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事了,找不到發仔!」陳善之回首前塵四十載(六)


  • 發仔與嘟嘟憑《網中人》成為深入民心的熒幕情侶,無綫乘勝追擊開拍《親情》,木嘴暉與彤彤一出果然默契十足,誰知中後段木嘴暉已移情容家茜,彤彤更因失戀與喪父雙重打擊而自殺身亡,對觀眾造成的「打擊」,也正好反映在收視與口碑之上。

  • 七九年成龍自組拳威公司,創業作《孖寶闖八關》起用雪梨與陳勳奇當主角,翌年再獲李添勝垂青於《親情》擔重戲,星途起步相當順暢。

  • 七九年成龍自組拳威公司,創業作《孖寶闖八關》起用雪梨與陳勳奇當主角,翌年再獲李添勝垂青於《親情》擔重戲,星途起步相當順暢。

  •  《親情》第一集,發仔在東頭邨與一班小朋友玩魔術、喝汽水,其中三位童星是Joe好友的兒子,「臨急臨忙找小演員,唯有一次過帶三兄弟來(大哥居中、低頭的二哥在前、發仔左旁是三弟),現在他們已定居美國,有兒有女了。」

  •   七四年,劉敏儀於許冠傑《雙星情歌》MV驚鴻一瞥,六年後藉陳欣健引薦加盟無綫,先在《歡樂今宵》演出,很快便成劇集搶手貨,代表作之一是與鄭少秋、翁美玲、金燕玲合演的《夾心人》,八七年不幸因癌症離世。

  •   七四年,劉敏儀於許冠傑《雙星情歌》MV驚鴻一瞥,六年後藉陳欣健引薦加盟無綫,先在《歡樂今宵》演出,很快便成劇集搶手貨,代表作之一是與鄭少秋、翁美玲、金燕玲合演的《夾心人》,八七年不幸因癌症離世。

  •  Joe調職製作統籌後,首齣負責的是《仁者無敵》,看盧海鵬與李琳琳充滿東洋風的造型,似曾相識──劇本參考黑澤明執導的《赤鬍子》。

  •  《輪流傳》遭《大地恩情》連根拔起,無綫唯有將播映中的《上海灘續集》調上前線,再急開《千王之王》抗敵,謝賢成為穩住陣腳的功臣之一。

  •  發仔失蹤,本於《衝擊》演他弟弟的任達華,無端坐正中間位,跟李香琴、張活游、譚一清、上官玉、梁愛、陳百祥等大演對手戲,華仔說早已自資買下一批私伙,如今角色由愛美變樸實,這批衣服唯有白白「犧牲」。

  •  狄波拉很懷念在《狂潮》跟發仔鬥戲,產後迅即復出一心重溫舊夢,怎料突生變卦,好夢成空。

  •  無綫年代,發仔與許鞍華從未交手,一看《胡越的故事》劇本已愛上了,私下揚言要他脫光衣服也在所不惜,故當無綫不批准放假,他大感失望。

  •  陳玉蓮初出茅廬,在《大亨》演周潤發的秘書,發仔說一看到她已甚有眼緣。

  • 自第六期藝訓班結緣,Joe與蓮妹私交甚篤,更曾結伴往日本旅行。

  • 攝影師梁海平替陳玉蓮拍時裝照,發仔往接女友放工時,被拍下這張甜蜜照,聞悉將成《明周》封面人物,曾被放入雪櫃的蓮妹大嚷:「我知道今次死㗎啦!」

  • 失蹤事件以庭外和解落幕,發仔復工偕汪明荃、謝賢合演《千王羣英會》。

先聲奪人後勁不繼

疲態畢露內有文章

承接《網中人》勁勢,無綫冀藉《親情》再下一城,劇集開播先聲奪人,木嘴暉(周潤發)金句「係咁先,唔係咩呀!」街知巷聞,看來又是一齣新經典,助導Joe身歷其境:「一開始的確氣勢如虹,那句口頭禪是發仔自己想出來的。」

好景不常,《親情》中段已呈力弱,結局更惹來各方攻擊,矛頭直指發仔與鄭裕玲竟陰陽相隔,Joe分析:「當時有人批評與發仔對戲的任達華不夠撐,但這個說法有欠公允,華仔才出道不過幾年,自然稚嫩一點,不像《網中人》的李道洪那麼經驗豐富;同時,觀眾亦不太接受發仔與雪梨是一對,《網中人》的哄動記憶猶新,大家自然想多看發仔與嘟嘟,誰知最後嘟嘟竟然自殺身亡,感覺突兀在所難免。」

雪梨比任達華更嫩,演容家茜時年僅十五歲,「印象中好像是伍潤泉首先看到她,他和米雪交情甚佳,感覺這個女生好清新,但雪梨年紀真的太輕了,勉強要她扮大人,她辛苦、導演一樣辛苦,只得盡量遷就。」若一切可以重來,當初監製李添勝接納Joe的建議,《親情》的命運可會改寫?「我從牙膏廣告中,發現一張很突出的新臉孔,氣質近似繆騫人,她就是『鬼婆』劉敏儀,我曾向添哥提出起用她,查探下知道她從外國回來,廣東話未必很流利,添哥擔心難以應付長劇,但後來她還是進了娛樂圈。」

