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 坡叔】甘國亮:思人無復見


人稱坡叔的資深傳媒人雷煒坡先生,是《明報》創刊時期首任採訪主任,也是《明周》前總編輯,從 1968 年一直帶領《明周》,至 1993 年退休,掌舵達四分之一世紀。坡叔於本月 11 日安詳離世,享年 83 歲,追思會於 2 月 22 日在中環花園道梅夫人婦女會會所舉行。為了紀念我們所敬重的前總編輯,邀請了多位他生前曾經合作的友人和下屬撰文悼念,一同緬懷故人。

思人無復見

如果沒有《明周》前主編雷煒坡先生的玉成和護蔭,我就欠缺了以下很重要的一頁。

1983 年的 11 月 6 日至 1984 年 8 月 19 日,我與《明報周刊》產生過連續四十二個星期親密的關係。那是每周用兩版對頁的格局,輔以劇照形式的紙上電影小說《人間蒸發》。

白天在無綫電視節目部上班,稿件要在晚上半夜三更完成,我連傳真也不樂意假手,立即就電召熟稔的來回的士,親身人肉送遞到市民暱稱大酒店的香港殯儀館後面的《明周》舊址,不能忘記的畫面是,夜闌人靜,我至今仍非常懷念的坡叔,總是只得他一個人在很多光管下面,捧着一疊二疊紙張行來行去,交稿後的情景也像連續劇的情節,當然也試過烏燈黑火,有一次未推門透過那格方塊玻璃,見到坡叔在畫面內出鏡入鏡,頭頂光管間歇在閃,他也不察覺門外黑夜來客,彼此一舉一動沒有弄出些微聲響,他有着意國演員維安里奧加士文的剪影,我默默站立了幾分鐘,放下稿件在門縫就離開。有形有聲的硬照,由義無反顧親愛的鄭裕玲,一手包辦分飾主角母女兼所有袈裟道碟,兩位年輕的攝影師羅蘭士與雷蒙隨時應召任我老點,校稿亦親力親為,皆因我慣常不少於十八廿二個字,語焉不詳的長句,始於當年,坡叔安撫大家說,托爾斯泰也是如此。仍未有高科配合的年代,配圖靠左手鎅刀右手鉸剪去變魔術。一個星期用盡,周而復始。告終的日子來臨,他又促成我們合作過的團體十數人,同行還有太座小瑜和女兒布璧,我也有我的一半,一起去山水燒烤,在這之前,我實在跟開朗的青春相去甚遠。

坡叔欲言又止,常常把視線送去你耳朵後面的遠方,像嗅出大事件正式在上演,經過時日證明,他所有推斷總是正確的。

■ 撰文:甘國亮

【悼 坡叔】楊凡:天使的查理
【悼 坡叔】董培新:一絲不苟的坡叔
雷煒坡明周明報周刊甘國亮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