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專訪】女飛人賽前失釘鞋 陳佩琦首戰亞運留遺憾


「我的第一次亞運會,就這樣完結了……」十八歲的陳佩琦首次出戰亞運,參加女子一百米賽事,提前半小時到場進行熱身,召集時卻發現遺失了釘鞋,原來南韓隊的教練拿走了她的釘鞋,對方已經離場,佩琦無鞋可穿,幸好越南運動員「伸出援手」借鞋給她,匆忙上陣以0.03秒之差,未能晉身決賽,賽後她不斷自責,幾乎哭出來。

陳佩琦是學界明星

陳佩琦是學界明星

亞運會後的香港田徑系列賽,出戰亞運的田徑運動員都休息沒有參加,唯獨陳佩琦報名參加,結果在女子一百米取得金牌,「亞運後,我覺得自己狀態不錯,教練也認為我可以繼續出賽,比賽前一個星期受傷,雖然取得金牌,但沒有達到我的理想成績,還要再努力。」陳佩琦外號「女飛人」,這名德望學校的女生,明年應考文憑試,計劃聖誕節後專心讀書,不過考試前,她無論如何都想參加學界賽,這將是她中學生涯最後一次參賽。

「女飛人」在今年學界田徑比賽連奪三面金牌,二百米賽事更打破自己去年為大會創下的紀錄,被視為學界超新星及焦點人物,每逢她在運動場上出現,都有很多小粉絲向她索取簽名,十八歲的女孩從愛跑步,到現在開始感受到金牌、個人紀錄的壓力,她不斷自我勉勵:「跑步是我的興趣,一開始是為興趣而跑,我希望堅持到底!」

媽媽和姊妹們一直支持她跑下去

媽媽和姊妹們一直支持她跑下去

像其他學生運動員一樣,佩琦每天放學後都要練習,回到家已經八、九點,匆匆吃完飯開始做功課,早上六點又要起牀準備上學,同時兼顧學業與運動,睡眠不足成為常態,「平時學校假期,例如聖誕節、復活節、暑假,我都要去外地集訓或比賽,沒有機會像其他同學一樣,開心放假感受節日氣氛,不過這條路是我自己選的,雖然比想像中走得辛苦,但每次突破自己的成績,那種興奮、自豪的滿足感,就成為最大的推動力。」

少女的反叛,被嚴格刻苦的訓練磨平,問她太辛苦時會不會發脾氣?「我已經沒有發脾氣的力氣,經常跑完教練指定的距離,我辛苦到躺在地上,眼淚不期然地流下來,不是傷心、難過到哭,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眼淚流下來?又不想讓人看到我流淚,只好讓淚水和汗水流在一齊,當沒事發生一樣。」她透露最辛苦是去日本集訓,要在公路上跑足九公里,由於馬路高低起伏幾乎跑到虛脫,「每次都跑到沒有意識,像夢遊一樣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又經常跑到嘔,多年來的經驗告訴我,訓練是鍛鍊意志力,對運動員來說意志力很重要。」

佩琦是應屆文憑試考生,明年開始努力讀書應考。

佩琦是應屆文憑試考生,明年開始努力讀書應考。

小學三年級,有一次在校園和校隊的同學追追逐逐,老師發現她跑得更快,決定將她招入校隊,「我喜歡跑步,喜歡那種跑起來風在耳邊吹過的感覺,更喜歡比別人跑得快,跑贏人的感覺,當然一開始想不到訓練那麼辛苦,不過隨着一次又一次打破自己的紀錄,跑步除了興趣也是一種挑戰,成功後的滿足感很難忘。」現在「女飛人」是校內知名人物,「剛開始很不習慣被叫『女飛人』,因為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跑得快,教練說我跑步時,每次跨出去的步伐,比同等身高和體重的人更大,這是我優勝的地方,平時有事要去教員室,同學會說『女飛人,你跑得夠快由你負責。』我覺得好搞笑,大家沒有惡意,只是開玩笑。」

曾經功課壓力是她最大的煩惱,中三那年考慮做全職運動員投入訓練,不過和家人、教練、學校商量後,大家都不贊成,只好繼續讀下去,希望快點完成中學課程,學業成績不如人一直困擾她,直到近期才開始想通,「長輩們都很關心我,用不同的方式開解我,其中印象深刻是說,每間學校都有全班考第一的人,但我是全港跑第一的人,這個紀錄會一直保留下來,雖然我讀書成績不如人,但跑步成績比別人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我沒有跟大隊走讀書的路,卻選了一條少數人走的運動路,雖然這條路也走得不容易,但至少我走得開心又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