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汶錡專訪1】傳統又專一 從文化衝擊學懂做幸福人妻


入行廿年了,周汶錡覺得這幾年是她感覺最開心的時間,原本不大喜歡小孩子的她,做了媽媽之後,感覺完全不一樣了,她更為大仔 Jacques Lepeu 改了雷棨宇的中文名、又為小兒子 Avner Lepeu 改名雷棨博,她解釋為什麼要為孩子改姓雷,她說因為老公姓 Lepeu,以 L 字行先,於是她就為孩子改姓雷,因為雷姓比較少人叫。

從沒有想過做母親的周汶錡,與Julien組成幸福的四口之家。從沒有想過做母親的周汶錡,與Julien組成幸福的四口之家。

當年任達華與琦琦拍拖、王敏德和馬詩慧拍拖,前兩對開花結果,周汶錡和杜德偉這一對七年後感情無疾而終。「當時很不習慣要經常面對傳媒,接受訪問。」她是個極為專一的人,又非常傳統。「我和老公也是拍了七年拖才結婚。」生了第一個孩子,她坐月都堅持要坐足一個月。「整整一個月完全沒有出家門半步,在家中靜心調養身體,穿上長褲、圍上頭巾、包到實一實,也沒洗頭一個月。又吃坐月餐,一切以清淡為主。」

整整一個月不洗頭都可以忍受,就知道她是一個何等守規矩的女人,「我家中開冷氣,又冇乜汗出,」雖然足不出戶,實際她很忙,朋友到她家中探望絡繹不絕。只因為她的朋友都認識了很久,她真性情,對朋友又不計較,又不怕蝕底。Kathy 又是一個不火爆的人,沒什麼脾氣,人緣不錯。

不願選港姐,又有人找她唱歌,拍戲,她都通統推掉,「我喜歡唱歌,不會唱得很好;演戲更不會,冇乜信心。我很害羞,要我跨界,我沒有膽量。或者當時沒有全面的經理人,可以慢慢的替我鋪排,作曲的人一開始就找我試音,我怕自己未能達到人家要求。」後來她有主持一些電視節目。

錯過了不少更加名成利就的機會,周汶錡也不會特別後悔,她說:「算了,我也未必合適。我適合做模持兒,這五年才算是最佳狀態,人比較有自信,識得經營自己,多了一份滿足感。」

【周汶錡專訪2】知慳識儉念舊情:我不是追風的人

自從做了媽咪,兒子的混血兒外貌,很多人見到都讚她的囝囝靚仔又可愛,作為媽咪,她講真心話:「我不喜歡用靚字去形容男仔,我喜歡男仔有性格,講內涵。」她的老公 Julien 也是朋友介紹,人家講明介紹個靚仔給她,「起初沒想過和外國人一齊,只是趁吓熱鬧,完全沒有一見鍾情,相信是緣份吧,我一向好被動,大家約會見吓面,想不到結埋婚,又生了兩個兒子。」

在她眼中,Julien 完全沒有架子,金牛座,性格隨和,吃也很簡單,並不挑剔,在街邊吃路邊攤都不介意,兩人都愛吃麵,又愛吃辣。生活上還算協調。周汶錡在工作以外,喜歡和朋友出街吃晚飯,天南地北的聊天,「我出街,他從來都遷就我,不會覺得有問題或者作出干擾。有什麼事情我們會把心事說出來,不會冷戰。」

傳統貼心女友
外籍老公:「你又不是我阿媽」

剛開始拍拖時,周汶錡不自覺展現女孩子的作風,在男友面前出很多主意,譬如提醒他什麼什麼,天氣冷了要多穿衣服,在她的角度,這是以愛為出發點,男友應該受落才對。怎知道 Julien 有一日卻非常認真的對她說:「你不是我的媽媽,為什麼你所有事都幫我安排妥當?連住哪間酒店你都安排好,我真是接受不到。」

