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點兒任性


  • 吳浣儀中學讀女子名校嘉諾撒聖瑪利,她說自己是愛爭場打籃球的惡女。

  • 吳浣儀讀第二期無綫訓練班,早期代表作是《朱門怨》的二少奶。

  • 在無綫感覺不受重用,跳槽佳視又倒閉欠薪,廿四歲嫁從商的丈夫後息影十年。

訪問在尖沙咀進行,不遠處柯士甸道是吳浣儀的成長地,她讀女子名校嘉諾撒聖瑪利學校,同學有歌詠團的陳潔靈,而吳浣儀愛打籃球。「學生分中英文部,我們英文部鍾意爭場,幾惡死,會撞人。」畢業後她報讀第二屆無綫訓練班,受訓完不久,她被選入《朱門怨》,盧宛茵是二少奶,吳浣儀是三少奶,兩個二十歲未夠的少女演潑辣媳婦,大受歡迎,甚至紅到變成話劇搬上利舞台。

但她不多久之後就嫁人並且息影,當時她只有廿四歲。「有點兒任性,《朱門怨》紅了,年輕人始終意氣風發,接着拍《狂潮》,安排我演接待處小職員,條氣唔順,戲分少,又要站很久,由朝等到晚都未到我,好嬲,決定不做。那時碰巧認識了我丈夫,走去拍拖,離開無綫後,加入了佳視,拍到執了笠,沒有糧出,跟着盧宛茵以前的丈夫何鉅華(新聞主播)去示威靜坐,爭取討回欠薪,心淡了,不如結婚。」

好彩追到個仔

她婚後第二年誕下長女,然後第二、第三個女兒接踵而來,她一退就是十多年,直至《季節》才復出,觀眾淡忘了惡死的年輕吳浣儀,自此她常演賢妻良母。

在無綫兩部代表作,一部是演周星馳、劉青雲母親的《孖仔孖心肝》,一部是現正於深夜重播的《人在邊緣》。「周星馳那時已很無厘頭,問他一加一幾多,他會答了別的東西,我們都習慣。他很專注鑽研劇本,有什麼要改都會說:『阿媽,這幾句我們這樣改好不好?』」

後來亞視挖角,薪金高幾倍,她過檔後拍了更多劇集,她在亞視的時間比在無綫更長,在《我和殭屍有個約會》演杜汶澤的媽媽,《再見艷陽天》中演鄧萃雯的媽媽,母親角色的履歷愈來愈厚,但現實中她仍未停,為丈夫追到個兒子。

「我好任性,不忿氣,沒理由別人有仔生,我無仔生!好彩追到第四個是仔,長女和孻仔之間相隔十四年。」

安排子女入名校

吳浣儀年輕時讀名校,但不懂珍惜,學業上沒努力。「做了母親才後悔,如果我讀得好些,入港大,那些女高官(校友羅范椒芬)會是我同事,於是將寄望放在子女身上。」

她的女兒讀銅鑼灣的修院名校,兒子讀港大附近的男子名校,全部經她悉心安排。「要鋪的,其實有手段,不是隨意就入到。最初幼兒班就要開始,我安排大女讀九龍塘的名校幼稚園,接着帶她去考司徒拔道一間小學,順利升讀中學,這間中學比較容易轉去想讀的另一間中學,我記得大女考完回來說:『英文很艱深,應該考不到。』怎知考到,因為這間學校喜歡收那間學校的學生。大女入讀了,妹妹就容易插班,我密密寫信去問,有學生移民,學校會通知家長。到了兒子,我們住中西區,又收到風,一定要讀該區一間官立小學,頭十名直升想入那間男校,就要催谷他的成績,很好彩又收了,真的用心良苦。」

虎媽就是這樣煉成的,子女都順利考入港大。

書院女.虎媽.慈母 吳浣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