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黎小田最信賴薛家燕 婚姻失敗不想再婚


黎小田出生於 1946 年,七十一歲了,工作了幾十年,在計劃之中,做完農曆年二月十七日及十八日(年初二、初三)的小田金曲五十年作品演唱會,他打算退休了。日後還可以作曲就 OK,如果上班做行政工作就無法兼顧了。以前和他合作無間的歌星,走的走,去的去,真的所餘無幾,只剩下葉振棠、曾路得,現在只可以找其他人代唱他的歌。

黎小田從五、六歲做童星開始入娛樂圈,我一直有錯覺,以為發生在他身上的故事應該特別多,有足夠的內容出自傳。他笑笑說:「三聯曾經想找我出自傳,實在故事不多,而且有很多故事寫了很容易得罪人,所以無謂出版。」他加重語氣說:「何況我的人生非常平淡,沒有什麼特別。」

他口中所謂的平淡就是接到 job,寫寫歌,小田說自己一生人沒有波折,「算是幸運,沒有太多高低起落。」在事業方面更為平淡,作的曲大部分受歡迎,沒有上上落落。「我在麗的八年,寫了好多歌。之後又去了無綫八年,在華星搞了一個新秀歌唱比賽,造就了八十年代的紅歌星,梅艷芳、呂方等等。我可以說百分之八十的歌星都被我在歌唱比賽中『叮』過,包括張學友。」

最不成功的一件事

 

張國榮入華星錄第一隻碟,也是小田監製,「他開始時唱高音,有點雞仔聲,我揀首《Are You Lonesome Tonight》給他唱,叫他一定要壓低個 key 來唱,才比較有感情,通常出唱片,要被普通觀眾跟到你唱,要 good for listening,人家才覺得啱聽。」張國榮最初在歌壇,落於羅文及陳百強之後,他內心有點不平衡,黎小田心理輔導說:「我一再向他強調,要先出三張唱片,然後才考慮去兼職,千萬不要去拍廣告或拍戲,要專心唱歌。」最後張國榮憑《風繼續吹》才真正大紅。

黎小田說自己一生人最不成功的一件事就是兩次經歷婚姻失敗。他廿四歲第一次結婚,育有一子,但離婚收場,與前妻和兒子極少聯絡。第二任妻子是關菊英,「行咗八年才結婚,最初莫財賺不到錢,後來搵到了,八二年和關菊英結婚,可以擺一百圍,可惜婚姻只有兩年貨仔。」他分析婚姻失敗的原因,結論是:「當年大家都年輕,性格都主觀,她正在拍劇集《獵鷹》,我有講過一句晦氣說話,你都唔係好識演戲,不如唱歌算喇!」有一次菊姐和琴姐去登台返港,小田買了一部新車,去機場接機送給她,菊姐都好開心,過了兩日就把車匙扔回給小田說:「你肯定有做對我唔住的事,才會送車給我。」最後兩人決定分手。

盡量不想從前的事

 

雖然說自己人生的路走得平淡,他以前都喜歡算命,董慕節的鐵板神數曾有預言,一妻一妻又一妻,他無意第三度結婚,這句一妻一妻又一妻就可能不成立,除非連女朋友都包括在內。「董慕節又說我七十幾歲時,門外點雙燈。」預言他有喜事,或者有獎章攞,又一字記之曰:黃,他和姓黃的都老友記;又有一字記之曰:菊,反不得。

人生幾何!身邊的朋友走了一個又一個,他不忌諱死亡,但朋友的葬禮,他奉旨不出現,「個心好噏,唔知講乜好,我這個人實在好感性,這樣才作到曲,所以我認為人生應該凡事睇開啲,才可以繼續活下去,經歷人生的每個階段,他的感言是:「總之一個人不可太強求,最好隨遇而安,隨緣。」薛家燕是他的貴人,「她對我真是非常好,我們的性格,一個感性一個理性,合作得天衣無縫,我現在乜都聽晒家燕的話。她叫我做乜我都做。」

原來合作《家燕與小田》後期,兩個人曾經漸生情愫,拍過吓拖。

在小田眼中,家燕是個非常勤力的人,好樸素,好理性,「我太過吊兒郎當,感情用事,而且好大花筒,她買衫不用著名牌,我就喜歡買靚嘢,用貴嘢,西裝套套都用料好靚。」兩人在工作上好夾,感情上反而合不來,不做戀人可以做朋友,「所以我好聽家燕話,她講乜都信。」兩人合作,家燕姐都要忍受小田的少爺脾氣,兩個人在電視台錄音,小田錄完自己部分,開車出去鋸扒,回來才聽家燕錄音,指正吓她;開工呢,十二點前也不可叫他,平時他比較晚起牀。

一生人除了感情,都算風平浪靜,「我算幸運,不是賺好多,要用的時候就有得用,到現在又沒有兒女在身邊。」他毫不介意,因為他不喜歡小孩子,「我怕小朋友嘈住我諗嘢。」

有時候他也會很感觸,盡量不讓自己想起以前的事,「經常諗過去,是自尋煩惱,紅的時候又會怕自己跌落嚟會怎樣呢?其實人可以海闊天空,無謂強出頭。」

小田五、六歲開始在長城做童星,《可憐天下父母心》令觀眾留下深刻印象。小田五、六歲開始在長城做童星,《可憐天下父母心》令觀眾留下深刻印象。

與關菊英拍拖八年拉埋天窗,但婚姻只維持了兩年。與關菊英拍拖八年拉埋天窗,但婚姻只維持了兩年。

《家燕與小田》是當年麗的大受歡迎的王牌節目;兩人拍過拖,但感情上合不來。《家燕與小田》是當年麗的大受歡迎的王牌節目;兩人拍過拖,但感情上合不來。張國榮最初在歌壇鬱鬱不得志,黎小田建議他先專心唱歌,結果張國榮憑《風繼續吹》大紅。張國榮最初在歌壇鬱鬱不得志,黎小田建議他先專心唱歌,結果張國榮憑《風繼續吹》大紅。

 

■ 撰文:汪曼玲/攝影:張保祿/場地:Ambrosia Oyster Bar

黎小田薛家燕張國榮家燕與小田關菊英離婚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