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專訪】經歷「三失」重新檢視 梁寶心終領悟柔道精神


香港柔道女子代表梁寶心,今年亞運代表香港出賽,曾經是體院唯一的全職柔道運動員;「全職運動員」一度是她的重擔,承受着來自各方面的壓力,支持她的信念就是「贏」,只有贏到獎牌才能放下重擔,昂然向夢想和目標前進,她說運動員如果不能證明自己的能力,夢想只是空想。

梁寶心以柔道精神面對比賽

梁寶心以柔道精神面對比賽

梁寶心在大學即將畢業時,正好領悟到柔道的新境界,「我相信自己有機會憑柔道,代表香港參加奧運會,從小到大我從來不敢有奧運夢,因為這個目標太遠、太大,好不容易看到一線機會,如果不試的話,將來一定會後悔。」她指日本是柔道發源地,過去所有柔道比賽的獎牌,都由日本運動員一手包辦,大概十年前,歐美國家的柔道運動員,發現論技巧他們遠遠追不上日本,但講力度就有機會爭勝,一二年倫敦奧運,日本在柔道方面敗下來,獎牌數目落後於俄羅斯、法國和韓國,這個結果造成日本柔道界的震盪,逼使他們進行柔道改革。

寶心過去專注於技藝方面的訓練,並不重視力量訓練,看到日本柔道走下霸主位置,受到很大衝擊,反思自己是否也存在同樣問題,她開始嘗試加強體能訓練,一星期七天,每天早上跑步練氣一小時,然後是舉重等負重訓練,經過有系統的持續訓練再參加比賽,她在力量方面,並不輸給一些世界級選手,「那時候大學快畢業,每一個畢業生要走的路就是搵工,我可以去小學做體育老師,可是如果有一份正常職業,就不能再進行有系統的訓練,當時靠做兼職找生活費,希望盡快贏到獎牌,達到體院標準,堂堂正正做一個全職運動員。」

一三年在教育學院畢業,一六年她的運動員身份得到認可,「三年時間一直靠信念支持,幸好柔道總會主席黃寶基先生給我很大支持,不斷幫我爭取比賽機會,相信我有能力做到,這份信任成為我最大的動力,運動員只有透過比賽成績,才能證明自己的位置,否則所有理想都是空想。」她在世界柔道榜上的排名,從一開始的二百幾名逐漸攀升,最高試過到世界排名二十九,遠遠超出她當初的期望,「以前看到我認識的運動員,可以進入百名以內,已經覺得很厲害,當看到自己進入百名榜,就想着再進一步去到五十名以內,原來看似遙不可及的目標,可以憑努力一步一步接近,夢想也開始愈來愈大。」

寶心的柔道路上得到不少人的支持,包括一班師傅和師姐張惠怡。

寶心的柔道路上得到不少人的支持,包括一班師傅和師姐張慧怡。

寶心是大家姊,一個弟弟、兩個妹妹都曾經被她逼上擂台,最終只有她一個仍然站在擂台上,初中開始學柔道,手指關節因為長期訓練稜角分明。多年前無綫劇集《撻出愛火花》,由謝霆鋒主演以柔道為背景,當時大受歡迎令不少人對柔道興趣大增,寶心就是其中之一,她從小好動,喜歡在公園和男仔打架,學柔道順理成章打到夠;初時她沒有領悟柔道的真義,師父經常幫她報名參加比賽,但每次都被打敗,「直到有一次,師姐張慧怡說我做『背負投』這招不錯,可以好好練習,我照她教的方法練習,兩個月已經在比賽中取得獎牌。」這招是抓着對手衣領,令對手失平衡滾翻摔出去,需要雙手夠力才能做到,男同學「拗手瓜」輸給她,可想而知她的力度。

她最大的夢想是奧運,為了爭取一六年里約奧運,向家人承諾給她三年時間,爭取代表香港出戰奧運,當時亞洲區有八個代表名額,最後她卻以些微之差位列第九名,未能代表香港出戰,但已經是香港最接近奧運的柔道運動員,「那次比賽對我造成很大影響,只差一點點就可以代表香港,當時受了很大打擊,答應家人要做的事沒有做到,消沉了一段日子,後來在教練和隊員鼓勵下,我開始檢討自己失敗原因,論技術、論力量我都可以勝出,結果卻輸了,最大原因是心理因素,因為求勝心切,在招式上有太多破綻,令對手有機可乘,我不是輸給對手,我是輸給自己。」

失望、失敗、失意,經過「三失」後,她開始重新檢視自己,「柔道是日本的嘉納治五郎先生創立,柔道精神是『精力善用、自他共榮』,意思是在適當的時機,用適當的力達到目的,同時在與對手切磋時互相砥礪,互相成長,如果把勝負放在首位,失去了柔道精神,距離真正的成功只會愈來愈遠,我開始明白比賽的真正意義,學習享受過程中與對手的角力,隨着心理轉變,勝出的機會反而增加了。」亞運過後,她已經再次起步,為兩年後的東京奧運努力,希望在排名賽中爭取最佳成績。

梁寶心柔道全職運動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