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雅文專訪】第一代文青女神安於淡泊 移居台灣曾被以為有抑鬱症


瑞士天梭表全球首間期間限定咖啡店的文青顧問蔣雅文

蔣雅文(Mandy)曾經是英皇小花,現在被封為「第一代文青女神」,三年前嫁作台灣人妻,在台北花蓮兩地分別開了「心地日常」兩間文青雜貨店,賣自己設計的產品、賣湯圓刨冰,還在港台兩地發掘有創意的「手作設計師」。「我喜歡現在的自己,以前太多人服侍,衣食住行都不用傷腦筋,久而久之會懷疑自己是不是無能,自信心漸漸崩塌,就算賺到錢也不開心。」

十年前出走台灣,十年後 Mandy 更喜歡大家叫她「雅文」,在台北建立幸福家庭,丈夫是當地設計師朱經雄,經營一間自己的商店,「我的小店就在他的店旁邊,每天早上九點回店開舖,我大部分時間都在廚房,因為店內賣的甜品,全部是我自己親手做的,經常做到披頭散髮妝也懶得化,雖然賺的錢只夠維持目前的生活,但我做得很開心、很滿足。」

被名利壓得透不過氣

被封為「第一代文青女神」,她最大感受是證明退出是正確決定,十年前「文青」一詞還沒有盛行,雅文已經將文青的特質發揮得淋漓盡致,毅然離開娛樂圈,孤身一人到台灣開始新生活,從最基層派傳單、送外賣、捧餐做侍應開始,逐步建立自己的設計品牌,她說當時已被「名利」壓得透不過氣,「我提出離開香港去台灣,每一個人都反對,包括父母,有些人還認為我有抑鬱症,想帶我去看心理醫生,要衝破各種障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會懷疑自己的決定,當時也不敢肯定對與錯,所以給自己半年時間,看能否適應做一個普通人。」

派傳單、送外賣,她覺得並不是問題,「既然要重新開始,當然要從基層做起,那段時間雖然辛苦但很開心,工作過程中慢慢找到自己,逐漸重建自信,我發現做人將名利放到最低,反而可以踏實地生活,內心更容易滿足。」她表示身體的勞累,反而換來心靈的滿足,同時也回想小時候,最開心的階段就是生活最困難的時候,「我從小住在沙田小瀝源的屋邨,一家四口住一間很小的房間,爸爸是畫家,接到工作才有收入,如果飯桌上有雞、有肉,就代表那個月爸爸收入不錯,只有醬瓜、粥,就知道爸爸沒有收入,生活困難,但一家人好開心。」

妹妹雅詩曾經到台灣和她一齊開店,現在因為男朋友而回流香港。

雅文的爸爸、媽媽退休後移居花蓮,生活愉快又充實。

雅文和丈夫志同道合,婚後向着共同目標努力。

■ 服飾:Initial/場地:TISSOT Swissmatic Pop-up Café by BREAD,ESPRESSO &

蔣雅文文青女神心地日常文青雜貨店設計品牌雜貨店湯圓刨冰創業第一代文青女神安於淡泊 蔣雅文出走台灣重建自信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