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秋生收「人渣價」杜汶澤當監製陰騭盡出


  • 前年十一月,阿澤、秋生、邱禮濤相約吃飯傾劇本,促成了今次合作,「除了互惠互利,走在一起都要磁場接近才行!」阿澤說。

  • 在拜神儀式上,杜監製看來對演神爺的秋生必恭必敬,「盡可能讓大家有個開心環境工作,一切都是為自己,但求拍得順利而已。」

  • 片中阿澤出獄後,企圖修補與愛妻冼色麗、兒子劉小華的疏離關係,惜事與願違。

  • 王宗堯與洪卓立合演一對黑社會的同志戀人,「覺得王宗堯幾靚仔,才創作出角色的同性戀背景。」

  • 陳家樂演剛直衝動的新紮師兄,最後眼巴巴看着黑社會內鬨大廝殺而無法制止。

  • 麥玲玲客串太平紳士,探監一幕偕阿澤合力搞笑。

  • 今年賀歲片,阿澤只看了《美人魚》,「有評論話星爺食老本,但你幫襯一間餐廳,當然食最馳名的烏頭,難道食雞翼?佢做烏頭保持水準咪得囉!」《賭城風雲3》呢?「雖然我好得閒,但講到睇戲,我好忙,人生苦短呀!」

聞悉片名《選老坐》未能通過電檢一刻,杜汶澤出奇冷靜,「小小打個冷顫都冇!第一時間問律師,律師話有得拗,但要費時間、唇舌,本來映期可以押後,但電影節已排期,這兩年我學懂『拗都費事』四個字,是旦啦!」導演邱禮濤提議易名《選老頂》,他毫無異議:「俾我(套戲)上就得,唔好話《選老頂》,『選』腳趾、『選』雞腳,乜都好啦,做本土電影無底線,仲有乜嘢可以再荒謬?」這齣他身兼監製與男主角,在另一齣《開飯喇!》則當上導演,「做咁多都係逼上梁山,尤其形勢係咁,賺多幾份人工都好吖!時勢唔好,對娛樂需求好大,所以在『掠水』之餘,都想為香港人提供適合的娛樂,有個使命感在。」

梁山好漢無數,同途上巧遇曾公開反目的黃秋生,間接化解了一場紛爭。「經歷這一、兩年事件,大家啱傾亦是好正常,我不敢說彼此立場一樣,但起碼有共同話題。」秋生一度揚言永不與杜汶澤合作,第一個電話,由阿澤主動打出,他有預備被對方狠狠cut線嗎?「生存代表一切,為了本土電影,我願意!作為監製,我一直有個信念,就是『問吓唔使死,最多打一身』,同秋生講完,不但冇死、冇打一身,仲出嚟食飯㖭!」飯局只限傾劇本,並沒有重提舊事,「男人甚少這樣,除非飲到好醉,但飲到好醉那晚,我記得只是和他傾價錢,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句:『我就死啦,你幫吓我啦,我真係唔掂啦……』借醉壓人價!」

通常壓到幾多?「我都壓到一個程度,對方會覺得呢個係人渣,當堂醒一醒,但我就扮到好醉!」秋生肯收「人渣價」?「他的片酬實在平得好離譜!話說回來,他也是個有心人,知道這部戲值得幫,我不怕大膽直言,如果王宗堯拒演,我都可以找到另一個,但要找一個這樣的幕後黑手,我又不想年紀太大……(如盧海鵬或陳惠敏?)鵬哥當然是最好,在演員層面而言,我甚至覺得他好過周潤發,但問題是很多導演如杜琪峯、陳木勝,已用他演過類似角色,我想給觀眾一點新意。」

剝削有理

然則,身兼男主角的他,又有沒有以身作則,主動降價?他居然搖頭:「梗係唔得啦!如果我減收片酬,又何需壓人價呢?要看你相不相信資本主義,我作為出品人即是資本家,剝削勞動人民是很理所當然的事,不過我從沒試過詐喊,喊已經好低級,詐喊無眼淚就更低級!」

為求拍齣賣座好戲,阿澤笑言「人渣」招數盡出,即使面對童星劉小華(劉皓嵐),甚至要更「陰騭」!「有場戲要佢喊,但幾次都喊唔出,我同邱禮濤做唔少呢啲『陰騭嘢』,問劉媽媽:『喂,你個仔打唔打得㗎?』阿媽話:『你諗住打佢呀?』『係呀,都夜啦,大家都要收工……』阿媽聽完我講,叫我唔好打佢個仔,我仲問『點解』,阿媽話:『你打佢,佢知道你唔係真心想打佢,係想佢喊先打佢,佢更加唔會喊,不如我同佢傾吓啦!』我心諗,唔係咁勁吓話?」

劉媽媽將小華拉在一旁,說監製準備動手,小華哀求再給他一次機會,專業到「泯滅人性」的杜監製,請劉媽媽傳話:「好,就給他一個機會,一個take唔得,我就動手,如果你不接受,可以立即抱個仔走!」不知是否「感懷身世」,小華登時「悲從中來」,在這一take哭出淚來!「我真的很欣賞他,換轉是我亦未必做到。」

有猛將秋生、姜皓文助陣,亦有當時得令如劉小華、王宗堯,《選老頂》若再贏一仗,阿澤下回想拍部搞笑鬼片,專挑大陸的禁忌題材乎?「又不能這樣說,由我開拍的話,投資者應該對國內市場毫無懸念,既沒懸念,就不如拍香港人愛看的戲;不過,前陣子與投資者吃飯,討論這個開戲計劃,最後他慣性地說:『咁呢套戲有冇大陸(市場)㗎?』我望住佢,佢立即醒起,即刻話『對唔住』,然後『骨』一聲飲咗杯酒!」這位投資者與阿澤一樣,都是「問吓唔使死」的忠實信徒吧!「係呀,點知㗎,政治一日都嫌長,或者我一個屈尾十,做咗政委呢!」●

髮型:Ritz Lam@Hair Corner 化妝:MON CHUN(mondychun@gmail.com) 場地:RedMR紅人派對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