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太太確診肺炎 陳榮峻為吳香倫擔心落淚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陳榮峻和吳香倫今年七月結婚,怎知在教堂行完禮又擺完喜酒,即面臨生死考驗,他一度擔心新婚太太會離他而去,「擺完酒,香倫已經確診是肺炎,當時心裏『噔』一聲,像被大鐵鎚擊了一下,心想為什麼又是我?難道不好的事又降臨在我的身上?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說到傷心處,峻哥一度哽咽,太太香倫連忙安慰老公:「不會,不會,我沒有事,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站在你面前嗎?」

陳榮峻與吳香倫婚後非常恩愛

陳榮峻與吳香倫婚後非常恩愛

八年前,峻哥陳榮峻結褵三十七年的妻子,因腦溢血溘然而逝,飽受喪妻之痛的峻哥情緒崩潰,一度想輕生隨太太而去,幸得三名子女和好友開解,心情才漸漸平伏,緣份讓他遇到吳香倫,在子女鼓勵下展開追求,七月時再婚得到子女、各方好友的祝福,兩人攜手開始人生新階段,怎知擺完結婚酒,準備起程度蜜月時,香倫卻被診斷患上肺炎,令峻哥大受打擊;當時化妝大師陳文輝二子陳志達,剛好因急性肺炎離世,峻哥聽到新婚妻子感染肺炎非常震驚,以為噩運再度降臨,連蜜月旅行都打算取消。

峻哥說:「香倫一直安慰我,說她很健康沒有問題,但X光片顯示她其中一邊的肺全部花了,另外一邊也花了,醫生說要再進一步化驗,如果肺結核就不能離境,我根本沒有心情再去度蜜月,但香倫一直求我不要取消,這是她期待已久的旅行,她說就算將來再補蜜月,心情已經不同了,我記得去度蜜月那天,晚上十點要出發到機場,我一直沒有收拾行李,直至下午四點收到醫生通知,報告說是肺炎不是肺結核,才收拾行李出機場,不過今次蜜月不夠盡興,一直擔心她的病情,每天都要提醒她服藥。」

醫生開了特效藥、抗生素給香倫,蜜月旅行雖然在病中度過,但香倫依然玩得開心,「峻哥好擔心,我要經常安慰他,雖然是肺炎但不是急性,所以食抗生素可以控制,我已經答應峻哥下次放假,再安排一次郵輪假期,到時我完全康復可以玩得盡興。」本來她計劃農曆年假期,兌現第二次郵輪假期的承諾,但峻哥認為兩人剛新婚,第一個農曆年應該向長輩拜年,又要向小輩們派利市,等明年中有假期再安排。

回到香港,香倫到衞生防護中心胸肺科檢查,醫生指她的血含氧量九十五度,可選擇即時入院或在家休養,香倫說:「我當然不想進醫院,才結婚就入院不吉利,峻哥不贊成,但都無奈接受,早知道聽他的意見即時入院,因為不在醫院,很多檢查都拖慢了,前前後後進行了四個療程,足足食了六十多日抗生素。」

上周五香倫覆診時,醫生指她的病情已經好了九成,肺炎令她的肺部結了不少疤,還需要時間慢慢復元,暫時不能做運動,連唱歌也受影響,「我想盡快康復不要令峻哥擔心,但現在走快幾步都不夠氣,醫生說肺部受損後需要時間恢復,峻哥很喜歡行山,他為了陪我不去行山,但我不想他放棄行山運動,所以每次陪他去到山腳,我在山腳公園等他回來,現在最希望康復後陪他一齊上山。」

無端感染肺炎,香倫認為是自己疏忽,早在今年三月她因為感冒不停咳嗽,四月去大陸橫店拍劇,久咳不癒也不以為意,以為氣管敏感自己買成藥服食,期間時好時壞有看醫生,一直拖到七月,婚禮完成準備度蜜月,峻哥陪她去診所想拿點平安藥,以備旅途中有需要時服食,「醫生一聽我的肺就說不妥,有很多雜音,要我馬上照肺檢查,原來不到一個月肺部已經嚴重感染,醫生立即寫紙叫我到急症室就醫。」

肺炎陳榮峻吳香倫新婚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