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業坤專訪2】又越過高山又越過谷 自揭隱藏負面的一面


「最近我開始做健身,穿衣好看一點,上鏡有幫助。」現在開始變 fit 啲,未遲。由台慶「棋子」到網絡歌手,到眼鏡起霧的新人王,到我最喜愛的歌手,到站上紅館,這條向上的斜坡既驚喜又刺激,但和很多名氣累人的個案一樣,他走紅後也經歷過被攻擊。「有人批評我請義工只找女性,有很多莫名其妙的指控,我開始明白為什麼有些人患情緒病。」

【吳業坤專訪1】曾受不了是非攻擊:「開始明白為什麼人會患情緒病」

又越過高山,又越過谷,坤哥經過一段時間的意志消沉,唱了《傷心到變形》,才振作起來,過去一年成績雖不如前兩年般爆發,但平穩中找到新方向,是珍貴的安全感,年頭頒獎禮幸好仍有獎,世界艱難,安好已是最好。

《傷心到變形》為自己作曲
慢慢鬆開情緒的結

前年由夏天到冬天,他的心情都不太好。「那年聖誕節,朋友不停打來說:『出來燒烤啦。』輪流打來,我連電話也不想聽,後來跟別人細談,才發覺自我價值太低。心想如果出席聚會,我又笑不出,又阻住大家,全部人都不開心,心裏不斷想這些,自己心裏想,別人不需要我。」

幸好到了 2017 年,他的心情才慢慢放鬆,像一個結漸漸鬆開來。「那時可能有情緒病的傾向,幸好我意志算堅定,沒有讓自己沉下去。」《傷心到變形》是為自己而作的歌,輕快調子,將負能量釋放掉,坤哥變回開心男孩,起碼聽眾收貨,剛舉行的頒獎禮這首歌拿到獎。

他在樂壇得到好成績,除了開過紅館個唱,在無綫劇集亦受重用,五十集《誇世代》,角色附上歐陽震華身體,有不少與 Bobby 搞笑較勁的機會,喜劇天分盡現。其實他在自己社交平台,已常有搞笑表現,如扮熱門話題中學生朗誦,又例如打錯字,食好東西變成食好西,意想不到變成潮語。

【獨家專訪】歐陽震華戒遲到減脾氣 叫吳業坤少近女色

坤哥有不少網上追隨者,《誇世代》推出宣傳片,索性拍他入監製房大罵戲分太少,以惡搞形式爭取焦點。「一開始份稿只有重點,一 roll 機任我爆肚,裏面罵的說話是從觀眾角度來說,我幫大家講而已。」拍攝劇集期間,他和歐陽震華混得熟,無懼玩得癲一些。「有一幕他將尿片掉到我的臉上,劇本寫我只是跑開,但我即興大叫『好臭』,將尿片丟回 Bobby 身上,加了一些互動。」他又不怕爆肚加對白,例如有一幕他跟麥明詩的對手戲。「戲中她打我發洩,打到我流鼻血,她問我有沒有事時,我加了句:『沒事,你一個月都流一次啦。』」

《誇世代》中的坤哥附上歐陽震華身體,兩人做同一反眼表情,很有搞笑效果。

 

這些有味笑話,是坤哥最擅長的冷面搞笑伎倆,他說自小已喜歡在一班朋友之中講爛 gag,喜劇細胞就這樣培養出來。

減少社交媒體貼文
少有分享20%的坤哥

坤哥以前在 YouTube 自拍的唱歌片段受歡迎,一來唱得好聽,二來真實感強,畫面看到他的牀,和牀上亂放的枕頭和咕𠱸,夠貼地。

現在的坤哥已跟幾年前不同,他現在經營社交平台有新的看法。「以前可以擺晒真實的自己出來,現在賣真太氾濫,個個都話真乜乜,當街撩牙就夠真,我不想變成這樣,以前我打很多 instagram 無聊 post,見到什麼講什麼,低能嘢照講,那時社交媒體的力量沒有想像中那麼大,也沒有那麼多商業化成分,大家喜歡看我的得意貼文我就做,現在愈來愈多人入來掘金,愈多人做同樣的東西時,我開始不太想這樣做;以前我這樣做,大家會覺得很有趣很正常,現在我這樣做,大家會覺得我不知博什麼,不如不做啦,現在我發少了很多貼文,可能兩三日才一個,我份人是不想跟別人爭。」

當日住公屋的坤哥,現在已搬到別處住,以前常坐地鐵,也買了心愛的車代步,經濟環境不同了,心態也會變,只希望他不忘初心,繼續做那個唱出普羅大眾心情的坤哥。

【獨家專訪】吳業坤捱得大 全靠田蕊妮

真實的坤哥,和社交媒體上看到的坤哥,之間有沒有差距?

「有 70 至 80% 的分別,社交媒體上的我好低能、好 funny、好開心,當我一個人時,想得比較多,我有很多白頭髮,想很多杞人憂天的東西,『究竟最壞的情況會怎樣?』最壞的情況我很少擺出來讓人看,那 20% 就是我內心負面的情緒。」

這個訪問中,坤哥揭開了少許那隱藏的 20% 坤哥,分享了自己的擔憂,可以稍稍舒展一下眉頭吧。

 

吳業坤希望改善外形,努力做健身減肥,看得出有點成效,手臂頗粗壯。

■ 撰文:王志強/攝影:鍾漢平/化妝:Jess Yung@7sense (asst. Bella Ng)/場地:Jinjuu (California Tower)

吳業坤坤哥誇世代超級巨聲原來她不夠愛我陽光點的歌傷心到變形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