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秀慧專訪2】探索演戲的意義 無懼走不一樣的路


彭秀慧是獨女,父母很早分開,媽媽出外工作,9+1 歲的時候,她喜歡在家中演獨腳戲。「自己玩角色扮演,用卡式帶錄廣播劇,一人飾演多角,自己作故事。開張麻將枱,一個人打晒四家,這四個人對話。」

中學時,她演英文話劇,時常參加朗誦,愛扮梅艷芳。「我和一位同學自度三個劇目,一個《帝女花》,一個《愛情大悲劇》,一個《H2O》(靈感來自張國榮歌曲),參加不同同學的生日會時,我們就表演。」

她自覺有表演慾,跑去考演藝學院,入學後才發現自己不如人。「在別人眼中,我是在傳統女校畢業的女孩子,不太懂跟男仔溝通,不夠open。」那幾年,她形容自己成績平平,最遺憾是極少做女主角。「有些同學不停擔戲,我不是cast不中,就是只做羣眾。」

畢業那年,張學友《雪狼湖》到演藝學院選角。「我人生第一次在學友面前唱歌,班中四個同學被選中做羣眾,我是其中一個,可以踩紅館,而且收入對學生來說很可觀,但同一時間,學院一部劇《浮石傳》選中我做女主角,為了擔戲,我放棄了《雪狼湖》,讀了五年,可能是我不甘心,想對自己有個交代、好好演一次戲。」

戲中她演紅杏出牆的妻子,最後被丈夫殺死。「那場戲,丈夫用刀刺死我,我維持幾分鐘不眨眼,成了一個話題,那刻我想找戲給自己做,決定做一個開眼死的女人,結果拿了女演員獎。」

【彭秀慧專訪1】九次重演《29+1》:人生已走過一趟精彩旅程

蠢蠢欲動想有轉變

畢業找工作,她到香港話劇團面試,跟另一同學見到最後,二揀一,話劇團選了另一人,彭秀慧落空;輾轉之間,她到中英劇團見工,正巧藝術總監看過她演《浮石傳》,印象深刻,就讓她找到全職演員的工作。「緣份就是這樣奇妙,我當日放棄演《雪狼湖》,這個選擇,造就了另一個機會。」

那幾年,她過得很開心,演過十多部劇的女主角,就在臨近29+1歲的當兒,她決定走出這個comfort zone。「這是我所說的『土星周期』,突然躁動不安,去到那個歲數,蠢蠢欲動想發生轉變。離開劇團後,不知去哪裏,也不知可以做什麼,沒想到自己那麼大膽,其中一個原因是看了《誰偷走了我的乳酪》那本書,另一本是《牧羊少年奇幻之旅》,都是講出走和勇氣。我去問一個我很尊敬的老師,他問我:『你過去幾年演那麼多齣戲,有沒有一齣改變了你的生命?』一聽到這個問題,就哭了出來,好奇怪,覺得自己好空,每一天都在做戲劇藝術,但變了一份工作,忘記了戲劇跟自身的關係。」

同學趕結婚成靈感

變回自由身,她摸索了一段時間,做不同兼職工作,包括在中學、小學教戲劇課外活動。「初時心想,搵錢頂住先,但繼續教下去,看見學生因為上我的課而轉變,明白戲劇真的很神奇,做到平時老師做不到的事情,我就愛上教戲劇。通常學校位置偏遠,例如在天水圍、葵芳、沙田、屯門,放學後三點半課外活動,我教到五點,接着就坐巴士,去排戲的地方,食個飯盒,排到十一點,回到家,當時我也有做一個劇團的行政工作,做到凌晨四時許才睡。」

工作時間很長,工作性質很雜,過了一、兩年,她才決定申請資助,創作自己的戲。《29+1》一劇,就是在這種心情下醞釀誕生。「突然很想自己寫劇本,向藝術發展局申請到三萬三千元。老師說第一次寫劇本,要寫跟自己有關的題材,當時我快要三十,看到中學舊同學突然趕結婚,突然話題大轉變,三十歲很大件事,於是決定寫三十歲的故事。」

很多觀眾以為《29+1》是彭秀慧的夫子自道,她自問跟身邊女性朋友有點不同。「自己『懶』老定,覺得不關自己事,沒有買樓壓力,沒有催婚壓力,我們做劇場的人,比較小朋友,沒有急切需要計劃將來,薪金那麼低,也不到你計劃。」

她說在中英劇團時,月薪一萬多,自由身時期好一點。「我有個同學做銀行,一畢業月入幾萬,我知道我們走的路很不同。」

彭秀慧(前左二)演藝學院畢業,多年來的笑容都是那麼燦爛。

養了多隻愛犬的彭秀慧,閒時至愛帶狗散步。

2014 年彭秀慧當選十大傑出青年,時任中大校長沈祖堯擔任首席評審。

■ 撰文:王志強/攝影:