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麗名專訪】出盡法寶令老公愛回家 滕麗名結婚五年漸入佳境


12wg01aa

每次有人寫滕麗名過去的感情,總喜歡用「坎坷」兩個字來形容,她立即用手掃掃自己的手臂說:「一聽到坎坷兩個字,我的毛孔立即豎起來。坦白說,沒有人知道裏面究竟發生什麼事,再講又沒有什麼意思,總之我冇做錯嘢,現在大家有大家的家庭,我從來不覺得自己坎坷,反而認為自己做了最好的決定,我活出尊嚴,好多女仔都要學。」

二〇一三年和朱建崑結婚後,這五年的婚姻生活,她說兩人的相處愈來愈好,漸入佳境,「其實我的性格和媽咪有相似之處,我都有點控制狂,老公隨意擺雪茄盒在枱上,我都會哦佢。要他擺在櫃子裏。」

滕麗名形容自己是「勁鱷魚頭老襯底」的人,「其實我好容易應付,除非辣到我屋企人,一定同你死過;對住老公,我好嗲。嗲到暈。」就算要拍劇,早上起牀都會跟他玩,錫他一啖,幫他穿衣服,一齊食早餐,老公鍾意做冒險的運動,兩人去旅行,多數是由她負責安排行程,譬如訂地方吃飯、參加水上活動或打高爾夫球,什麼都要安排好。兩人一齊生活以來,愈來愈發覺無論對人生的態度及方向,都是一致。

二〇一三年和朱建崑結婚,她說兩人的相處愈來愈好。

二〇一三年和朱建崑結婚,她說兩人的相處愈來愈好。

朱建崑喜歡在外面忙碌,滕麗名要想辦法吸引他回家。

朱建崑喜歡在外面忙碌,滕麗名要想辦法吸引他回家。

朱建崑的性格樂天又顧家,不過他有一個習慣,就是不喜歡回家,總喜歡在外面,一件事一件事的做,時間填到滿。「作為太太,如果個老公唔鍾意回家,我就把家打理得很乾淨、煮他喜歡吃的餸菜、又或是約一些朋友回家,吸引他回來。」她內斂,朋友十隻手指數得晒,朱建崑外向,只好互相磨合。

「我有時都覺得他自私,很自我。而我媽咪,她把所有精神都放在一家四口,她的付出,目標就是我們。」滕麗名抱着雙手向內攬說:「媽咪係乜嘢都我哋、我哋一家四口,但朱先生是自我。所以我要他學習,不是只有我,而是我們,最少都要包括我在內。」

兩人吵架也不會超過一日,最多冷戰不講話,有一次激到她奪門而出,她出去買枝雪條食,打個圈又回家,回來之後冷戰結束。「有時我好嬲都會講,我要離婚。」他就好整以暇的回應:「乜你以為離婚咁容易,撕了張結婚證書話離就離。」講完就大家哈哈笑,忘卻之前的不快。

夫妻老來相依為命

結婚五年,兩人都沒有考慮生小朋友,「我們兩個都鼻高高,將來生小朋友一定都幾靚仔靚女,但是我們都有共同的理念,認為這個世界人太多了,我們這一代已不容易過生活,再下一代或再下一代就更困難了。工作、環境、天氣、污染、糧食短缺,不生育是不想小朋友辛苦。尤其是我知自己肯定是怪獸家長,一定逼小孩學乜學物,他們必然辛苦。」

因為早已決定不會做父母,將來夫妻二人老來相依為命,在一班相熟的朋友面前,兩人也不忌諱,傾談到身後事。「我們沒有小朋友,將來死咗邊個幫我們辦後事?我們要求火化就OK。我們又開玩笑的說,走咗一個人肯定唔得,一定要搞埋對方一齊走。」

滕麗名為妻的經驗,她說:「對待男人絕對不可以強硬,他明白你對他真心,對你的說話就不會太抗拒。我自己就好錫老公,非常關心他的健康,照顧他身體,不要胡亂吃東西,希望老公長命百歲。」

滕麗名說自己沒有什麼要求,只求兩小口子開開心心過日子,「我不需要好富貴,冬天給我滑吓雪,夏天打吓高爾夫球,搞吓花花草草就開心。」

朱建崑滕麗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