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專訪】陳浩德丁屋贈女兒 打破原居民觀念


陳浩德早前舉行入行四十五周年演唱會,其中一位跟他合唱《陪著你走》的年輕嘉賓唱得有板有眼,令人眼前一亮,這位獲觀眾歡呼聲不絕的嘉賓,原來是他現年廿六歲的幼女陳芷羚;早年已跟前妻離異的陳浩德一手帶大女兒,本身是新界原居民的他坦言沒有重男輕女觀念,縱使女兒沒有丁權,不過他早已預留了一層七百呎的村屋給她,家中大門隨時為女兒打開。

陳浩德是新界原居民,他已故的父親是大埔林村村長,其胞弟是現任村長,新界男丁擁有丁權,舊式思想都覺得女兒是潑出去的水,不過視女兒為掌上明珠的陳浩德,就表示子女都是自己的,絕不會厚此薄彼,他早已為女兒準備七百呎的村屋居所,「女兒本來沒有丁屋,不過我的丁屋都蓋好了,已經準備了一層給女兒,她不用擔心,隨時回來也有地方住(女兒在海外留學),她跟哥哥樓上樓下做鄰居,近日連裝修也完成了,有跑步機、健身單車及卡拉OK,似酒店格局;在我心目中,子女也一樣,近日是林村十年一度的太平清醮,林村是由廿七條村組合而成,這次盛事,村民集資了八百萬,我之前都有跟女兒去海外演出募捐,出一點力。」

陳浩德有三段婚姻,首任妻子為他誕下一子一女,長子子龍已經四十一歲,幼女芷羚亦廿六歲,他更早已榮陞祖父,「孫女十三歲,孫兒則九歲,兒子及女兒小時候都是跟我一起住,我父母很多時都幫我照顧兒子,至於女兒就幾乎都是我一手帶大,女兒自小已懂得追魂call,跟我合作的方伊琪及黑妹李麗霞見我電話一響,就知女兒要我回家,她起居飲食及功課都是我安排,不過升中後的功課程度很深,我也不懂,就沒辦法,唯有找補習老師幫忙,如果我不在香港,就交給她媽媽照顧,大家雖然分開,不過仍保持良好關係,希望離婚也不要影響小孩成長。」

自小教女兒唱歌

女兒芷羚四年前赴加拿大多倫多升學,陳浩德坦言會捨不得,「我妹妹在加拿大,女兒去到當地都有照應,不過首次離開自己身邊,肯定有點擔心,她自小已跟我走埠登台,三藩市、洛杉磯、溫哥華及夏威夷等地都去過,偶然還會跟我上台一起合唱,我也有教她唱歌,不過唱歌不是唱一、兩天就行,要天天練習的,她去加拿大前都有想過入娛樂圈,不過小朋友隨着年紀漸長,想法會不停變,其實現今做職業歌手非常困難,很難殺出重圍,我唱了幾十年,算是累積了一班聽眾,平均每月在香港及國內各唱一場,幾個月又會上郵輪唱一場,加上海外騷,一年大約唱三十場,現在做新人可能要捱很長時間,以前我們可以出唱片,現在都沒有人買唱片,加上演出場地又少,國內競爭又大,所以女兒要去加拿大,她選擇自己喜歡的科目及工作,我也會支持,初期一年去三次看她,都會掛心的。」

修讀化妝美容課程

芷羚表示小時候不用上學,經常跟着爸爸四出演唱,所以跟爸爸感情深厚,芷羚說:「當時很嚮往這種生活,覺得可以做自己喜歡的工作,感覺自由自在似的,不過長大後反而喜歡做幕後工作,我喜歡幫人扮靚,對美容及化妝有興趣,我在加拿大是修讀化妝及美容的課程。爸爸媽媽在我年幼的時候已離婚,爸爸非常疼惜我,我自小跟爸爸時間比較多,放假才去媽媽那邊住,由於父母一直保持朋友關係,雖說沒有一個完整家庭,其實對我並沒有很大影響,至少他們沒有在我面前吵吵鬧鬧,現在自己已長大,亦有男朋友,更明白一對戀人或夫妻相處,都是一門艱深的學問。」

芷羚現已有固定男友,陳浩德表示對女兒的另一半沒什麼要求,只要他們開心便可,「我去加拿大都見過女兒的男朋友,每次過去都一起食飯,已經很熟落,她的男友也是唱歌的,是當地新秀冠軍,本身都唱得不錯,也有教人唱歌,大家很容易有話題,對於女兒拍拖,我沒有其他爸爸所講的失落感,不過未見個男仔的時候,心裏是有點擔心,究竟對方是什麼人呢?人品又如何呢?見面後見到對方斯斯文文,就消除疑慮,我也有問女兒何時結婚,不過她說仍未有計劃。」

■ 撰文:Kelly Check/攝影:張保祿

芷羚自小跟隨父親陳浩德四出登台,她曾經想過加入娛樂圈,四年前赴加升學,之後便留在當地擔任化妝師。

陳浩德與女兒芷羚對大埔林村充滿感情,二人邊行邊向我們介紹當地的歷史。

陳浩德是大埔原居民,在當地出生及成長,早前林村十年一度的太平清醮,他亦有出錢出力參與。

陳浩德多年來帶着女兒去過不少國家旅行,早前兩父女就去了盧森堡,並乘搭小型飛機遊覽當地。

芷羚五、六歲時,陳浩德才認識現任妻子,一對繼母女多年來亦相處融洽。

兩歲大的芷羚,精靈可愛。

陳浩德一手帶大女兒,對於女兒人生中的每一個重要階段,他都不想錯過,芷羚幼稚園畢業,爸爸當然亦視為大日子。

 

 

芷羚於一五年於多倫多Seneca College畢業,陳浩德及現任妻子飛往當地出席畢業禮。

 

原居民丁屋陳浩德丁權大埔林村村長打破原居民觀念 陳浩德丁屋贈女兒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