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譚倩紅丈夫離世消沉一年 與「九大姐」定期聚會自尋快樂人生
2018.01.01
515

八十六歲可以做什麼?紅姨譚倩紅做的是開心快活人,絕迹幕前演出後,她並沒有停下來安享晚年,反而經常參加社區會堂的演唱,唱粵曲給老人家欣賞,為慈善機構籌款,為公益活動出力,過時過節還到長者中心、醫院探訪派禮物,每天忙進忙出,女兒請她吃飯還要預約呢!

譚倩紅說快樂要自己尋找,「我這個年紀,仍然活動自如,喜歡去哪裏就去哪裏,要感謝上天待我不薄,所以每天早上起牀,張開眼的一刻就會想,啊!我還沒有離開,又是新一天,我要好好珍惜每一天。」紅姨的一天從感恩開始,可是人生又豈能盡如人意,她也曾經為丈夫的離世悲痛,覺得做人沒有意思,陷入人生低潮難以自拔。

紅姨和丈夫林德強是出名的恩愛夫妻,六十年代初,她和戲班在各區演神功戲,去到長沙灣球場搭棚演神功戲,丈夫任職警界駐守該區,巡場時看到可愛又漂亮的小花旦,一見傾心展開追求,兩年前丈夫先走一步離她而去,「我和外子相處得非常愉快,五十三年的夫妻情,我八月二十八號生日,他硬是捱到二十九號早上,陪我過了生日那天才離開,他臨終前幾天,我一直在醫院陪他,親眼看着他離開,真的很難過、很傷心,也很不捨。」

老來相伴的恩愛夫妻,面對另一半撒手而去,紅姨足足用了一年時間才能平伏,「以前兩個人結伴,一齊行街、食飯,約朋友見面,已經習慣了身邊有人相陪,後期就算他身體不好沒有外出,我知道家裏有他在等我,心裏會很踏實,回到家有傾有講很溫暖,你可以說是習慣,但幸福就是這麼簡單,所以我都消沉了一段長時間。」

二幫花旦「九大姐」相識五十載
姊妹情深定時聚會

紅姨表示女兒、女婿很孝順,孫女也很乖巧,看到他們為自己擔心,不是不內疚,但一時間很難走出傷痛,「做人最終還是要靠自己,低沉到某一刻,突然想通了,我和丈夫能有五十多年的開心日子,比很多人幸福,做人知足就會常樂,人家說人生七十古來稀,他去世時九十二歲,已經比很多人長壽,他走了剩下我一個人,日子還是要過下去,整天躲在家裏難過,他在天有靈也不開心,小輩們替我擔心更過意不去,可能我天性比較樂觀,就這樣突然想通了。」

想通了的紅姨,頓覺人生豁然開朗,要好好珍惜以後的日子,八十六歲的人生,最重要是健康和開心,每天晚上十一點睡覺,早上七點起牀,先在牀上做一些舒展筋骨的柔軟體操,然後吃對身體有益的麥片加亞麻籽,接着唸經拜佛,「我愈來愈明白什麼是『放下』,除了不開心的事要放開,名利、榮耀、虛榮全部都要『放下』, 我認為做人愈淡泊愈容易開心。」

紅姨認為凡人等於「煩人」,人生總有很多不開心的事,每當遇到不開心的事,她就會提醒自己「放下」,「我去探訪長者時,他們除了喜歡聽粵曲,還會和我聊天,看到老人家為健康、為家事不開心,我會勸他們要看開,有時痛苦和快樂只是轉念間的事,做人不要為難自己,換個角度想一想,就很容易找到快樂。」

快樂要自己尋找,健康也要自己把握,紅姨自問八十六歲仍然行得走得,可能因為自己「好氣」,小時候學粵劇要練氣,現在最愛的也是唱粵曲,她經常鼓勵老人家唱歌,不喜歡唱粵曲可以唱時代曲,唱歌需要運丹田氣,全身血氣運行對健康很有幫助,加上經常到老人中心、社區會堂演唱,為演出準備要花很多時間,令她的生活非常充實。

紅姨朋友多、節目多,自然不愁寂寞,可是有些長者不善交際,要找志同道合的朋友並不容易,紅姨表示事在人為,「很多社區都有長者中心,學畫畫、學寫大字,很多興趣班,又或者去公園晨運、耍太極,各種各樣的長者活動都有,去到自然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最重要是自己放開懷抱。」

當年九位二幫花旦結拜成金蘭姊妹的「九大姐」,五十多年過去,依然姊妹情深,英麗梨、黎坤蓮移居加拿大,紅姨不時做牽頭人約香港的姊妹共聚,「我最常見是任冰兒和朱日紅,金影憐早前因為丈夫去世,心情一直不太好,我們有時相約飲茶後再帶點心、西餅去探琴姐(李香琴),梁素琴性格比較內向很少外出,所以不會出來聚會飲茶,有時我們也會相約去探她。」紅姨平時除了唱粵曲,還喜歡打麻將,有時會去仙姐白雪仙家打牌,和參與卿姐「花好月圓會」的聚會。

 

■ 撰文:徐雲/攝影:洪志富

陳煒 張衛健 李佳芯
人氣 TRENDING
鍾欣潼 李佳芯 張衛健 宋慧喬 Wanna 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