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翊專訪】太太腎病復發不想家人捱刀拒換腎:見步行步
2018.01.03
325

黃翊的太太、前亞視藝員陳存正近日腎病復發,現時每星期要洗腎,身心疲憊,作為老公的黃翊近日忙於工作,又頻撲照顧,自己也捱病了。他坦言今次太太復發,是他們疏忽所致,目前太太情緒當然不好,希望可以快點適應,兩夫妻只能見步行步。

黃翊與陳存正沒正式簽字結婚,但與夫妻無異,更育有一位十二歲兒子黃睿,不過其妻曾因照顧兒子壓力太大患上焦慮症,病情好轉後,六、 七年前開始患上腎病,黃翊說:「她一直都不舒服,吃過很多西藥,身體一直腫脹,試過腫到一百六十磅,變了米芝蓮般,之後我們發現西藥不太幫到她,期間又試過很多方法,那不如試試看中醫,終於找到一位幾夾的醫生,於是一直服中藥,因為她吃西藥太多,身體殘留很多類似副作用物質,服中藥可以慢慢清除,那三年間,她外表和各方面好好,似乎康復過來,但原來只是外表。講真我們是疏忽了,看中醫時,應該也抽血檢驗或照腎,看看情況,我們以為中藥 OK,就沒有做太多,中醫是醫好了她某些狀況,但有些仍然未好,近幾個月太太開始身體不適,之後入院檢查,原來個腎都幾壞,有很多組織死了,有某些組織十分不活躍,但沒辦法,要立即去醫治。人有兩個腎,醫生說如果一邊腎救不到,另一邊保養得好也夠用,所以都 OK,我們會朝着這個方法和目標去醫。早前她入院,在頸上臨時做了導管洗血,初時以為如果洗得好,令個腎醒返,臨時導管可以拆掉,但最終都不太理想,現時在肚內做了一個永久性導管,不過她的身體十分差,要長期洗腎了,現時每星期去醫院洗腎兩次,大約做多七、 八次之後,醫院就鼓勵我們在家裏做,目前正學習一套在家洗腎方法,因為要非常注意消毒情況,如果做得不好,很容易有細菌入侵身體,這是好大件事。」

籌備重返樂壇
一家人見步行步

黃翊已向政府申請資助洗腎機,有部機在家裏,太太便不用走來走去,因為一個腎病病人常常會覺得很累,也不宜太頻撲,「如果沒資助就慘了,還好我們仍頂得住,太太睇醫生當然是花了很多錢,幸好我們一向賺到錢也不會亂花,會積穀防饑,現在太太不舒服剛好可以拿來用,托賴是大牌檔生意穩定,暫時經濟都可以。不過太太心情當然是不好,一個病人身體好虛弱,怎會開心?她常常會不舒服,有時夜晚睡覺會嘔或頭痛,自然是不好受,但沒法子,唯有慢慢適應。我都很難去安慰她,最近我重返樂壇,有新歌推出,錄大碟和籌備明年演唱會,基本上我是少了時間陪太太,但不緊要,有時間我會盡量去陪她,現時她主要在家中休息。」

問到太太為何不考慮換腎?他說:「這問題我有跟她傾過,我可以捐個腎給她,作為丈夫捐給她也很正常,就算她媽媽也說可以捐腎,但太太不想,她覺得自己一個人病好了,不想我們為她捱一刀,無謂多一個人不舒服,因換腎有很多風險,暫時未到換腎情況,洗腎都可以,之後才想下一步,我們都是見步行步。太太說如果洗腎可以有多二、 三十年已經夠,我聽到當然難受,但我們年紀已不小,都四、 五十歲了,如果有二、三十年已無話可說,一個人有七、八十歲,我們覺得都賺了,真的要洗腎不要緊,洗囉,至少一家人可以齊齊整整。」他說囝囝知道媽媽生病,常常會攬住媽咪跟她說 I love you,「現在他只愛媽媽,不愛我了,當然我沒有呷醋,他都是錫媽咪,但畢竟囝囝只得十二歲,很多情況是不了解的。」

太太患腎病要照顧外,黃翊早前弄傷頸椎未癒,近日又因太多訪問,整個月喉嚨痛,日前終於病倒了,「喉嚨損了不懂痊癒,原來是說話太多又要錄音,冇得休息,幸好聲帶沒事,不過就變成傷口難埋口,早幾天聖誕太忙開始頭痛,其實我已經好乖,平日鍾意喝凍飲和吃辣也戒掉,希望可快點痊癒。」至於椎間盤突出,他說是自己不自量力,早前十號風球忘記關好屋企外的帳篷,怎知吹爛了,之後找家人幫手托起維修,一下用錯力就發覺頸部拉傷,兩、三日後開始不適,「原來第六、七條頸椎壓扁了,有時觸碰到某些位置,一掂到神經線,左手就麻痺,痛到我不得了,我已經看了跌打、脊醫和入院做物理治療,但我發覺做物理治療好慢,後來朋友介紹我去健康中心買了一個吹氣的健康頸枕,吹脹到某個位可將頸部拉高,令頸椎位紓緩鬆弛,現時每日我會做這個動作半小時,已經痊癒八成,不過太粗重工夫也不敢做。」

 

■ 撰文:溫敏芝

陳煒 張衛健 鍾欣潼
人氣 TRENDING
鍾欣潼 李佳芯 張衛健 宋慧喬 Wanna 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