撫墨寶聘書憶故友 潘耀明拒售金庸手稿


查先生一離開,他的墨寶成為炒家搜羅的目標

查先生一離開,他的墨寶成為炒家搜羅的目標

去年,金庸《天龍八部》一頁約五百字的手稿,拍賣成交價連佣金是十九萬五千五百元,創下香港在世作家最值錢的單張手稿價,不單手稿連金庸先生的親筆字迹、簽名、舊版武俠小說等,在拍賣場上都受到書迷追捧;昔日《射鵰英雄傳》、《神鵰俠侶》、《鴛鴦刀》等薄薄一冊約九十頁,出版時售價只是八角,現在拍賣場上至少值四、五萬元,金庸去世後,坊間更捲起一股「尋寶熱」,買家、炒家紛紛出高價希望搜羅他的墨寶。

《明報月刊》總編輯兼香港作家聯會會長潘耀明,當年金庸曾親手寫下一份聘書邀他加入《明報月刊》,潘先生位於大埔的寓所,掛了一幅金庸親筆寫的字畫「千磨萬擊強身術、東西南北過耳風」,「這是查先生十八年前送給我的字,當時我因為查先生跟人筆戰,受了一些委屈,他寫這幅字送給我,鼓勵我吧!查先生說他沒有學過書法,他的字自成一家。」除了這幅字畫,潘先生還有一大疊金庸的手稿、字條、書信、一整套親筆簽名的武俠小說等,據說目前全套金庸親筆簽名的武俠小說,炒價已過百萬港幣,「金庸館」館內也展示了他的一些藏品,他的私人珍藏,多年來都是坊間炒家覬覦的目標。

「查先生不是口若懸河的人,平時習慣寫字條向我們傳達他的意見,多年來我都把他寫給我的書信、字條保存,他寫的書信、文章很有意思,雖然不斷有人找我出高價買他的手稿,但我覺得查先生的墨寶不應該用錢來衡量,一流入市場成為商品,四散飄零很容易就消失,所以我會好好保存,將來或者交給博物館更有系統地管理,希望他的手稿、墨寶可以永遠保存下去。」

潘先生看到查先生當年親手寫的聘書更是感傷,「查先生是我的偶像,除了他的淵學和文采外,他待人處事的作風我也非常欣賞,當年應聘做總編輯,我記得一進他的辦公室,查先生馬上站起來迎接,招呼我坐下後他才入座,當時令我受寵若驚,一齊共事才知道他對每一個人都如此,不論是下屬還是同事,見面時他必定站立迎接,他身上保留了中國傳統的禮數和美德。」

他透露查先生人生有四個理想,第一是少年努力學習,第二是青年時創業成功,第三個目標是中年後找到理想接班人,晚年最理想是過自己喜歡的生活,包括讀喜歡的書,寫喜歡的文章,「他離開明報後本來想寫歷史小說,查先生對中國歷史很有研究,他希望寫一部大多數人都看得懂的歷史小說,當年成立明河出版社集團,就是為了完成這個心願,打算創辦歷史文化雜誌,他寫的歷史小說在這本雜誌連載,可惜他的健康亮起紅燈,這個心願再也沒有機會實現。」九六年金庸七十二歲時,因為心臟問題做了一個大手術,手術後用了一段很長時間才復元,寫歷史小說的心願最終未能完成。

《明報月刊》潘耀明視金庸為偶像

《明報月刊》潘耀明視金庸為偶像

倪匡曾指金庸是「中國五千年來第一個寫文致富的知識分子」,一九五五年開始創作武俠小說,一九七二年封筆,保守估計小說全球發行量逾五億冊,翻拍的影視作品也超過一百多部,過去不斷再版發行,兩年前中國第十屆作家榜上,金庸封筆四十四年仍名列十七位,賺了人民幣八百五十萬版稅,吸金力非同凡響,據說每年單是版稅就為查先生帶來一千萬的收益。
潘耀明在明河出版社時期,曾經為金庸處理版權方面的事務,他指查先生九十年代與大陸、台灣達成版權協議,當年台灣遠流出版公司買下武俠小說版權後,每年承諾最少有五百萬版權費的保證,後經于品海穿針引線,再與北京三聯書店合作,每本售出的小說有百分之二十五的利潤,當時是相當可觀的條件,但大陸盜版情況嚴重,結果每年收益只是三百多萬,未如預期豐厚;其他如日本、韓國、英、美、澳等地都有不同的譯本發行。
當中法文版的《射鵰英雄傳》,○四年由巴黎友豐書店出版,老闆潘立輝是柬埔寨逃難到法國的華人,少年時看過金庸武俠小說,慕名而來經潘耀明介紹認識金庸,法文版武俠小說推出後大受歡迎,因為法國人推崇大仲馬的俠客小說,所以他們對金庸的武俠小說更容易理解,當時書店老闆獲時任法國總統布拉克和法國文化部頒嘉獎狀,查先生也獲法國文化部頒授「法國藝術及文學司令」勳銜。
金庸的十五套武俠小說,是公共圖書館最受歡迎的中文小說,《射鵰英雄傳》、《神鵰俠侶》更是長期佔據榜首位置,並多次被改編為電視劇、電影等影視作品,鑑於早期有些作品被改得面目全非,一度令查先生激氣,因此要將他的小說拍成影視作品,其中一個最重要的條件,就是內容不能刪減及增加,其次是買入後不論拍與不拍,有效期只有兩年,據悉金庸武俠小說的影視版權,去年已經是五百萬元一套。

潘耀明金庸手稿墨寶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