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建東專訪】欠家人一層樓 與弟弟睡上下格碌架牀


92wg01a

黃建東(Derek)因為參加香港先生入行,簽約無綫,在這七年間,黃建東的工作雖然愈來愈多,但要上到一線位置還有一段距離。三十七歲的他有着無比的韌力,一直為自己找尋機會。二○一六年因二次創作日本洗腦歌《PPAP》廣東話粗口諧音版而有百萬的點擊率,讓他人氣急升。


 

延伸閱讀:

【黃建東專訪】扮鬼扮馬殺出血路    向吳業坤借鏡


92wg01j

二○一一年參選香港先生,獲得「演藝潛能大獎」獎項。

 

他在紐約州立大學佛東尼亞分校戲劇系,以高級榮譽畢業,主修演戲。黃建東去美國讀書,也有一段故事。讀完中七後,有一次和爸爸聊天,談到自己未來的路向,他對父親坦白表明他喜歡演戲和唱歌,很想在娛樂圈發展,甚至想去美國讀戲劇。父母都非常贊成,決定完成他的願望。「當時是二○○○年,爸爸剛儲了一筆錢想樓換樓,由兩房換成了三房,我和弟弟長大了,可以每人有自己的房間。」因為父母的支持,決定把換樓的一筆錢,安排了給黃建東到美國升學。

92wg01e

雙親和弟弟都支持黃建東從事演藝工作,但他總覺得自己欠家人一層樓。

至今,他仍然和弟弟住同一間房,上下格碌架牀。「這樣是很不方便,早上他上班會吵醒我,我有時拍夜戲回家也會吵醒他。」這幾年來,樓價飛漲,黃建東賺到的錢並沒有樓換樓的能力,暫時也只好家人屈就一下。其實他也正在儲錢,希望自己買一層樓搬出去,讓家人居住環境鬆動些。「可惜賺的錢追不上樓價。」只租不買,他又不捨得。「總之我欠了屋企人一層樓。」

以高級榮譽完成大學

黃建東實際上很有讀書的命水,他運動又不是特別叻,家住居屋,小康不富裕,卻在母親努力下,讀到間著名小學喇沙及直升中學,後來中六去了基協中學,反而有機會讓他參加校際歌唱比賽,另外香港青少年協會和國泰合作到南非交流,全港揀六個學生,他是其中一個。

「那幾年大學生涯,我讀爆了應該讀的科目,比別人多了一倍半,最後以高級榮譽完成了大學課程。」為了節省,他在美國升學期間,兩年才回港一次。 為了爭取經驗,二○○四年畢業後,他搬去了紐約巿居住,參加了很多百老匯的小型製作,又入了美國的演員工會,亦簽了當地的經理人。他申請居留,又參加了紐約華語電台全能DJ比賽,獲得亞軍。無論獨立電影、廣告、莎士比亞的舞台劇,有任何機會,他都去試鏡。「因為畢竟來自香港,有亞洲人口音,所以我曾花錢接受語言的訓練。」

在美國生活,遭遇到種族歧視,加上語言障礙,要融入美國人社會,必須花好幾年的時間,始終心態是格格不入。上課時經常因為口音而被別的同學模仿及取笑。「自己俾人笑都不舒服,所以我從來不取笑別人。」

92wg01h

在紐約市工作時參與 opening night party,與《色慾都市》女主角 Sarah Jessica Parker合照。

92wg01f

黃建東當年在美國大學畢業後去紐約市工作,憑着在 Off Broadway演出《Cambodia Agonistes》,令他可以加入美國演員公會 Actors’ Equity,成為受保障的美國工會演員。

始終是有色人種,在美國演的角色鳳毛麟角,他不斷建立自己的網絡,但亞洲人的角色實在太少了,「見到其中一個,最多就拍到了《色慾都巿》,亦只能做花舖老闆的一個角色或者做看更。」漫長的等待,等着試鏡電話,消耗了他的耐性,決定回香港闖天下。 在美國生活那兩年,只是演一些小角色,根本不夠生活費,他嘗試做文員、侍應、珠寶店保安、都是短期工作,以補生計。三個人租一間屋,只花幾千港幣。「在美國那幾年,錢賺不到,但是完全不覺得浪費,因為打開了眼界,看到外間的世界好大。」

他也知道,現在樓價飛漲,家人為了給他讀書,沒有換樓,現在可能房子升值幾百萬及千萬,但家人從來沒有怨言,原則上,黃建東算是幸運,家人由得他任性。「心底裏,其實我有信念,目前是迷茫,但我想終有一天,我的機會會來。」

黃建東香港先生色慾都巿PP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