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榮成專訪1】十四歲入行 畫出美麗人生


馬榮成雖然封筆,不再畫《風雲》,但《風雲》卻沒有因此被他的忠實粉絲淡忘,因為這幾年來,《風雲》的音樂劇、舞劇、電影作品一直推出,最近更和百利達酒莊的老闆黃特平合作,推出印上了《風雲》的紅酒。

馬榮成的辦公室,複式兩層,面對海景,三十五樓是他的私人辦公地方,裝修雅致,窗明几淨,空間感十足。

延伸閱讀:【馬榮成專訪2】遺憾讀書少 金融海嘯執平貨

馬榮成的童年很受日本漫畫及上官小寶等的影響,變得很愛看漫畫,財叔、黃玉郎都伴着他成長,那時他已經和同學們合作畫一本漫畫,只是影印本都樂在其中,能夠畫漫畫變成了他的夢想。十四歲毅然應徵做漫畫學徒,他當年自然懵然不知,行這一步行出了他的燦爛人生。

早期寫畫時的照片

讀中一時,他跟媽媽說他要去學畫漫畫,媽媽自然反對,他後來請大家姊幫忙游說媽媽,終於說服了她。「因為我好鍾意,希望她給我試一下。」馬榮成完全沒有繪畫的根基,只憑着天分及喜愛,他成為助理後,非常認真的學習,每一個人物細如頭髮、衣服、佈景,他都處理得很細緻,認真的工作態度得到賞識,「得到人們的稱許,很有優越感。」那時他的月薪才百多元,只夠吃飯,如果每天回家,連交通費都不夠,經常在公司打地鋪,睡在回收的漫畫書上。十幾個師兄弟一齊工作,生活非常充實及開心。

馬榮成與師父上官小威

後來《喜報》做了一年已經停刊,上官小威出單行本,包括他及三、四個師兄弟又跟着住到上官小威家中,日畫夜畫,畫風日漸成熟,「我畫漫畫以精為主,對畫畫很有追求,我畫一個故事,又要搜集資料、畫畫出名的慢工出細貨。」被老闆賞識,他成為公司稿費最高的一個。「可惜後來由發行兼做埋老闆,他覺得我人工特別高,畫得又特別慢,好似唔啱數,於是把我炒了魷魚。」

住天台屋時的生活照

當年黃玉郎將馬榮成收歸旗下,看到他的潛質,每日限他一定要畫兩張畫,而且講究合約精神,要他一簽就五年合約,「其實和漫畫家簽約用處不大,亦未必化算,萬一不用心畫,有合約都沒有用。」馬榮成當然不是這種人,他愛惜羽毛,後來黃玉郎給他《中華英雄》四個字,他開始看很多武俠小說、電視劇取靈感,先在報紙連載,後來出單行本。這時候就是時勢造英雄,銷路最高峰達到廿萬本,黃玉郎立即要求和馬榮成續約,想把他箍死,傾到最後,黃玉郎親自出馬做說客。「其實我當時想走並未考慮到經濟問題,而是覺得之前五年合約內容太過嚴肅。」雙方不斷拉鋸。甚至後來傾到不如合組公司。黃玉郎大股,他小股。

八九年自立門戶,推出第一本個人畫集。

馬榮成成為天下的老闆後,對於公司上下的管理制度及個人創作,從不鬆懈,也懂得去平衡,「有些人只懂畫畫,見到數字就會逃避,而我在人事、行政方面都不斷學習。其實在漫畫行業全行皆知,就是入得天下,就知這間公司有制度,比較嚴肅,如果對自己沒有要求的人,未必敢入天下。因為我在這行畫畫幾十年,你畫得有沒有盡力,究竟有幾多斤両,我一眼就睇得出。」他認為一間公司管理得好,出品自然更為嚴謹。有很多人識畫畫,又未必識做老闆,「畫畫時比較感性,但在做判斷時及行政時就要理性少少。」馬榮成兩者兼備,自然馬到功成。

馬榮成三歲喪父,母親獨力把他和姊姊妹妹帶大。

■ 撰文:汪曼玲/攝影:張保祿

馬榮成中華英雄風雲漫畫上官小寶喜報黃玉郎步驚雲聶風畫出彩虹 投資有道馬榮成 退下火線享受人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