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元巨製《風雲》音樂劇開鑼】鄭嘉穎稱讚陳凱琳「知定」 謝天華綵排墮下嚇壞太座


  • 尾段風雲水戰哄動全場──嘉穎與Michael以水互攻,坐在前排的觀眾皆穿上雨衣「迎戰」,舞台上下以濕身作有趣互動。

  • 化妝造型施魔法,令變身無名的譚耀文果有宗師氣度,更具原著漫畫神髓。

  • 甚少演舞台劇的呂良偉,演繹雄霸游刃有餘,「做音樂劇的最大得着,是在反覆排練中不斷改進,然後做到盡善盡美。」

  • 閻奕格飾左右逢源的孔慈,先偕步驚雲演繹《蝴蝶吻》,現場飄來陣陣香氣,繼而又與聶風於半空浪漫合唱《蝶夢》,每節均有不同瞄頭,旦哥希望做到令觀眾全程目瞪口呆。

  • 唱家班胡琳連接《溏心風暴3》及《風雲》音樂劇,演技頻受磨練下,演楚楚不像新手。

  • 旦哥戲服重達三十磅,兩位托着文丑丑出場的壯男舞蹈員,離遠都感受到他倆手顫顫。

  • 黎耀祥再演泥菩薩相當老練,一臉嚴肅跟搞笑玩世的文丑丑形成強烈對比,戲味極濃。

  • 為營造超強氣勢,陳太拍板打造超巨無霸絕世好劍,「這是整個騷最貴之處。」

  • 頭場演出成功,演員們心情各異,嘉穎坦言鬆了一口氣,Michael則說滿足感很大,最從容的是呂哥:「一點也不緊張,因為我是天生屬於舞台的人。」果真霸氣十足。

  • 身兼演員與創作總監阿旦,笑言要投訴陳太:「一邊叫我們keep fit,一邊滿桌都是美食,跟她工作不怕餓壞肚皮。」

  • Grace最喜歡嘉穎拔出絕世好劍那一幕,「之前一直build up情緒,到這裏爆發出來,好緊湊亦好有型。」西施應不止出自情人眼中。

將《風雲》搬上舞台,最初僅是馬榮成與鄭丹瑞(旦哥)的小小心願,在大專會堂或伊館公演已算達標,沒想到陳淑芬(陳太)一經加入,會變成今日超豪華的《風雲5D音樂劇》,連旦哥也嘖嘖稱奇:「陳太不但將我們所想變真,更超越我們所想,這是最初萬料不到的。」

最頂尖CG科技,結合爆破、潑水、香氣等不同效果,每個細節均不容有失,難怪開騷前廿八小時,「步驚雲」鄭嘉穎頻呼:「十分十分緊張,但也十分期待!」「聶風」謝天華(Michael)則形容得更具體:「像我在產房門口,等待太太生仔的心情!」就在台前幕後興奮如駿馬等待出閘之際,最後綵排發生意外,Michael不慎墮下,坐在觀眾席上的謝太Tina坦言:「我嘩的一聲叫了出來!」

《風雲5D音樂劇》頭場幾近於零瑕疵完成,原作者馬榮成、老闆娘陳淑芬與創作總監鄭丹瑞齊聲評價一百分,觀眾反應亦非常正面,叫好聲中,自然少不了鄭嘉穎女友陳凱琳(Grace)那一隻大拇指。「今晚比綵排表現更好,我會給他一百分,就算不是最完美,九十分加上他的心機與時間,也值得這個分數。」嘉穎對這次演出的緊張程度,身邊伴最能貼身感受:「要配合很多特效,時間需夾得很準,錯過一秒也補救不了,真的很難掌握;每次他一出場,我便緊張得一邊看一邊在捽手,但每唱完一首歌我都很開心,除了他真的出色,也因為我已聽過很多次,懂得歌詞,可以跟着他一起唱。」Grace有沒有陪嘉穎對稿,以發揮減壓作用?她笑着搖頭:「沒有,每遇上台前緊張,有些人會講笑話減壓,有些則讓自己安靜,他是後者,這個時候我不會說太多話,盡量給空間予他冷靜,待他ready可以傾偈,我便會配合。」

