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員專訪】香港走得最快的女人 程小雅競走衝向世界


「他們說我是香港走得最快的女人。」程小雅的確走得很快,她是香港競走(RACE WALKING)運動員,3000米、5000米、10,000米、二十公里,四項競走紀綠的保持者,絕對是「香港走得最快的女人」。

沙田城門河畔是程小雅走得最多的一條路,沿着城門河二十公里路程的競步練習,是她每天的新開始,大眾平時所見的競步比賽,運動員步走時左右扭動身體,這個姿勢和動作似乎最適合用來收身,可以令腰部不會累積贅肉,小雅盈盈一握的纖腰令人羨慕,她哈哈笑說:「這是比賽規則啊!因為比賽時雙腳不能同時離開地面,前腳必須伸直不能彎曲,就是膝關節要保持伸直,你試走走就知道。」她希望有機會多參與競步推廣活動,十年前,她根本沒有想過自己會做運動員,更想不到的是競步運動令她有機會去美國做留學生。

程小雅的每一天從競步開始

程小雅的每一天從競步開始

小雅從小體弱抗拒做運動,「我是那種小學上體育課,老師要學生跑運動場做熱身,我跑一陣已經辛苦叫救命,中學運動會,每個學生都要參加比賽,最簡單是跑步,但每次跑完都有想斷氣的感覺,運動對我來說非常無謂,攞苦嚟辛咪搞我。」中學參加學校地理學會,每一、兩個月要去行山勘察香港地理環境,每次她都走在最前面,「其實我自己不覺得有什麼特別,行山都是照平時的步速,不過老師和同學次次都說:『嘩!你都行得好快噃。』講得多,在同學間出了名。

○七年學校體育老師幫她報名參加『地鐵競步賽』,賽前一個月上網看比賽片段,再根據小冊子的介紹練習,參加『女子高級組一公里賽』,竟然得了第三名,意外的賽果令她對競步開始有興趣,Bill Purves(中文名神行太保)有「香港競步之父」稱號,「當時教練在葵涌運動場教競步,剛好在我家附近,我有興趣了解這項運動,每星期只是練一、兩天,放學後到運動場訓練,一年後報名參加地鐵競步賽五公里賽事,結果獲得亞軍,證明我的努力沒有白費。」

教練Bill Purves提議她用此成績,報讀美國大學申請獎學金,剛開始她認為是不可能的事,「我自問學業成績普通,連香港的大學都不知道能不能考上,家庭環境也不可能供我去外國讀書,所以從小到大沒有想過做留學生,現在竟然因為贏了一場競步賽的亞軍,可以去美國留學,還有獎學金,完全是中頭獎的感覺。」教練與美國一些大學有聯繫,推薦她以競步運動員身份報考,結果獲美國密蘇里州林登伍德大學(Lindenwood University)取錄,同時頒發獎學金攻讀運動科學,父母滿心歡喜送小雅踏上留學之路。

程小雅在全美大學生運動會贏到冠軍獎牌。

程小雅在全美大學生運動會贏到冠軍獎牌。

小雅在美國開始她的大學生生涯,希望愈高失望愈大,在美國一年幾乎打道回府,「我是以運動員身份獲取錄,獲頒獎學金的其中一個條件,是要在大學生運動會中取得獎牌,可是我一個獎牌也沒有,去到陌生地方不論學業、語言、文化背景、社交圈子都要重新適應,感覺拿了學校的獎學金就要交出好成績,每一次比賽愈想贏愈不能走出好成績,當時壓力很大。」她記得去美國時充滿期待,不到一年已經失意而回,放暑假回香港想考慮清楚自己未來的路,「教練Bill Purves也知道我因為壓力問題,每次比賽都沒有好成績,他不斷鼓勵和開解我,希望我重新振作,不要再消沉。」

回到美國她將面對全美大學生運動會,「這場比賽拿不到獎牌,我就沒有獎學金,換言之不可以在美國留學,因為家裏的經濟情況,並不能支持我在美國讀書,可想而知壓力有多大。」背負着極大壓力上場的小雅,連教練也替她擔心,臨踏上跑道前,教練突然對她說:「你不要想太多,我希望你在起跑線上,閉上眼睛幻想自己是參加奧林匹克的運動員,好好感受今天這場比賽。」
小雅站在起跑線上,收起紛擾不安的思緒,「我真的閉上眼睛,幻想自己是參加奧運的運動員,看到現場充滿熱鬧的比賽氣氛,用心感覺自然會享受,結果我在這次比賽取得第一名成為冠軍,獎學金問題解決了,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也放下了沉重的心理包袱,整個人像脫胎換骨一樣,日後每逢感覺到壓力,一想到這場比賽,就給了我無比的勇氣和信心。」小雅就這樣一邊讀書,一邊代表學校參賽,有時贏了獎牌,更多的時候是輸了比賽贏了經驗,用了十年時間完成學士、碩士課程,回到香港作為港隊代表,希望兩年後可以代表香港參加東京奧運。

程小雅競步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