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係父愛呀!】杜德偉為囝囝唱兒歌


杜德偉一六年做爸爸,去年本應是第一次和兒子共度的父親節,因為工作不在香港,失去這個「第一次」,內心難免有點失落,今年父親節前又要離港工作,為免再錯過「第一次」,他趕在星期日下午回到香港,「其實父親節沒有安排特別節目,只是很想在這個日子和兒子一齊,這是男人的節日,當然少不了外父,所以我一早約好外父、外母一家,大家共聚吃飯慶祝,希望以後每一年的父親節,都可以和囝囝共度。」

%e6%9d%9c%e6%9d%9c
一歲半的囝囝正是最好玩的階段,「囝囝剛出生像一舊飯的時候,是我挫敗感最強的階段,平時在台上又唱又跳,帶動全場觀眾氣氛都沒有難度,想不到小小一舊飯,卻令我無從入手,看著太太辛苦自己又幫不上忙,完全踢晒腳,不知如何是好,感覺自己好冇用、好無能,只會講BB話逗他玩,有一次他竟然有反應,望著我笑了,又捉住我的手指和我互望,第一次有互動的感覺,開始摸索到爸爸的位置。」

杜德偉在自己身上找到父親的影子。

杜德偉在自己身上找到父親的影子。

有一次他用手指篤囝囝的肚腩仔,一邊篤一邊無意識地講﹕「咕嚕,咕嚕。」,突然他就想起很小、很小的時候,父親也喜歡篤著他的肚腩講﹕「咕嚕,咕嚕。」那一刻他感受到生命的美好,雖然不知道怎樣做一個好爸爸,可是不知不覺間,他已經沿著父親的腳步走下去,「囝囝對聲音很敏感,有一次我在洗手間剃鬚,鬚刨發出的聲音吸引了囝囝,他走到門邊好奇地看著我,我怕他被聲音嚇怕,蹲在他身邊將鬚刨又開又關讓他看清楚我怎樣剃鬚,一剎間我彷彿回到幼兒時,爸爸也蹲在我身邊,讓我看他剃鬚,已經失去的記憶瞬間湧現,我的眼淚忍不住流下來,抱著兒子哭了很久、很久。」 那一刻他感覺父親就在身邊,父子倆已經融為一體,「我記得父親去世時,有一位長輩曾經說過,爸爸雖然離開,可是他會一點一滴,漸漸再回到你身邊,甚至進入你的身體,成為你的一部分,我很感激太太讓我有機會做爸爸,令我感受到生命延續的奇妙。」

Alex是兒子的大玩伴,嚴母慈父的結果,就是每次他和太太回家,就算太太先進門口,囝囝都會無視媽媽先叫「爸爸」,之後才找媽媽,杜太Ice不單沒有醋意,反而覺得甜在心頭,「囝囝開始學講話也是先叫爸爸,現在更是爸爸前、爸爸後叫個不停,看到他們父子倆感情親密,我開心過囝囝叫我先,因為Alex真是一個好爸爸,以前他像大孩子喜歡自由自在,現在花很多時間陪囝囝一齊玩,爸爸的形像愈來愈鮮明。」

囝囝最喜歡聽杜德偉唱搖籃曲

囝囝最喜歡聽杜德偉唱搖籃曲

有時兒子在牀上扭來扭去不肯睡,她去洗澡由Alex負責唱搖籃曲氹兒子入睡,「嘩!他唱到不知幾溫柔,我洗完澡可能一個鐘頭才出來,囝囝聽足一個鐘還沒有睡,他可以唱足一個鐘依然溫柔,囝囝已經懂得點歌,爸爸如果唱他不喜歡的歌,他就會搖頭,一直轉到他喜歡的歌,才會乖乖聽爸爸唱下去,好像「Baby shark」、「The ants go marching」、「5 Little Ducks」、「Itsy Bitsy Spider」都是囝囝最喜歡聽的歌。」

杜德偉兒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