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線女兒子主動登場 麥嘉見盡娛圈多「蟹命」


麥嘉、黃百鳴舞台上會合唱一小段粵曲《余俠魂訴情》

馬鼎盛(右二)做顧問,與(左至右)麥嘉、蘇春梅、黃百鳴和高志森分享父母對粵劇藝術的貢獻。

麥嘉、黃百鳴和高志森打造的歌舞劇《一代天嬌》,由女姐紅線女的徒弟蘇春梅,演繹恩師的故事,去年在香港公演後,先後在廣東省、新加坡巡迴演出超過二十場,七月在演藝學院重演,編劇麥嘉聽取觀眾意見後重整劇本,加插女姐創造「紅腔」的經過,希望新版本讓香港觀眾先睹為快。

麥嘉、黃百鳴和高志森這個組合,新藝城時代創造了不少經典電影和角色,事隔多年在舞台上「重組」,依然綻放光采,連紅線女與馬師曾所生的兒子馬鼎盛也為他們站台;高志森指馬先生出身戲劇世家,雖然沒有繼承父母衣鉢,但骨子裏流着戲劇的血,對粵劇藝術有一份執着的感情,「我們邀請馬先生來看綵排,他很認真做筆記把意見逐一寫下來,當中有紅線女文革時期,不能演戲要下鄉勞動,她怎樣一邊餵雞,一邊練習粵劇造手,後來有機會在柬埔寨親王西哈努克到訪時演出,憑這套造手,博得外國元首的讚賞。」

馬鼎盛為這套劇做顧問,提供了很多有關父母的珍貴資料,包括當年紅線女到北京出席人大代表會議時,剛好在「世界無煙日」翌日舉行投票,鄧小平投票後在主席台上吸煙,紅線女認為全世界都在宣傳吸煙危害健康,即時寫了張「請小平同志不要吸煙」的字條傳到主席台,鄧小平看後馬上按熄煙頭,自此之後再沒有人在主席台上吸煙。

麥嘉透露馬鼎盛提供的資料,對他寫女姐的角色很有幫助,「我在劇中演馬師曾,即係佢老竇,他看過這套劇非常喜歡,後來我們在大陸演出時,他主動要求參與演出,演的當然是紅線女的兒子,所以我們是舞台上的父子。」麥嘉表示在娛樂圈見盡不少百態,發現很多人生成「蟹命」,一紅就打橫行,愈紅死得愈快,因為蒸熟的蟹是紅色,「做演員應該像女姐一樣,生成『荔枝命』,女姐的首本名曲是《荔枝頌》,荔枝愈紅愈甜,做這行,像女姐就可以成為『一代天嬌』。」

 

■ 撰文:徐雲/攝影:鍾漢平

紅線女兒子主動登場 麥嘉見盡娛圈多「蟹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