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文龍專訪】感謝契媽余安安背後支持 首部電影即獲金像獎雙提名


 

余安安是契媽,也是經理人,有她安排工作和服飾,小龍十分安心。

今年金像獎入圍名單,有一個新名字,他叫凌文龍(小龍),首部演出的電影《黃金花》已提名「最佳新演員」和「最佳男主角」。片中他飾演自閉症兼中度智障角色,與毛舜筠的母子情,感動不少觀眾;小龍在香港話劇團當了九年全職演員,演技一直備受讚賞,「我知道有雙提名是呆了,從來沒有想過。」他更感謝契媽余安安背後的付出。

【毛舜筠專訪1】給女兒足夠的自由 一家去旅行:快樂得像去了天堂

訪問當日,余安安親身到場協助契仔,為他整理頭髮和服飾,現在更成了他的經理人,安安說:「2009 年,我們合作《遍地芳菲》劇認識,當時演母子,到《最後作孽》劇又是演母子,所以我常常叫他阿仔,好似 Janice Man(文詠珊)都是叫阿女,有沒有真的拿金鏈上契?我們又沒有,我不喜歡太俗套,有時我覺得孝順和愛惜都是發自內心,儀式並不重要。我們認識了近十年,那時大女兒未結婚,未有女婿,多了一個兒子當然好,可以幫手做屋企事,哈哈。」小龍則說:「現在她既是我契媽,又是我經理人,真的很多謝她,因為我知道有人找我拍戲時,我第一個是找契媽,我完全不熟悉電影行業,她二話不說就為我去傾,初時更義務做我經理人,後來埋位拍戲,第一日 真的好緊張,但契媽就經常來監場教我,指出我的問題,到第三日我才慢慢放鬆下來。」

小龍在舞台劇《都是龍袍惹的禍》飾演的同治皇帝,表現出怨憤無奈。(香港話劇團提供)

專訪《黃金花》導演陳大利 師奶復仇揭自閉患者家屬困局

忍不住哭了

「黃金花」是屋邨黃師奶毛舜筠的名字,她與老公呂良偉合力照顧一位患有自閉及中度智障的十七歲兒子,生活艱難,老公呂良偉卻出軌,現實中的小龍已三十歲,演繹時會否有難度?「我沒有特別去想,《最》劇我都是演十六歲的中學生,對於這個病,我跟一般人想法一樣,自閉症會躲起來不作聲,又或者是天才,所以拍攝前三、 四個月,我和毛姐去了事主家俊媽和余大俠兩個家庭家訪,了解他們日常遇到的問題,一起去觀察去感受,然後再上網和看書認識這個病,到真正拍攝時,毛姐會跟我再傾和給予意見,帶住我入戲,很多謝她;但原來現在這種病不止是香港,在全世界也有許多患者,看見他們遇到的問題,真的鼻酸了,我好記得有次家俊媽媽傳了一條片給我,就是我們探望家俊後,那一晚他突然自己打自己,打到成個頭紅晒,嘴角又流血,我是忍不住哭了出來,當然她是想分享兒子情況給我知道,其實家俊媽和家俊都好勇敢,他並非一無所知,早前來看試映時,是記得我和毛姐,真的很開心。」

小龍在戲中與毛舜筠及呂良偉有不少親密動作戲,他坦言大家是很安心去演,當然起初接觸會戰戰兢兢,毛姐和呂哥是大明星,但見一、兩次後,毛姐好體貼,呂哥又教他用氣功暖身,「拍完這部戲,我好希望廣大市民更加認識這個病,他們不會攻擊你,只是行為表達方式不同,要包容和減低歧視,再遠大一點是希望政府可以為特殊家庭給予更多幫助,他們十六、 七歲在特殊學校畢業後,其實不會再有政府任何託管或幫助,輪候院舍是十至十五年都未必有,但一些單親家庭,或者要返工謀生的父母,又怎能帶住小朋友?戲中有一句『我們希望白頭人送黑頭人』,是真的,照顧他們是一世,自己離開了,有誰可以去代替?我們聽後是非常心酸,完全明白那個狀況,希望引發到更多關注。」

凌文龍是香港話劇團全職演員,首部電影《黃金花》已獲提名影帝和新演員,令他喜出望外。

小龍飾演自閉加中度智障角色,與媽媽毛舜筠有很多動容場面,他多謝導演的信任,讓他去創造角色。

■ 撰文:溫敏芝/攝影:洪志富/服裝:Topman/化妝:Pinky Ku@Jessica Chan Make Up

凌文龍黃金花自閉症智障毛舜筠香港話劇團余安安首部電影獲金像獎雙提名 凌文龍感謝契媽安安監場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