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專訪】「珍寶珠」做十月新娘 胡凱欣從「流攤欣」變女拳王


香港最年輕的女拳王胡凱欣,今年二十一歲,已稱霸拳壇手持七條金腰帶,不少世界級女拳手都是她的手下敗將,小小年紀戰績和傷痕一樣多,眼角膜花了、右腳足踝移位不能跑步、右臉眼眶爆裂,塗了遮瑕膏仍留下淡淡疤痕,她說受傷不重要,重要的是仍然可以站在擂台上!

「珍寶珠」胡凱欣的每一條金腰帶都有血有淚

「珍寶珠」胡凱欣的每一條金腰帶都有血有淚

胡凱欣從小喜歡吃珍寶珠,觀眾每次見她咬着「珍寶珠」上場,全場齊聲高呼「珍寶珠加油!」為比賽增添不少氣氛,「雖然喜歡比賽,但每次上場都很緊張,只要把珍寶珠放在口裏,感覺到那股甜味,整個人就安定下來,他們說這是我的『安撫奶嘴』,每次打完,教練就把珍寶珠塞進我嘴裏,叫我不要說話食糖啦!」「珍寶珠」十月一日做新娘,未婚夫是香港知名拳手陳啟迪,兩人三月去希臘拍婚紗照,在香港拳館也拍下一輯婚照,這對志同道合的拳壇伴侶,一開始拍拖已經認定對方為另一半,「我有很多傷都是他打的,他說如果平時練習時留手,我在台上會被人打得更傷,所以他練習時對我毫不留情,每次打傷後再幫我搽藥酒消瘀。」

十七歲那年,她拿下第一條職業賽金腰帶,破了香港紀錄,成為首個未成年獲得金腰帶的女拳手,「大家說我是香港第一,第一個在擂台上被打到豬頭一樣的女拳手,雙眼腫到像乒乓波,我自己看到都覺得好笑,特地影多幾張相留為紀念。」腫到豬頭這一役,正是她首次取金腰帶之戰,後遺症是當時眼睛腫得太厲害,令眼角膜脹裂,至今仍然要定時治療,「左眼經常會痛到像被針刺一樣,視力也受影響,每次一痛就要去找醫生,打拳時也要戴隱形眼鏡保護,醫生說要徹底治療可以做磨平角膜手術,但只能做一次,做完之後不能再打拳,我還要打拳,當然不會做。」

胡凱欣有讀寫障礙,十四歲開始學打拳找到人生目標。

胡凱欣有讀寫障礙,十四歲開始學打拳找到人生目標。

擂台上她以出拳快、準聞名,對手往往被她的快拳逼到無招架之力,「我最大的優勢是夠高,容易壓制對手,教練經常說我沒有天分,知道自己沒有天分,就要比別人練得更多、更勤,希望可以將勤補拙。」為了練快拳,她會在天花板吊一個網球,不斷向目標出拳進攻,隨着球的擺動變換招式務求擊中目標。

曾經她以為苦練是必勝賽,「你苦練對手也會苦練,所以打拳除了是體力的競技,也需要應戰的智慧,我記得有一次和俄羅斯拳手比賽,看她出直拳我本能反擊,但她的直拳中途變招,收拳用手肘批我的臉,當場被她的手肘批爆眼,這就是戰術和技巧,對我來說是很好的經驗,之後開始研究應戰時的策略。」被俄羅斯拳手批中的眼眶,後來縫了四針,在臉上留下疤痕,可是她一點也不在意,反而因為遇到強勁對手,感覺像上了一堂實戰課。

十四歲開始打拳,十七歲已經成名,凱欣有讀寫障礙看到書就頭痛,輸在起跑線上是必然的,「我對讀書真的沒有興趣,上學對我來說像困在一個不屬於我的圈子裏,十四歲時,媽媽看我整天攤在家裏,怕我像哥哥一樣愈攤愈肥,就叫我和表弟跟姑丈去拳館打拳,一開始媽媽的目的是想我減肥,我怕在家被媽媽『哦』,去拳館一樣有得懶就懶,教練叫踢一百下腿,我七除八扣自動打折,那時候有個花名叫『流攤欣』,又懶又流,唔睇得兼唔打得。」

得過且過的日子過了一年,拳手比賽前需要找對手練習,教練派她上陣做「假想敵」,這個位置一般捱打居多,「教練發現我不怕捱打,其他女孩驚痛,下意識會閃避,打痛又會委屈流淚,但我卻捱得住,可能有不服輸的潛基因,對手打得厲害我想更厲害,所以咬着牙捱下去。」她不是不怕痛,但更怕打輸被人比下去;教練可能看中她這股勁,安排她參加不計輸贏的館內賽,累積實戰經驗再到北河街體育館的公開拳賽,就這樣把一條條金腰帶掛上身。

當年鼓勵她打拳減肥的媽媽,現在只敢偷偷看女兒上擂台,「可能是巧合,有兩次比賽媽咪和全部親戚都去捧場,結果兩次都被人打到流血,之後媽媽不敢再帶親友到場,但我知道她每次都會偷偷買票進場,爸爸從來不看我打拳,他說看到我被人打傷會心痛,看到對手被我打傷,會替對方父母心痛。」內心溫柔的爸爸,看到女兒帶傷回家,會忍不住叫她打少一點比賽,卻被女兒當耳邊風,「我喜歡在擂台上的感覺,每次聽到全場高呼『珍寶珠』就好有鬥志,為自己、為支持我的觀眾,每一次不論輸贏,只想打一場精采的拳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