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珮如專訪】淚崩談辛酸 耳皮植唇 鈦金屬托下顎


寶珮如出名貪靚,破了相以為可以快點康復離開醫院,卻只是苦痛的開始,回想七年的治療時間,寶珮如哭成淚人。

已經二十二年沒有拍電影的寶珮如,今年憑《藍天白雲》演活一個默默忍被女兒謀殺的母親,角色陰沉,更獲提名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九九年的車禍,令寶珮如一度放棄演藝工作,經過七年漫長的手術和整形,龐大的手術費更令她陷入經濟困境,曾經要四出借貸,朋友疏遠,唯有袁潔儀每月把薪金的一半給她過生活,寶珮如說:「我連麥當勞都做過,戴住口罩做兼職,錢好現實,借到連朋友都遠離我,什麼都要做,當時好需要錢,生活費又要食飯,盡量自己幫自己。」

與寶珮如面對面傾談,無法想像九九年的車禍,令她一度面目全非。經歷七年大大小小的手術和整形,現在是最接近受傷前的模樣,寶珮如摸着臉頰,「嘴唇是耳朵的皮膚,我下半邊臉都是螺絲,用了一塊鈦金屬片托住,照X光就會響了。」

瘦至七十磅

車禍令寶珮如臉部下顎骨和盆骨位置碎裂,嘴巴的深層肌肉亦撕裂,第一次手術,寶珮如的嘴巴鏠上十多針,宣告毀容。「牙骨都碎,上面八隻下面六隻都碎,要等四年後做植牙,但植牙要先植骨,要套上壓力衣避免錯位,嘴巴傷口最初只是鏠埋,捱了十多針,破了相,但又再起了變化,變了兔唇,說話漏風,整容醫生建議把嘴重開,用耳的皮植上去,希望長一些新肉出來。」

女孩子破了相,以為可以快點康復,離開醫院,但卻只是開始,「很痛苦,一條蜈蚣疤痕破了相就接受啦,怎料又有很多手術跟尾,要用很多錢、捱好多痛,牙骨手術之後才可以種牙,咬東西都咬不到,蘋果要切碎一粒粒,在口腔內鑲鈦金屬片的傷口很大,鏠了好多針,要用注射式進食流質食物,整個月都沒有吃東西,我當時瘦到七十磅,口腔又濕、傷口又大,朋友抱我去浴室幫我沖涼洗頭,她們一邊沖一邊哭,有一天狄龍來探我,其實我和他是不認識的,原來他曾經墮馬都裂過骨,鼓勵我,當時我不能夠說話,寫了『多謝多謝』在紙上就哭了。」

潔儀姐姐:我有飯食你就有飯食

手術帶來無盡的痛苦,亦令寶珮如的經濟陷入困境,「又沒有很多積蓄,做新人哪有錢?當時又瞞着媽媽,每個月都要給家用,同時手術費很大負擔,的確是借錢度日,整容手術是最貴,大姐明、袁潔儀有幫我,我自己亦有去借貸,盆骨康復了點,可以行走就找工作慢慢還錢,我不怕跟你說,我連麥當勞都做過,戴住口罩做兼職,我都放低了,錢好現實,借到連朋友都遠離我,什麼都要做啦,當時好需要錢,生活費又要食飯,盡量自己幫自己,再後期可以唱吓歌,五百元、三百元利市都接,唱吓唱吓,有人知道寶珮如還可以唱歌,一些喜歡聽懷舊金曲的老闆有找我。我好記得潔儀姐姐同我講『我有飯食你就有飯食』,她沒有錢的,出糧俾一半我,去大陸登台,有一萬蚊就俾五千蚊我,真的是情同姊妹。」

用真名『陳珮如』試鏡

幸好,寶珮如沒有放棄自己,借貸亦已經處理好,一一年三月更與相識僅兩個月,任職廉政公署的鄧秋雄閃電結婚,寶珮如說:「他說娶我時,我開心到傻咗。死裏翻生,這條路有好多人陪伴,老公年紀比我小,事業好好,絕對可以找一個更好的太太,但他找一個年紀大又破過相的太太……我是有一個很不好的經歷,但上天給我更好的東西,現在要活在當下,現在流的眼淚,都是感恩的眼淚……現在還可以提名『金像獎』。」

《藍天白雲》是四年前拍攝的,能夠參演,一切也是因為丈夫,「其實是老公在網上看到公開招募演員,他跟我說有套戲要新人,我還反駁自己是『舊人』啦,又破了相,他說唔試點知?還有兩天截止,他幫我報了名,因為用我真名『陳珮如』報名,試戲當日坐下來,導演張經緯都認得我,都奇怪我為什麼出來工作,試一場戲,導演叫我再做多一場戲,做一個神婆,幻想自己在拜神像,哈哈!其實我是基督徒,根本不懂得拜神。」兩星期後,寶珮如就收到通知入組,由於是政府資助電影,錢不多,「沒有所謂啦,一起參與。」電影過了好幾年都未上映,丈夫經常都問何時出街?「我說不用擔心,有安排的。」知道被提名後,丈夫開心得哭了出來,寶珮如說:「由頭到尾都是因為他鼓勵我。」

■ 撰文:劉家倫/攝影:洪志富/場地:飼說

寶珮如憑《藍天白雲》獲提名金像獎最佳女配角,其中有一場要被女兒掌摑,為怕導演刪除這場戲,寶珮如不敢告訴大家她的臉頰鑲了鈦金屬片。

捱了十多針,但嘴唇又再起了變化,變了兔唇,說話漏風,整容醫生建議把嘴重開,用耳的皮植上去,希望長一些新肉出來。

寶珮如是開心果,昔日穿上泳裝拍照感覺都非常健康,當年備受亞視力捧。

一一年,寶珮如與相識僅兩個月,任職廉政公署的鄧秋雄閃電結婚,大姐明林建明擔任證婚人。

寶珮如和袁潔儀情同姊妹,好姊妹治療期間,袁潔儀每月出糧就分一半給寶珮如。

 

耳皮植唇大姐明寶珮如最佳女配角耳皮植唇 鈦金屬托下顎 寶珮如淚崩談辛酸藍天白雲袁潔儀鈦金屬托下顎香港電影金像獎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