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業坤專訪1】曾受不了是非攻擊:「開始明白為什麼人會患情緒病」


2565_04

吳業坤的皮膚頗滑,眼很大,算是唇紅齒白,傻氣應該屬於天然,看來不是裝出來的,近看即使不算俊男,也算順眼,絕對不是不修邊幅的毒男。台慶劇《誇世代》十生十旦,吳業坤是十位小生之一,與歐陽震華一起搞笑,這很難得,而且他是可以做 gym 練手瓜的小 Bobby,更加難得。

回到未紅時
被人敷衍感侮辱

吳業坤可說是屋邨仔冒出頭來的代表,在黃大仙公屋長大,單親媽媽曾拿綜援,做清潔等工作把他養大。他參加《超級巨聲2》拿第五,但一開始沒唱片公司簽他,只能做藝員,初時地位低微,不公平待遇總有遇過。

【吳業坤專訪2】又越過高山又越過谷 自揭隱藏負面的一面

「在化妝間排隊化妝,那個化妝師搽幾下就說完成,叫我走,我自己化也沒有那麼快,都叫做侮辱,不是言語上,是對待上被人敷衍;另一次是吹頭,大力扯頭髮,用風嘴好近吹頭皮,熱得好痛,那時不敢出聲,但我會記住這種事情,為什麼有些人會這樣?感受到人情冷暖。」

做藝員那些日子,最多人談論的是在台慶遊戲扮一隻棋子。「這件事反而沒有感覺,那時什麼都做,幾樣衰的女人都扮過,怎會是侮辱?製作組跟我說,這個角色其實幾重戲分,每一節都有我,亦有頗華麗的造型,我想的是這些,沒有想那麼多。反而很開心有這件事,有些人因此而認識吳業坤,有些人為我感到不值,又有前輩走來安慰我,這些是鼓勵,原來有人重視我。」

 受不了是非攻擊

2015 年吳業坤爆紅,2016 年頭《原來她不夠愛我》和《陽光點的歌》兩首歌為他贏走三台新人獎,以及叱咤我最喜愛的男歌手,2016 年夏天開首次紅館個唱,以出道十六個月即踏上紅館舞台創下佳績,然而高峰過後,他的心理質素面對最大衝擊。

「由準備開紅館演唱會那刻開始,有很多聲音,有人撐你,有人反對你,當時我比做『棋子』時更多人認識,批評我的人更加多,會懷疑自己適不適合開?應不應該做?演唱會之前、期間、之後,都有這種想法。開完了,好像靜了下來,是很正常的,行完上山頂,落返來,『死嘞,冇乜細藝!』開始想,自己價值在哪裏呢?」

演唱會籌備期間,已有負面新聞,對他的考驗也不少。「有很多是非,我受不了,不知為什麼好容易『瀨嘢』,那時我需要一些義工,去幫我做騷,意念是一百個坤哥,有些人很好心幫我發信息出去徵人,不知為什麼有人打『要女仔』,其實我是要男仔,又打『無飯食、車費自備、無得睇騷』,別人看了,就說吳業坤剝削人、搵女仔,這樣都可以中一槍。又譬如我做了一個訪問,又被人拿出部分內容,說我想同某人比較,無端惹是非,令我懷疑自己是否這樣差呢?」

巨聲同伴都有公司簽
坤哥不懂sell自己

做藝員那段時間,另一方面其實是在等唱片公司賞識,《巨聲2》其他參賽者如林欣彤、胡鴻鈞等都有唱片公司簽約,唯獨他沒有。

「為什麼不要我呢?《巨聲2》一個一個簽走了,《巨聲3》也舉行了,排隊應該先簽《巨聲2》的,怎知《巨聲3》的也簽了唱片公司,我覺得條路愈來愈遠,開始會鑽牛角尖,那時只知自己唱得歌,但回望自己其實沒有料子。」

那時黃翠如剛入無綫,一次合作後,知道坤哥喜歡唱歌,介紹星娛樂唱片公司總經理 Tommy Chu 給他認識。「翠如真的很好人,其實大家剛剛認識。當我出到來跟 Tommy Chu 見面,他問我:『為什麼我要簽你?』原來我連 sell 自己的能力也沒有,別人又怎會看得上我呢?」

這次見面,並沒為坤哥換來一紙歌星合約,他繼續在無綫做藝員。「多謝他那杯茶,令我知道原來自己很渺小,亦沒有做任何準備工夫,所以之後才去做 cover,翻唱別人歌曲放上網。」他形容自己讀中四時不知中五要考會考,一向不懂得做準備,認清自己「無料」後,才痛下苦功去學創作。「幸好有機會主持音樂節目,認識了很多音樂人和歌手,當中學到東西,我主動請他們教我做歌,或者給錢請他們幫我做歌,例如現在合作最多的 Cousin Fung,就是那時認識。」

【獨家專訪】吳業坤捱得大 全靠田蕊妮

坤哥在網絡平台表現的幽默感和歌唱才華,贏得廣泛關注,讓他重新得到星娛樂給予的機會,正式簽歌星約。

在台慶遊戲扮棋,事後被觀眾嘲笑,但也有人替他不值,對他來說是得着。

奪得三台新人獎,以及商台叱咤我最喜愛男歌手,眼鏡起霧的畫面在網上瘋傳。

 

母親獨力帶大坤哥,他賺到錢請媽媽去旅行,又搬到較好的住處。

■ 撰文:王志強/攝影:鍾漢平/化妝:Jess Yung@7sense (asst. Bella Ng)/場地:Jinjuu (California Tower)

 

吳業坤歐陽震華誇世代超級巨聲原來她不夠愛我陽光點的歌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