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永錫專訪】《奪命証人》努力被抹殺 利叔親撰千字文反駁


資深舞台劇演員利永錫,去年進行心臟手術後,有感年事已高決定退休,將早前公演的《奪命証人》視為收山之作,圈中不少後輩收到消息紛紛捧場,看後大讚利叔寶刀未老;誰料《奪命証人》留下是非,近日利叔罕有地在Facebook,以「學習做一名專業的舞台藝術評論人士」為題,針對曲飛先生對他演出的批評,寫下洋洋四千多字逐一反駁。

利叔不則鳴寫千字文反駁藝評人曲飛

利叔不則鳴寫千字文反駁藝評人曲飛

利永錫利叔接受本刊訪問時表示,這次撰文反駁是看到藝評人曲飛,對《奪命証人》寫的劇評,內容提到他演的檢察官角色與劇中演員格格不入,「作為演員首先要學習面對批評,尤其舞台劇演員更需要來自觀眾的批評,因為批評可以幫助我們進步,這次很多圈中朋友來捧場,每天晚上演出後,我都會透過WhatsApp、電話或面對面等各種途徑,問大家對我的演出有什麼看法,希望收到意見再研究,可以在接下來的演出中改進,可是看到這篇劇評卻令我很不好受,嚴格來說是忿忿不平,因為抹殺了我對這套劇所做的努力。」

利叔表示劇評中指「利永錫飾演的檢察官,個人節奏與整體演員的節奏明顯有排斥,予人有身處另一個平行時空的錯覺,舞台上似要呈現兩個法庭盤問證人的模樣,格格不入,也許背後受制於個人的體力及經驗,但以這年歲參與演出,相信恰如他跟傳媒訪問時承認,透過此劇為其演藝生涯劃上句號。」利叔演的檢察官角色,事前為塑造角色,導演毛俊輝安排他到法庭旁聽,並由伍宇鍔大律師做顧問提供意見,希望從法律專業角度切合舞台藝術效果,透過劇中檢察官對疑犯步步進逼營造劇力。
首場演出後,利叔第一時間與伍宇鍔大律師見面,「我想了解他對我演的角色有什麼看法和意見,因為他是專業人士,伍律師說我演得非常好,法庭上雖然有不同性格的檢察官,但舞台上如果對白講太慢觀眾會沉悶,太快又會不清晰,他說我頻頻狙擊疑犯的表演方式,可以推進劇力製造戲劇效果,伍律師的意見肯定了我的演出。」利叔表示聽完伍律師的評語,對自己的演出更有信心,因為之前為塑造角色和導演花了不少時間研究,所以看到「格格不入」的評論,耿耿於懷有不吐不快的感覺。

八十三歲的老人家坦言,決定退出是自問體力不如前,但演這套劇不論體力和精神,自問都處於最佳狀態,對方指他演出「格格不入」,可能受制於體力和經驗,利叔覺得並不公平,「真的想問問對方,是在哪一場戲、哪一個地方看到我體力不支呢?我在台上沒有氣喘吁吁,我唸對白也沒有氣力不足,如果沒有具體例子證明我『老態龍鍾』、『步履蹣跚』,這樣的評論無疑是人身攻擊。」

利叔自知體力不及從前,接下角色後除了為演出台詞、劇本、角色塑造等準備外,半年前開始小心飲食,戒掉冰凍飲品和食物,以免刺激聲帶影響唸對白,每天到寓所樓下的海濱公園走一萬步增強體魄,練氣之餘還模仿劇中檢察官的步姿,因為塑造角色除了聲音、表情和對白外,還包括步姿及體態,這些都有助加深觀眾對角色的印象,「雖然對白早就背得滾瓜爛熟,但每場演出上台前,我在化妝間會將全劇對白,至少重複練習三、四次,十七場演出中我沒有唸錯一個字,演出時有字幕大家可以看到我有沒有唸錯?六十多年的舞台生涯,我對自己還是很有要求,這個要求不會因為年紀大而鬆懈。」
老人家醉心舞台演出,雖然有備受關注的女兒利智和女婿李連杰,不過多年來作風低調,不論是非只談戲劇,這次罕有公開撰文,也是出於一份對戲劇界後輩的責任感,「戲劇界有很多苦苦追求舞台藝術的年輕人,他們都很重視外界的評論,尤其是專業評論員的看法,對他們可能有『一言定生死』的影響,所以我衷心希望在評論演員或一套劇前,先以尊重的心作出發點,以肯定別人的努力作前提,再作出中肯的評論,不要隨便抹殺大家付出的努力。」

利叔利永錫奪命証人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