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50】夏雨 鄧萃雯 李佳芯 不同年代的電視人各有辛酸


p180826a302

三個不同年代的電視人夏雨、鄧萃雯和李佳芯,各有他們的辛酸。 

夏雨是麗的映聲(麗的電視)第一代的電視小生,做過無數次男主角,也曾奪視帝,但年輕時隻身來港打拚,有過一段艱難的日子。「我從內地來港舉目無親,錢對我來說很重要,你們有個家,就算住徙置區都可遮風擋雨,如果我無錢交租,包租婆就將我的行李丟出街,無錢亦無飯開。後來做電視,每逢星期五出糧,很記得有個星期PA偷懶無入單,我無糧出,經過六國飯店時,櫥窗的電視放映着我做男主角的戲,我身無一物未開飯,我想像餓死在電視機前,然後警察到場,發現電視劇中的男主角餓死街頭,好似好好笑,其實是哭,所以我很無安全感,從小到大都是既有遠慮又有近憂,非常辛酸。」

218479

夏雨形容自己從小到大既有遠慮又有近憂

八十年代電視行業進入黃金歲月,行內充滿競爭,鄧萃雯一出道就當上女主角,兩度奪得視后,在別人眼中的天之驕女,卻將「做牛」視為生存之道。「入行後阿爺就過身,我寄居在三叔家中,很不方便,我後無退路,無錢就手停口停,很需要有一份工作來支持我的生活,因為有一個這麼強的不安全感,我只能夠搏命都要做好。當時萬子(萬梓良)敎我,乖一點,公司叫你做就盡力做,我覺得至低限度,乖都應該不會炒我,所以我就好乖,試過同時拍兩個古裝劇,因為太攰,牙肉腫到不得了,開始有點神志不清,同事叫我冧廠,我未冧過廠的,我同自己講,未去到要入醫院,我都不會告假,我不可以有任何事被公司挑剔,我要讓他們知道我是一個抵用,好用的員工,我不懂為自己爭取,又不是說話很圓滑的人,唯有好似一隻牛般拚搏。」

 

0928104

鄧萃雯是別人眼中的天之驕女,她卻將「做牛」視為生存之道。

在新一代的花旦中,李佳芯是視后潛力股,外界認定她有靠山,她其實是從低做起。「我一定要養家,咬緊牙關,做演員的收入低,初起步大家都是一樣,日常生活可能連提款機一百元都提不到出來,要跟朋友籌夠一百元才可以提款。做演員的每一日都是一個修煉,我試過演一個角色突然被人讚,但九個月一部劇都沒找過我拍,我就回想是不是做錯了什麼?是不是得罪了人?開始胡思亂想。我覺得當你去嘗試討好所有人的時候,其實某程度上你就得罪了所有人,所以我覺得不需要做一些討好別人的事,我入行就是來做演員,很簡單的,做好本分,做好每一個角色。」

kjsfk

在新一代的花旦中,李佳芯是視后潛力股,外界認定她有靠山,她其實是從低做起。

 

 

 

明周50夏雨鄧萃雯李佳芯電視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