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冬專訪2】電影發行講信任:香港電影成就了我


博納影業集團的董事長于冬在今年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禮,刷新了中國電影公司在金像獎的得獎紀錄,五部最佳影片的提名,有四部都是博納的出品,連同其他獎項,博納總共有三十八個提名並勇奪十一個獎,成為今年金像獎最大贏家。

【于冬專訪1】三萬元白手興家 成就首間中國上市影視公司橫掃金像獎

于冬現在是電影圈的領軍人馬,博納已成為一間破繭而出的民營企業,面臨激烈的競爭,仍然是電影圈的專業榜樣,這廿年來,他拍了二百六十部電影,票房約二百億,破中國的票房紀錄,他不諱言:「是香港電影成就了我,我也開闢了香港電影在國內的巿場,成為最堅固的基石。」

1999 年博納才正式成立,白手興家的于總,經過廿年的奮鬥,憑着他的眼光、策略及對電影行業的熱愛,才能夠建立了博納的王國。于冬聲名鵲起的一次,就是公司成立一年後,剛好文雋拍了一部低成本電影《我的兄弟姐妹》,當時合拍片還未盛行,文雋找到了于冬發行,票房收入達到二千萬,文雋單是這部片賺了七百萬人民幣。經過這一役,于冬的名字已廣為香港電影界認識,不少公司就來敲他的門。在那個年代,發行電影,戲院根本沒有清晰的報表,于總有豐富發行的經驗,又了解到報表清晰的重要性,他寧願自己辛苦一點,一家一家戲院作出統計,「由我開始,對香港的電影公司交出清晰的票房報表。以前很不透明,甚至有些是虛帳。」于冬這樣做,他有長遠的眼光,就是要取得香港電影公司的信任,「除了包底之外,大家還有錢分。我當時是一間規模很細的公司,但我沒有吃掉大家的,彼此 的信任積年累月建立回來。」

虛心跟兩個前輩學習

他一直記得施南生早前曾經和他說過:「搞發行,信任和信用是非常重要。」他也持之以恆,後來就算投資拍電影、搞戲院,同樣秉持這個宗旨,「如果員工看到我偷票房,他們也會有樣學樣,這樣信用就沒有了,也帶不起正面的風氣。」

【智慧老人】楚原邵氏年代已叫人買樓保值   以「腰骨錢」養老

事業非常成功的于冬,卻仍然謙虛表示要跟兩個前輩學習,一個是安樂影業江志強,另一個就是他在北影工作時的廠長韓三平,這兩個人都是他終身學習的對象。「江先生做發行出身,後來又做製片人,和我的出身有點相似,他又能把電影向國際化發展,很值得學習。至於韓三平呢,他當年已拍一些主旋律的電影,推動年輕人,馮小剛就拍了《甲方乙方》。」對江志強的勤儉持家及相當勤奮,于冬坦言十分的欣賞說:「又勤奮又勤儉,豈能不成功!加上他又低調、內斂、亦從不跟人爭執,自己做自己事。」

于冬記得施南生說過:「搞發行,信任和信用是非常重要。」他持之以恆秉持這個宗旨。

做好時間管理陪家人
不再為生意拼酒

這麼多年來,他也試過了錯誤的投資,也有失敗過,看錯過,經過檢討,他相信這是用人的問題,一旦慾望膨脹,只顧到賺錢,愈容易出錯,在這方面他也交過好多學費。「現在我在投資上,也有百分之九十五的把握,事前要完全想清楚,因為我明白到所有困難都是自找的,為什麼會錯呢,就是找錯了人,要嘛就是準備時間不夠,或者項目的基本判斷失誤了,這些都不是致命的,最致命是自己害怕,失去信心,這麼多年我能一關一關的闖過來,就是我有必然的信心,我告訴自己,一定要拿出好成績來,一旦沒有信心,倒不如回去教書算了。有錯就要立即補救,這樣傷不了筋骨,開動事情之前就要充分的想清楚,有把握。除了人情關過不了,輸錢輸不死,我一路以來建立了博納的基業,就是來自於信心,對發展有信心,未來更加強。」

于冬最開心的時間就是影片票房大賣慶功時,和一些導演乾杯,不醉無歸。這麼多年來,他覺得最虧欠是沒有時間陪伴家人,在物質上他給大家創造了好的條件,他也知道自己是家中的頂樑柱,所以他會注意自己時間的分配,管好自己的健康,「喝酒是高興的喝,如果為了生意拼酒,那年代已過去了,這種生意寧可不做。」

博納成為破繭而出的民營企業,于冬已是電影圈的領軍人馬。

于冬與金巧巧育有一子一女,金巧巧常在網上分享一家四口的生活照。

 

 

于冬金像獎香港電影博納電影發行施南生安樂影片江志強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