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苑瓊丹隱瞞已婚因不相信婚姻 後悔不生兒育女


  • 苑仔近日投資千萬搞活髮產品生意,為了專注在生意方面,會減少大陸的工作,不過已答應明年返無綫拍劇。

  • 苑仔與丈夫黃乃揚結婚十多年,夫妻間一直互相扶持,互相欣賞。

  • 苑仔去年在國內夥拍劉松仁及李治廷演出電影《非常父子檔》,是一齣合家歡喜劇。

  • 苑仔曾在無綫劇集《封神榜》飾演哪吒母親,早前在國內又再參與電視劇《哪吒》的演出。

  • 苑仔在國內劇《毛驢縣令2》中擔任女主角,繼續發揮其喜劇搞笑演出。

  • 苑仔一直有脫髮及頭髮稀疏問題,多年來花了不少錢也保不住三千煩惱絲,後來經朋友介紹產品,令秀髮重生,她更索性投資千萬做埋老闆。

苑瓊丹(苑仔)在十多年前下嫁「玻璃大王」黃乃揚,有報道指其夫身家超過兩億,名副其實是闊太。苑仔一向大家姐性格,喜歡照顧身邊的人,所以一直沒放棄工作,加上憑着多年前在周星馳電影中飾演石榴姐及鴇母等角色,令她在國內順利發展,賺得可觀收入,她近日更斥資千萬投資活髮產品生意,丈夫是縱橫商場多年的生意人,亦有提點她力不到不為財,所以她決定減產,全力以赴向商界發展。

其實苑瓊丹多年來都投資過不少生意,不過她坦言賺到的只是經驗而已,「總結多年做生意投資沒賺大錢,但又沒有蝕錢,算是賺了經驗及教訓,沙士期間開過按摩店,都收支平衡,後來股東之間的問題,大家覺得付出跟收入不成正比,所以才將生意結束。藝人做生意有好有壞,好處是較易引起大家的關注,壞處就是大家覺得你是藝人,本來賣給別人一元的東西,賣給我們就要兩元。近幾年返國內工作見多了人,我自己沒有經理人,所有洽談細節及議價都是自己一手包辦,在跟人討價還價方面,都是一個很好的訓練,我覺得自己比以前聰明,現在搞生意,每月支出幾十萬,老公也有提點我,力不到不為財,所以我也會留多點時間在香港。」

【神還原】苑瓊丹演繹 2017版龜婆石榴姐

苑仔丈夫黃乃揚早年在美國留學,家族經營玻璃生意,他是家族第三代接班人,二人在 2004 年結婚,相處已有如老夫老妻,「講出來可能好老土,夫妻之道除了互相信任之外,其實不論男女哪一方,不要總是去找別人的問題,要懂得去欣賞別人的優點,世界沒有十全十美。我自己的性格都好癲雞、又惡,脾氣又不好,老公就欣賞我顧家及孝順,他看到我優點,原來人要學會看別人的長處,見到別人的短處就要包容,而且要懂得原諒別人,這個世界沒有跨不過的難關,亦沒有解不開的結,問題是自己是否願意走前一步;以前我會追問他去哪裏?幾點回家?現在互相都不追問,對方想講自己會講,尊重大家的生活空間,甚至乎將來有一天,他被記者影到跟其他異性在一起,我也會先問自己,是否自己做得不足?沒有兼顧好家庭,沒有了解對方需要?」

自知執到寶

 

苑仔家中有五兄弟姊妹,她排行第三,向來孝順的她堅持要跟年邁父母同住,丈夫愛屋及烏,對其家人亦照顧有加,「這個世界不是很多男人願意跟女方的家人一起住,自從媽媽行動不便,我就跟他說要跟我父母一起住,不然我們便分開住。他當然選擇了一起住,期間經常又帶我媽媽去看醫生,近日我爸爸又跌倒,住了一個多月醫院,大部分時間都是我老公帶湯水去探爸爸,醫院事無大小都是聯絡他,人家知道他原來只是女婿,都覺得很難得。我做老婆都要睜大眼看清楚,不要執到寶卻當他是草,我經常不在香港,他很了解我需要,尤其是當日我媽媽過身,爸爸又有病,他真的付出了很多。」

苑仔當年秘密做了五年黃太,才被傳媒揭發已婚,她坦言本身不信婚姻,亦從沒有想過生小孩,不過母親過身後,令她一度後悔沒生小朋友,「我見得太多,今天人家叫你張太太,原來明天你已改嫁,變了陳太太,我年輕時都很多追求者,人生都經歷很多段感情,也感受過生離死別,我覺得婚姻也不是一種保障。加上以前年輕,脾氣又不好,我覺得自己結婚也是離婚收場的,所以沒有公布自己結婚,免得日後被冠上離婚婦人的稱號,他日再戰江湖都麻煩啦!本身值五十分,因為失婚就被扣多廿分,馬上大打折扣。不過後來被人發現,就沒辦法啦!我向來都自力更生,不懂攤大手板問人拿錢,我亦很喜歡照顧人,跟人吃飯又喜歡埋單,本身性格就不習慣被男人照顧。為何一直沒有生小朋友,因為我知道照顧小朋友不是簡單事,教得不好,還成為社會負擔。不過期間都曾經後悔,在我媽媽過身後,失去了依賴,整個人沒有中心點,有一剎那在想,如果有個人給我教便好了,不過冷靜下來,這種想法很快又消失了!」

■ 撰文:Kelly Check/攝影:伍敏慧

苑瓊丹婚姻活髮玻璃大王瞞婚石榴姐黃乃揚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