捱完七十五集後,無綫未有放過發仔,《衝擊》又預了由他押陣,本已轉任製作統籌的Joe,因緣際會又與他合作:「調任製作統籌後,第一部劇是《仁者無敵》,接着做《上海灘續集》,然後再到《衝擊》;招振強監製有個習慣,頭三集一定親自操刀,也一定要我做助導,《上海灘續集》有部分外景在澳門,我每朝十點先跟所有製作統籌開會,之後立即撲去澳門,再趕回香港拍廠景,並兼顧一些澳門外景,那兩個多星期平均日睡個幾鐘,校兩個鬧鐘、一個call機,否則沒可能醒到。」

《衝擊》再遇發仔,Joe明顯感覺他疲態畢露,昔日的幹勁蕩然無存,原來內有文章──當年《明周》的內幕情報,拍攝《親情》期間,許鞍華邀他參演《胡越的故事》,聽過角色後,他大感興趣,即使被劈價一半(當時他的片酬在十萬以上),亦揚言一定要接;那邊廂,楚原有意在台灣開拍一部古裝片,男主角又打其主意,加上發仔也想自資拍戲,請假從影的念頭愈演愈烈,無奈從何家聯、劉天賜傾到總經理陳慶祥,卻始終不得要領,無綫甚至出動《上海灘》好拍檔招振強監製《衝擊》,力圖穩住心有外騖的當家小生,也不允許他的加薪要求……

未見蹤影心知不妙

爆戀情被雪一個月

帶着百般不甘與怨氣,發仔替《衝擊》開了幾日外景,失蹤前一天,劇情說酷愛滑浪風帆的他在馬灣大顯身手,收工時,他忽然對Joe說了一番奇怪的話:「光仔,你俾心機,好好哋做嘢啦!」好像是臨行前要交代什麼似的,敏感而細心的Joe,作了一個特別舉動──致電好友陳玉蓮探問:「發仔發生什麼事?」蓮妹答:「沒什麼吧!」Joe續說:「明早有通告,請你替我提提他!」蓮妹還是輕鬆回應:「好呀,你咪俾通告佢囉!」

翌晨(八○年十一月八日)六點,Joe準時來到發仔家門前,守候半小時未見蹤影,致電他又無人接聽,Joe已心知不妙:「發仔從未試過失場,就算多累也不會遲到,寧願躺在化妝間休息不回家,所以我知道一定出事,忙不迭打給招先生:『出事了,找不到發仔!』之後何家聯等高層發散所有人去問,當然有捉住陳玉蓮。」據當年的可靠消息透露,發仔於八號一早已飛往台灣,再轉到加拿大等地,圈中流傳麗的出價十萬叫發仔往外國「散心」,但為他斷言婉拒。

主帥「悄悄的我走了」,原定於《衝擊》演發仔弟弟的任達華,突變「哥哥」直衝男一號,失蹤事件擾攘三個多月,報道指無綫與發仔一度談判破裂,更鬧上法庭擬出禁制令,以殺一儆百禁止發仔接戲,最終雙方庭外和解,有說發仔需支付法庭堂費、雙方律師費共約一萬五千,並向無綫賠償六個月薪金,八一年四月復工接拍《千王羣英會》。

對峙期間,陳玉蓮成為磨心,事實上,無綫一直不太喜歡她與發仔談戀愛,七九年三月《明周》刊出他倆的獨家甜蜜照,訪問中蓮妹坦言當初傳出戀聞時,已被無綫雪藏了一個月,但率直的她也不想隱瞞,正式承認與發仔拍拖,同時發仔亦肯定她的女友地位,只是還沒想到要結婚:「女生遇着我是她的不幸,我早已說過我是缺乏安全感的人。」這個《明周》封面着實帶來沉重壓力,Joe說:「畢竟發仔是偶像派、鎮台之寶,蓮妹也在被力捧之列,公司自然不想看到任何緋聞,我聽說這個封面引起了一陣風波。」

發仔說過,他與蓮妹之戀始於《大亨》,劇中兩人是上司與秘書的關係,身為助導的Joe,有沒有看出一點端倪?「蓮妹和我好死黨,會向我分享心事,收工又會一齊走,但有幾次她叫我不用等,我感覺到有人發動攻勢,問她是不是有人追,她說:『不知道,好像是。』蓮妹是個好單純的人,入這行沒想過披荊斬棘做什麼花旦,不過是姊姊替她報名玩玩,我想當時她的心態是,如果找到一個自己喜歡的人,簡簡單單做人妻,她很甘心。」蓮妹有想過嫁給發仔嗎?「她沒想過嫁或不嫁,只要兩個人開心就可以。」

事過境遷,在發仔口中,蓮妹仍是多麼的美好:「這麼多女朋友之中,她是最純、最乖的一個,(拍拖)五年來從未變過,除了性格倔強,當時我的耐性不好,她硬、我更硬……回想從前,就好像發了一場夢,我還有很多相片,不會扔掉,作為一種回憶也好。」●

下回預告

當上製作統籌一年,Joe終於找出遲遲未能升任導演的真相,「我心裏給多一年時間,如果無綫再不升我便辭職!」

轉職富才,他與陳家瑛、葉家寶結成莫逆,「我們的感情好真摯,卻又有點荒誕!」

下期《明周》,幾多往時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