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冬專訪1】三萬元白手興家 成就首間中國上市影視公司橫掃金像獎


在《紅海行動》的慶功宴,見到博納影業集團的董事長于冬,四月十五日他來參加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禮,今次五部最佳影片的提名,有四部都是博納的出品,連同其他獎項,博納總共有三十八個提名。于冬當時就很篤定的說,估計可以拿到十個獎吧!于冬的眼光果然準確,當晚共拿了十一個獎,單是許鞍華執導的《明月幾時有》,便奪得五個獎項。于冬心情極為激動,勇奪十一個獎,博納成為今年金像獎最大贏家,刷新了中國電影公司在金像獎的得獎紀錄。

【專訪】王菀之心慌慌扮14歲 許鞍華談志願語出驚人

除此之外,他在 2010 年敲響了納斯達克的開巿鐘,成為第一間在美國成功上巿的中國影視公司,稍後又會回歸 A 股上巿。近十年來,于冬在電影界鋒頭一時無兩,獨領風騷。在 2006 年,被選為最具影響力的亞洲電影製片家,還有無數的榮耀集於一身。當然,最令他高興的,是 2018 年中國全年總票房估計將有六百五十億,單是博納預計收入六十五億,巿佔率達到百分之十。于冬這廿年來名利雙收。

我一直想訪問于冬,因為他是近年來最成功的電影民營企業揸弗人,香港電影這十多年來進入中國巿場,取得驕人的成績,導演及製作公司大部分和于冬的博納合作,獲得空前巨大的票房成績。

白手興家
堅守自家行業

成立博納時,于冬才三十歲,一個非常年輕的小伙子,就因為他誠實,讓他取得了別人的信任,片源不斷,最終成為民營公司的發行老大。在與香港電影公司合作的過程中,他也體會到一個現象,電影公司普遍現實,誰給得錢多,就跟誰合作,「我錢不是最多,只給合理,有些影片賣去了給別人,後來做得不好又回頭找我。人家反反覆覆,但我一直沒有變,於是慢慢和香港電影公司形成了長期合作關係。」

【于冬專訪2】電影發行講信任:香港電影成就了我

後來不少導演北上,成立了自己的製作公司找于冬合作,那段時間,于冬和香港的電影公司出現了矛盾,覺得導演越過了電影老闆去找于冬,好像搶去了他們的生意,「大勢所趨,這是必然經過的歷程。」

博納羽翼已豐,于冬反而懂得感恩,他和香港的電影公司繼續保持合作關係,「博納並不缺投資的錢,但是我念人家情義。」過去英皇給他發行成龍的《神話》、《新警察故事》,還有寰亞給他發行《頭文字D》、《傷城》都給他賺了不少錢,「電影是人的生意,導演及電影公司都是人,大家合作,不但要懂得退讓,還要懂得回報。我跟所有的電影公司都有良好的合作關係,沒有談不成的事情。」

于冬這麼多年來,也很適應大陸巿場的變化,近年拍了很多主旋律的電影,包括《智取威虎山》、《明月幾時有》、《建軍大業》及《紅海行動》,都是套用主旋律的題材,用商業化的方式運作,而取得理想的票房成績。「如果沒有了充分的信任,由我擔任製片人,可能無法達成合作協議,我做中間的橋樑、溝通、協調、資金的運用,能讓導演不受到掣肘,充分發揮他們的才能。」

于冬用三萬元白手興家,又跟人家借了廿七萬元,開始他的發行事業,第一部發行的電影是《說出你的秘密》,賺了五十萬,從此雄心萬丈,第二部《我的兄弟姐妹》又賺了錢,漸漸打開知名度,在發行方面闖出名堂,後來他又找到很實在的投資者,公司日漸上了軌道。一開始公司只有五個人,廿年後已增加到三千人。而于冬最終目標不是要做電影大亨,他反而想回歸到學校當個教授,把自己三十年的工作經驗和年輕人分享。

他一直非常喜歡教書,尤其是教授他最熟悉的製片管理,「以後說不定我在博納的股份很少,或者公司讓給職業經理人來做,我身為公司的創始人,這是改變不了的事實,教書是我的終極理想,尤其是和學生分享我職業的經驗和態度,在過程中我是如何的發展過來,這些經驗難能可貴,我也要教一些年輕人明白到成功的定義,就是無論多困難的時候,對自家的行業都要堅守。」

于冬在《桃姐》客串演出

博納成為今年金像獎最大贏家,共拿了十一個獎,許鞍華執導的《明月幾時有》更奪得最佳電影。

林超賢執導《紅海行動》大收,楊受成與于冬兩度慶功。

 

 

紅海行動金像獎于冬明月幾時有香港電影合拍片電影發行博納主旋律三萬元白手興家 于冬終極理想當教授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