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2】林燕妮最痛戀情 建築師男友突然搬走


ªL¿P©g

林燕妮才貌雙全,追求者眾,一生之中有過七十六個男朋友。

 

在旁人眼裏,令林燕妮最傷心的一段情,想必是與黃霑的十四年情,原來大家都猜錯了,「她覺得與黃霑相戀很對不起媽媽。令她最傷心的,是與黃霑分手後那段情,對方是建築師,感情維持了六年。」

【封面故事】林燕妮遺願 出書寫76個男友

翻看《明周》資料庫,在一九九二至九五年間,經常陪伴林燕妮在ball場出現的男士,是旅美建築師戴天頌,兩人外形非常合襯。原來他們同為加州大學的舊生,有一回,拍拖出席該校舊生會的舞會,被問到兩人的感情發展,林燕妮神采飛揚地說:「由他發言吧,我永遠尊重自己喜歡的男人。」戴先生則有點害羞地說:「不知道。」

ªL¿P©g (¤¤¬î·L¯º¤§©]) mpn 28-9-93

在一九九二至九五年間,經常陪伴林燕妮在ball場出現的男士,是旅美建築師戴天頌,兩人外形非常合襯。

ªL¿P©g mpn

相愛六年,戴天頌最終決定分手,林燕妮為此傷心了十年。

 
林燕妮現身ball場的密度高,戴天頌總是如影隨形,記者漸漸覺得戴先生「臉上已略現疲態」,從而推測「他可能還未適應此種夜夜笙歌的生活」。然後,記者發覺他從林燕妮身邊淡出了。
葉雅媛說:「有一天,他突然跟林燕妮說,他要搬走,林燕妮問他為什麼?他說:『我起牀,你未起牀;我晨運回來,你仍未起牀;我唯有自己進書房工作。你要去ball,我不想去……』林燕妮覺得男友不應該就這樣走了,她很難受,傷心了十年。我勸她,其實這位男朋友並沒有做錯什麼,他只是希望女友可以陪伴他做他喜歡的事,而他並不享受她喜歡的生活。她聽到我這樣說,好像醒了一醒。」

與兒子的關係

說到林燕妮與兒子凱豪的關係,她曾在文章裏提及,與兒子同住在一房子裏,卻要用whatsapp溝通,而不是直接對話,母子關係似乎有點疏離,「我相信不是的。林燕妮說過可能因為凱豪一向與外婆同住,後來外婆病了,林燕妮搬回娘家,對於習慣了自由自在的凱豪來說,家裏突然多了一個人,而且林燕妮有很多雜物,近百個箱子放滿大廳……凱豪也有可能覺得媽媽管束着他,需要時間適應,林燕妮也說一下子不懂得與兒子溝通。但經過磨合後,兩人關係很好,有時候她會告訴我,兒子要帶她去什麼什麼地方吃飯。」

 

%e6%98%8e%e5%91%a8%e5%9c%96%e7%89%87%e8%88%87%e5%85%92%e5%ad%90002

李凱豪一向與外婆生活,當母親林燕妮搬回娘家,他一下子未能適應,大家都需要時間磨合。

二○一二年十二月,葉雅媛邀請林燕妮參加教會的聚會,那天梁錦松在台上講見證;她開始返教會,一三年三月決志信主,並在文章中分享了生命的轉變:「……這半年來我每星期都上教堂,星期一必定到朋友家聽解牧師教我們研經。當時候到臨了,我重新接觸基督教的日子便來了,連生活也正常了。別問我為什麼,我也不知道,只能說主憐憫我了,來引領我了……正當我萬念俱灰的時候,並不常見的相識朋友叫我上教堂,我機械人似的去了。料不到上教堂和研經給我帶來一抹抹的暖意,世界不那麼冷了,我慢慢喜悅起來了,彷彿有一雙看不見的溫柔的手輕輕地把我拉走……」
在林燕妮離世後數天,《明報》刊登了她最後一篇專欄文章,題為《我又見到永恆》,「……人生苦樂共存,路還是要走下去。你可以說,死亡就可以一了百了。也不是的,天堂的路,更加要開心地走。我相信天堂是美,因為天堂早在自己的心內。曾經嘗過苦,不再是什麼一回事。
「思念是種溫馨,如果有一天,燕子樓空,不用驚訝,莫問佳人何在。只要明白,溫馨思念是健康的想法便可,最惱人說不要想不要想,為什麼不想。我會說,思我念我,常常。
「為什麼總要將人的生死劃下界線,肉身消失沒關係,精神不滅才是永恆。所以,容我先跟各方好友、摯愛讀者說句,每天記我念我多一些就好。如果有一天,造物主另有工作向我分派,我是樂於接受,有緣自會再相逢,紅塵總有別,揮揮手,抬眼看,我又見到了永恆……」她回到了永恆的家,把她的作品留給所有喜愛她文字的人。

林燕妮黃霑戴天頌李凱豪葉雅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