他不諱言自己樣衰,早已習慣做被人「墊背」踩住上的人,以前在其他公司,曾經試過隔籬組有人出錯,上司卸膊派他「孭鑊」,「孭鑊我冇所謂,算我樣衰預咗,但當眾被罵到狗血淋頭,感覺很難堪,我在這間公司兩年,從來沒有被人罵過,不是因為我沒有做錯事,而是因為『腦細』認為每個人都會做錯,只要汲取教訓,下次小心一點就可以,『腦細』從來不罵人,同事之間也不會互相指罵,有商有量是公司的風氣。」

庄靚龍做足五年已經是「老臣子」,見證「毛記」由十幾人的公司日益壯大,對「腦細」的點評是「勤力」兩個字,「我最記得韓劇《來自星星的你》流行時,公司要做一個企劃,林日曦問有冇人睇過,大家都不是韓劇擁躉,『腦細』即刻和我們分工合作齊齊追劇,追完再一齊研究度橋,那種上下一心的拚搏精神,就是『毛記』的公司文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切由《黑紙》開始

 

「毛記葵涌」是今年六月註冊的新公司,公司創辦人及主要股東包括徐家豪(林日曦)、陸家俊(陳強)、姚家豪(阿Bu),三人持股量共百分之九十,萬華媒體(00426.HK)全資附屬Tronix Investment則持股百分之十,著名填詞人梁偉文(林夕)為其中一名獨立非執行董事;三人於二〇一〇年創辦「黑紙有限公司」,每人出資八千元,兩年後由萬華媒體以百多萬港幣換來一成股份。

《黑紙》能迎合年輕人,萬華媒體主動與三名年輕人接洽,據知雙方初次會面的地點,是太子道一間茶餐廳,由一人一杯飲品開始談到創業理念,一傾就傾了三、四個小時,雙方都取得初步了解和共識,會面後幾個星期終於達成合作,由萬華媒體入股百分之十;三分天下的局面,出現百分之十的「外資」,並沒有改變「毛記」經營模式。

對於萬華媒體的入股,林日曦曾經透露是萬華行政總裁林栢昌主動聯絡,表示有興趣合作,之前他們曾經拒絕過其他投資者,但萬華是同行,旗下媒體的形象相對比較中立,研究後認為可以嘗試合作,林日曦對賣股一成的看法是,「萬華可能覺得有可為,所以入少少股博一博,我們為何肯賣?當時不是特別好賺,但不算失敗,算有點聲勢,而且《黑紙》的讀者,並不是萬華旗下刊物的讀者,對雙方來說都是可以嘗試的目標。」

賣創意呃like

 

毛記葵涌在上市文件中,將公司定位為廣告公司加媒體,根據提供的數字顯示,數碼媒體業務在一五年還是零毛利,但在一六及一七已經暴升至二千一百萬及四千八百萬,明顯已爭取到廣告客戶的支持,毛記五大客戶收入,佔集團總收入近百分之三十八(約三千六百萬),其中最大的客戶投放了近一千九百萬廣告開支。

香港有超過一千五百間廣告公司,毛記能夠獨佔鰲頭絕對是創意行先,廣告一出即成為呃like首選,鄭秀文為渣打「優先理財」拍攝的「姨婆大壽」篇,鄭秀文的鄭經理,扮阿茹趙頌茹幫姨婆賀壽,廣告片在網上一出,短短幾日已經有一百七十多萬次瀏覽;由於廣告創意十足,Sammi之前與「毛記」合作護膚廣告,更將老公許志安擺上枱玩埋一份,自然呃到like兼推高瀏覽量,產品宣傳效應十足,得到廣告商青睞。

連天王黎明也玩埋一份,以七位數字接拍咖啡廣告,還貢獻不少金句與「腦細」林日曦拍住上,兩人的咖啡廣告歌MV瀏覽高達四百萬,連帶該咖啡也賣到斷市,「毛記」賣創意將公司定位為廣告加媒體成為必然之選。

 

■ 撰文:徐雲/攝影:伍敏慧

毛記上市腦細林日曦100毛獨家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