說Grace是標準「知定」女友,嘉穎怎麼看?幸運男友春風滿面:「我完全同意你的說法。」近距離觀察明顯消瘦不少,那是他為以最佳狀態迎戰所下的苦功: 「最難當然是跳舞,將勤補拙,我只好反覆練習,將動作練成反射感覺。」首場大功告成,他說可稍為鬆一口氣,當然仍有不為人知的蝦碌需要改進──「我躺在木船那幕出了小問題,船走錯方位撞上大銀幕動彈不得,但因步驚雲受傷不能站起來,又在台中心沒人可以出來補救,我正想怎樣執生,如暗地裏撐一撐,或示意楚楚 (胡琳)走過來,就在絞盡腦汁之際,船竟能重新開動,雖然位置不對,但也好過要我跌落海,再跟楚楚演對手戲。」

良性競爭,謝天華同樣厲行健康飲食操弗自己,謝太Tina笑言:「他指定不能有味精,我唯有親自下廚,烚雞肉、煮蔬菜湯。」Michael開腔嗓子嘹亮, 「也許是我煲的花旗參與石斛見效吧,他由排練開始喝到現在。」聞說在Michael單臂上升取雪飲狂刀的一幕,最後綵排曾發生意外,他不慎墮下,Tina直言親歷其境:「我剛坐回觀眾席,那一刻我真是嘩一聲叫了出來,當下我望一望陳太,幸好他的傷勢沒大礙,在這裏我要衷心感謝陳太,一旦發現問題,即使多細微,她也會立即處理,照顧得好好,讓我們很放心。」戴上手套的Michael,稍稍向我展示手指的傷勢,果然仍有擦損痕迹,「大家在舞台上有誤會,導致飛上去途中甩了手,幸好傷勢很輕微,其實今次的安全措施已做到好足,藉此提醒大家要進一步加強保護,總算是好事。」早已設置妥當,正式時他仍要以「傷手」取物,不知就裏的觀眾為此驚呼,他自豪地:「可能他們看過我單手攀石,所以設計這幕給我,聽到觀眾有反應,證明這個設計是成功了。」不但練臂力,他還每天維持練歌的習慣:「讓聲帶做適量運動,就等於將肌肉練強壯,這是以前演《雪狼湖》的經驗,音樂老師Dick Lee所教的心得。」

閻奕格崩潰大哭

主角們滿載熱情,方可成就今番盛事,創作總監鄭丹瑞笑言,斟洽時傳來火般灼熱的電波,他便知找對了人。「每次我對演員講故事,對方一聽雙眼就着火,當然可以不演,但那是一個遺憾,要做就做到最好。」老闆娘陳淑芬接上:「三十首全是新歌,要用演戲方式演繹,其實幾考起,錄音時碰上鄭嘉穎拍劇,沒時間練歌,又要趕着出街宣傳,他不在最佳狀態;拍完劇後,他將所有時間放在排舞、排戲,不但唱得好過錄音很多,舞也跳得很不錯,即使膝頭有舊患,也落力排練。」

嘉穎終究是唱家班,呂良偉卻只有登台經驗,對錄音過程不熟悉,初入局考驗更大,陳太說:「第一日入錄音室,他連拍子也數不準,我介紹歌唱老師給他,他幾乎日日去學,十日後回來進步神速,兩個多小時已收工,最重要是他很入戲,知道不是用平時走埠唱《上海灘》那種腔口,需要唱出雄霸那種霸氣十足的聲音,谷盡丹田氣,每次都唱到渾身是汗。」來到現場,呂哥更落足火候,旦哥說:「我聽到他對化妝師玲姐說,唱完《與魔對話》後記得要替他補妝,玲姐覺得很奇怪,明明那場他只是坐着、不用打,為什麼要補妝?原來因為那場他殺了女兒孔慈(閻奕格),他要哭,哭得很淒涼。」

