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煒專訪1】婚姻失敗因缺乏溝通 陳煒自我療癒學懂交流


06wg01a

在劇集中,陳煒演盡了一些江湖大嫂及反派的角色,但在現實的生活中,她的情緒平淡到不起波瀾。

○六年認識老公顏志行,當時她已經三十三歲,顏志行自然有他吸引煒哥的地方,「好快就認定了對方。剛拍拖時真的好愛好愛,兩個人好似糖黐豆,三個月半年左右,熱情已由高峰滑落。」不過始終步入婚姻殿堂,當時是○八年。

生活的模式沒有任何改變,顏志行婚後依然以工作為主,煒哥雖然覺得婚姻生活沒有熱度,但她接受了這樣的方式。「除了工作,他都把時間放在家裏,又鍾意吃我煮的餸菜,又沒有不忠,我還能怎樣呢!」

現在回想起來,婚姻的挫敗,煒哥終於明白到,是因為兩人的溝通不夠,也是讓婚姻死亡的致命傷。「我們之間後來變得冇嘢講,」即是除了生活上的瑣碎,心靈方面完全沒有交流,「我比他大三年,可能在某方面看得比較寬、比較遠,想在工作上以自己的經驗和他分享,但一個大男人,不一定願意聽我的意見,見他反應一般,我也閉口不言。這樣因循下去,大家更變得相對無言。」

06wg01e

06wg01d

陳煒○六年認識顏志行,很快就認定了對方,但熱情只維持三個月半年左右,不過○八年依然結為夫婦,最終離婚收場。

 自比一件人肉傢俬

 

她甚至這樣形容自己:「有一段時間,我覺得自己好比一件人肉傢俬。」作為一個太太,有這種想法其實好悲悽,最悲哀是,日子這樣不痛不癢的過下去,她覺得無所謂,還認定是:「愛情變成感情再成為親情,不是這樣的嗎?」

過了好幾年,她能忍耐,可是顏先生沒有給她忍受的機會,他提出要分開。「他很好,一直跟我分析,認為我跟着他放棄了自己的事業,人生好像沒有了目標,兩人分開,對大家都好。」顏先生提出分手,煒哥知道沒有轉圜餘地。

「台灣辦離婚是很容易的事,只要在身份證背後除了妻子的名字,重新補辦身份證就是離婚了。」那簡簡單單的手續,卻在煒哥的心劃上了傷痕。除了少數兩三知己知道她離了婚,她不願跟人家說自己的私事。「那幾年都不向外說,因為沒有辦法面對別人,哪怕是一些同情或可憐的說話,我完全不想聽,也怕人家說我離了婚要復出工作。」

不把私事公布出來,她耳根清靜,剛離婚那一年間,她更常常跑到台灣去找顏先生,「我都無法解釋這是什麼心態,好像想找一個朋友,有人陪陪我,難道是想挽回……自己也不大清楚,他又沒有第三者。」不做夫妻做朋友,她和顏先生反而更多話題。

之後顏先生和一位年輕歌手把臂同遊曝光後,煒哥只好公開婚姻狀況。「其實我都認識那個女孩子,他們不是拍拖,只是朋友的關係。」她告訴人家她回復單身,等於她決定了放生自己,不再執着。

離婚後,她去台灣參加了一個ASK的心靈課程,因為顏先生去上過堂,她也去上課,希望是一個療癒心靈的課程。「上完這個課程不是說有很大的改變,最低限度我放鬆了,由不開心變得開心。」

陳煒顏志行煒哥結婚離婚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