Kathy 當時一聽,覺得晴天霹靂,非常委屈,為什麼好意竟然被曲解?後來 Julien 向她解釋:「我已經是成年人,很多事我自己處理到,根本不需要你來 take care 我。你又不是我阿媽。」Kathy 本來非常難過,後來兩人冷靜商討下,她才明白,這根本就是異族婚姻出現的文化差異,大家想法不同,表現迥異。「他會覺得我管得太多,平時他給我很多空間,我出外和朋友吃飯,Julien 從來不會打電話給我,他只告訴我一聲,他先睡了。」Kathy 才慢慢知道,其實女人暗地裏有操控慾,如果男友夜歸,就會胡思亂想,睡不着覺,回來又問長問短。「這種表現就是信任不夠,以前我肯定是這樣的,所以維持男女關係是有阻滯。」

現在她和 Julien 基於互相理解,平時很少磨擦。Kathy 也將小孩視為人生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譬如他們八點睡了,我就八點後出門口,跟朋友約會。」她不是那種每一分一秒都要黐住小朋友的媽咪,她會安排自己的生活。「我不喜歡留在家裏,平時也有做家務,我鍾意家中執拾整齊,小時候父母出外工作,我也會煮東西給弟弟及自己吃,廚藝還可以。」而且她挺能吃,又吃極都不胖。

她也不容許小孩子和父母一齊睡覺,一定要給他們從小獨立,「如果跟慣父母,就會返不到轉頭。」不過她始終有中國人的思維,怕孩子跌倒,會給他們穿長褲,一跌倒就扶起,怕他們受傷,總有保護的概念。或者這是中國人的天性,Julien 卻反其道而行,由得孩子穿短褲,他認為小孩跌倒了、受傷了,才知道什麼叫做痛,不要太保護他們。

文化差異取平衡
要兒子從小獨立

兩者雖有文化差異,Kathy 原則上都接受,這樣才可以平衡。兩人有共識,兒子一定要學中文,「半個中國人沒有理由不識中文。Julien 都正在學廣東話呢,所以孩子大了,就會給他們讀香港的 local 學校。

她為兒子報名讀興趣班,拿到成績表,語言能力表現 OK,中文也不錯,在跳躍方面,卻被批評不識跳,用 “Poor" 來形容。「我初時看到成績表都覺得幾得意,老公看到了成績表就不表同意了,他的理念是,孩子都未到兩歲,不識跳有乜出奇,他讀興趣班只是來玩而已,為什麼要在他成長時就用分數規限了他。「我覺得 Julien 講得很有道理,他只是去玩,何必被老師評頭品足。就算三歲都不講嘢,都不是咁重要。」有些人運動叻,有些人學語文叻,各有優點,「不能逼小孩十項全能,我完全不會給兒子任何壓力。」

Julien 最怕小孩子哭,他一見兒子哭就不懂處理,這時候就是媽媽深入了解的時候,或者有時肚仔痛,不舒服呀!大兒子快兩歲,小兒子八個月大,原來呷醋是人的天性,大兒子在弟弟出生後,都會扭計,有那種潛藏的佔有慾,看見媽媽出門工作,就會嚎啕大哭,抱着 Kathy 的大腿不放,一直哭叫媽媽陪他。「我趕時間,有時要在後門偷偷溜走。」

看見父親抱着弟弟,他會不高興了,大叫「放低細佬」,「我預咗他們長大了會打架,在打架中成長,兩兄弟都是不打不相識。」周汶錡和妹妹周麗淇大家走的路線不同。「我比她足足大了五年,現在她在內地發展得很好呀!妹妹從小放在外婆那邊照顧,我讀中學時,她仍在讀小學,不會和妹妹一齊玩,大家都入了這一行,反而多了共同話題。」


「我預咗他們長大了會打架,在打架中成長。」「我預咗他們長大了會打架,在打架中成長。」

懷着第二胎時,抱着大兒子拍攝大肚寫真。懷着第二胎時,抱着大兒子拍攝大肚寫真。

二〇一二年九月在法國舉行婚禮2012 年九月在法國舉行婚禮

與杜德偉拍拖七年,可惜戀情未能開花結果。與杜德偉拍拖七年,可惜戀情未能開花結果。

 

 

■ 撰文:汪曼玲/攝影:張保祿/場地:The Upper House

周汶錡杜德偉結婚育兒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