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舜筠專訪2】與區丁平尊重彼此生活:跟足我佢肯定冇啖好食


毛舜筠最近經常出席《黃金花》的優先場,她在戲中演一個有自閉症兒子的媽媽,老公呂良偉有第三者,苦盡沒有甘來,道盡了作為媽媽的悲歌。她很希望這部片可以得到觀眾的認同,為這班心力交瘁的父母們發聲,或者社會上有更多的資源配合來幫助他們。

【毛舜筠專訪1】給女兒足夠的自由 一家去旅行:快樂得像去了天堂

在毛毛老公區丁平眼中,他最看到老婆的優點,就是一個極有毅力的人,凡做什麼事,一定鍥而不捨,不會半途而廢。她甚至是一個很有組織能力的人,「屋企每一件衫,每一個袋,我都影晒相,編好號碼,隨時想找那一件衣服,只要告訴傭人姐姐,她肯定找得出來。」

毛舜筠和區丁平結婚廿三年,兩人的起居作息時間各有差別,她是早睡早起,對方則喜歡在夜晚較寧靜的時間做自己的工作;她又特別注重健康,鍾意研究食療,看看什麼食物可以護肝,「如果區丁平跟足我,他肯定冇啖好食。」毛毛很尊重老公的生活方式,「明知早睡早起好,可是我沒有叫他改,除了生病,就會問他病了是否需要早點休息。我們各不騷擾大家,我睡覺要戴眼罩、耳塞,如果嘈醒我,一定不能再睡。」

一個晨型一個夜貓

 

區丁平一向從事電影美術工作,他非常喜歡看電影,經常拿別的戲當作參考,一部戲可以看二、三百次,樂此不疲。一直生活在自己的電影世界,毛毛也不打擾他。區丁平在毛毛眼中也是個幽默的人,說話十分到位,又愛欣賞美食,自自然然激發起毛毛的廚藝。「難得屋企人欣賞,老公食得好味,表現淡然的,兩個女兒就非常雀躍,食一啖就大叫 My God,拿着手機影俾同學仔睇,朋友仔都問:「又出街食飯?」她們就很自豪的說:「在家中,媽咪煮的。」

毛毛去法國藍帶廚藝學院,完全基於她看了梅麗史翠普的電影《美味關係》,看到她戲中學煮食,十分優雅,她覺得下廚都這麼有型,自己煮西餐又不叻,於是萌起去法國學烹飪的念頭。「區丁平完全不贊成,他不出聲,即是不認同啦!他可能覺得我是追夢,去到這麼遠度假放下全家人。」經過三個課程,毛毛終於在法國藍帶廚藝學院正式畢業,以前她只是識得煮中餐,現在煮西餐都是大師級。

正式在藍帶廚藝學院上堂,毛毛一開始後悔到不得了,她形容是難過當兵,嚴過軍訓,她哭了很多次,因為一天站足十幾個小時,夜晚雙腳自然抽筋,「那些廚師好惡,日日罵人,好驚下一個輪到自己,總是誠惶誠恐,簡直是噩夢。」

認真學習求無悔
考藍帶嚴過軍訓

她最難忘是隻手曾經燙傷,「放了隻雞入焗爐,要攞的時候因為太忙,忘記了戴手套,一伸入焗爐就知道味道,成隻手傷晒。在此情況,不要期待有旁人會理你,大家都想快點完成作業,因為遲了完成就會零分。」當她忙完之後去洗手,一碰到水就痛到哭出來,只好自己去拿藥膏搽,「全部寫法文都不知哪一枝藥膏是對的。」

經過這幾個月來的嚴格訓練,毛毛學有所成,她依然很謙虛說,自己始終不是紅褲仔出身,又不是真正的廚師,講刀工無法和廚師比較,但對她而言,這秉承了她終身學習的信念。「好似我學跳舞四年,Hip Hop 牌都考到,我只是自己喜歡跳舞尋開心,之後我又學空中瑜伽,家中有一間房亦裝修成可以玩空中瑜伽,讓我隨時練習,我在尋找自己的夢。我對音樂真的很有感覺,就算正在化妝,聽到音樂我都會扭身扭勢,跳起舞來,兩個女兒在旁邊看到了只會哈哈大笑。」

【獨家專訪】黃婉曼電視台滿約 追夢學造麵包

在去法國學烹飪之前,她甚至在 Skype 跟一個老師學法文學了六十個小時,以應付她在法國學習的需要,她的朋友見她這麼認真,對毛毛說:「我未見過一個人好像你這麼樣,好認真。」毛毛說,她學習夠認真,主要是她想做事情是無悔,有得學就好好的學,認真學如果學不到就只可以說自己沒有天分,「我只是想在不同的階段令自己進步及得到滿足感。」

連機票住宿交學費,三個學期,毛毛花了六十萬,能夠做自己鍾意的事,她已經很感恩,她沒想過將來有什麼發展,譬如開私房菜?她搖搖頭,很肯定的說:「我沒有太多的計劃,開私房菜是一定不會的,因為假期最多客人,通常很困身,我卻寧願和家人去度假。」

1995 年,與區丁平結為夫婦。

%e6%af%9b%e8%88%9c%e7%ad%a0-%e8%97%8d%e5%b8%b6經過三個課程,毛毛終於在法國藍帶廚藝學院正式畢業,無論中餐和西餐都是大師級。

她最難忘是曾經燙傷自己的手,「放了隻雞入焗爐,攞的時候忘記戴手套,成隻手傷晒。」

■ 撰文:汪曼玲/攝影:張保祿

毛舜筠黃金花區丁平法國藍帶婚姻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