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黎諾懿上位成廣告王 「愛妻暖男」重身教、戒陋習


  • 本身做會計的黎諾懿,當年放棄穩定收入加入娛樂圈,勇字當頭的他臨門簽約時,竟然因人工低而一度卻步。

  • 當年的「奧運六星」,林峯、馬國明、吳卓羲、陳鍵鋒及黃宗澤都被無綫捧起,唯獨黎諾懿事業下滑。

  • 黎諾懿自言享受平實的生活,絕非大家眼中的「五億駙馬」奢華生活,地鐵一樣搭。

  • 一四年與太太李潔瑩結婚,太太對他只要一個要求,就是努力賺錢就可以!

  • 黎諾懿表示無論工作多忙,多大的壓力,回家一抱小春雞即被融化。

  • 一有時間就做湊仔公,因他擔心久未見小春雞,會被遺忘。

黎諾懿入行十五年,近年終憑《愛.回家》的「馬壯」、《不懂撒嬌的女人》的「賤Han」等劇引起觀眾注意,早前更擔正做《燦爛的外母》的「SM王」,令他成功入屋,接連拍了十多個廣告,成 TVB 廣告王!

他於劇中「賤男」上身,現實中卻是「愛妻暖男」,自從當上爸爸後,決定戒煙、戒酒和戒粗口,自言最不捨得是鑽研多年的粗口,但為免兒子有樣學樣,只好乖乖改掉壞習慣!

結婚三年的黎諾懿,今年四月榮陞爸爸,直言兒子小春雞腳頭好,出世後工作接不停,兒子的萌照亦成為網紅,搶過他的鋒頭,「今年對我來說絕對是一個很好的年份,除了做爸爸外,工作亦比之前多,很多廣告商都找我,最近都接了十多個廣告,其實我不太希望兒子或太太參與幕前演出,所以小春雞是時候在社交平台漸漸消失,因為我希望他可以擁有快樂的童年,自己也做過小朋友,如果將來同學看到不知會有何反應,或者其實他都不希望見報,怕被同學取笑,想擁有自己的空間,所以小朋友大概九個月,未太成熟時,就開始要盡量少一點曝光,做個普通小朋友。」

兒子日漸長大,他坦言以身作則很重要,父母是好人,小朋友正常情況下,壞極有限,「我本身對中國文化很有研究,特別粗口方面都很叻,所以要刻意減少講,這行業一、兩句就一定有,但盡量克制,不希望兒子將來有樣學樣,戒煙是因為太太而戒,酒亦少飲了,平時要照顧小朋友,沒理由醉住去湊,特別是粗口,我相信隨着我年紀愈大愈會遠離我,我會永遠懷念。」

被公司投閒置散一年

〇二年,他以候補資格考入訓練班,但薪酬低,曾令他一度卻步,「當時我排後補第三,我本身做銀行會計有穩定收入,只是有日發覺工作太過安穩,很沉悶,不如試試做一樣大家沒想過我會去做的工作,把心一橫就嘗試一下,就是這樣開始了十四年的生涯。最大決心是當 TVB 要簽你時,你就要決定,因為我可以很大膽地告訴大家,TVB 的人工真的很少,與當時銀行的薪金是天淵之別,不過我一直無驚過,直至正式要簽 TVB,要考慮辭職就真的開始識驚,因為完全看不到將來,又需要與家人交代,但基於當年年少,所以博一博。」

甫出道,〇三年在劇集《當四葉草碰上劍尖時》便當上男主角,繼而晉身奧運六星,正當以為上位之際,竟然跌得最快,「入行後,有幾個監製賞識給我機會,《當》劇做男一,之後奧運六星,大家以為我一定捧得起時,殊不知我是六個之中跌得最快一位,很快被調去兒童組,當時真的不開心,會不時反問自己,為何是我?但那時年少氣盛,永遠看不到自己的不足,到現在年紀開始大,又經歷過一些風雨,就會知道你擔不起就是擔不起,如果得就一早成功,不可以一句你覺得掂就掂,因為這一行很講究觀眾緣,觀眾不喜歡你就是不喜歡你,你一定要不斷去改變來迎合觀眾,因為這一行是娛樂人,不可自娛,不可以堅持,當你滑落一定有很多難聽的說話,好似『你唔掂,走喇!唔好俾佢演。』」

被公司投閒置散一年,零工作、零收入,令他萌生退意,「眼見其餘五星都展翅高飛,自己都打算敗走,所以盡地一鋪,參加完內地節目《舞動奇跡》就退出,覺得入行多年都是時候醒一醒,給自己最後一次機會,嘗試去做一件完全不懂的事情,最重要是酬勞真的很吸引,去跳四集穩賺一筆錢,讓往後的生活穩定一點就轉行,有誰會想到我竟然可以奪得《舞》的冠軍,改寫了我的事業。內地開始有人認識你,TVB 就會發現原來自己公司有這個人,重新去認識我;在內地八個月的日子,全是我自己照顧自己,這段時間令我急速成長,更加成熟,原來世界真的很大,靠自己去打拚,熄滅多年的無名火竟然被再燃起。」

事業有好轉,戀愛也遇上對的人,一四年與落選港姐李潔瑩結婚,由於女家是坐擁五億身家的家族,立即被封為「五億駙馬」,幸好經過時間的洗禮,令大家看法改變,「結婚的事最重要是雙方父母清楚就可以,只需要向他們交代,無論外間覺得我是五億或十億駙馬,寫我靠女家都無所謂,最重要他們知道事實,原來黎諾懿一直都努力賺錢養家就可以,太太知道我一直努力給予家庭幸福就足夠,時間可以證明一切,當然要我去追趕女方身家絕對有難度;大家要對我有誤解,我亦不需要解釋,我只會用行動來告訴大家,而且五億女婿的名字都很霸氣,很型,又不是叫我五億軟飯王,無所謂!」

 

■ 撰文:王崇頴/攝影:張海德/場地:帝京酒店

黎諾懿愛回家馬壯不懂撤嬌的女人燦爛的外母小春雞戒煙五億駙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