高手林立,初踏台板的閻奕格,曾緊張至陷入崩潰,格格親述:「我從沒演過戲,更未上過類似的大舞台,剛開始導演叫我演,不是口氣歪了少少,就是肢體動作出問題,我自責,為什麼總是演不好?是不是我不懂演戲?我為此大哭了一、兩晚,幸好嘉穎、天華都很主動教我,才漸入佳境。」她確實令人眼前一亮,唱得好不在話下,亦喜亦悲亦相當到位,陳太盛讚:「她被雄霸打死後,有首歌(《讓我告別》)要邊唱邊說,每次看到這個位,我都會被她感動得眼紅紅、鼻酸酸。」

舞蹈員舉阿旦手筋發炎

由始至終,最令陳太放心的演員,是曾合作《雪狼湖》的謝天華:「他的舞台劇經驗較多,錄音時已墮入角色,但檔期有點問題,本來想等他拍完部戲(《古惑仔》 新版)回來專心排戲,誰知對方延期了,現在整組人在歐洲,等他演完後歸位。」雖然有過籌備《雪狼湖》的經驗,但陳太說今次規模更大,難度也更大:「要將做慣舞台劇與演唱會兩班人湊在一起,整個團隊有二百六十幾人,較平時做演唱會只需百幾人是個double;《雪狼湖》是時裝劇,服裝不比今次複雜,舞蹈員合計已有二百幾套,主角更不在話下,件件都好華麗、好有分量。」旦哥笑着補充:「我不是主角也有三套,其中有件重達三十磅,舞蹈員舉起我時,綵排沒問題, 但當我穿上戲服後,個個舉到手顫,更有人手筋發炎。」

細說從頭,當日旦哥與《風雲》之父馬榮成閒聊,想到不如搞個音樂劇,原意僅在大專會堂上演,到陳太加入後變身紅館大騷,將天馬行空的想像化成現實,陳太說:「今次是紅館首創,四面台再加三面台,因為有把好靚的大劍要升上來(步驚雲取絕世好劍)。」旦哥坦言難以想像,竟有老闆願意點頭:「若是投資者,我都會怯一怯,只要把劍劈短一半,已多十幾行位,永遠塞多幾個人買飛最好,但咁樣唔靚,而且唔係我話唔靚,係投資者話唔靚!」陳太不斷挑戰紅館底線,「場館有很多限制,沒有太多地方讓我們放置大道具,想用真火亦不獲批,始終還有消防處、機電處要過關;香味也申請了很久,即使在其他地方有證明書,都要拿化驗所報告,結果有些味道不獲通過,只能用指定那些。」

還有其他意想不到的開支,陳太一樣簽單沒手痠。「演唱會不用寫新歌、copyright、錄音,做live show本來也不用錄音,但要拿這些歌宣傳,每首歌都要錄到最高水準,這筆錢已花費不少。」在紅館搭台加排練,足足花了個多星期,令首演由四月一日延至六日開鑼,又是另一次大灑金錢的創先河,陳太說:「我由三月廿七日開始搭台,到四月一日公演,換轉平時演唱會,時間一定足夠,但這次是全新嘗試,無論威也、動畫與前台呼應,全部位置均要十分精準,如果勉強去做,大家都沒有信心上台,只會弄壞一台好戲,要對得住大家所花的心血與時間,我寧願試好、排好,金錢已不在考慮範圍,我覺得這是自己最明智的抉擇。」打打算盤,這是八位數字的製作?陳太更正:「坦白說,這個騷成本近億!而且巡迴不會做太多,怎麼可能經常集齊這班卡士?《風雲》是香港文化創作,馬榮成封筆,值得一直承傳。」

【億元巨製《風雲》音樂劇開鑼】鄭嘉穎稱讚陳凱琳「知定」 謝天華綵排墮下嚇壞太座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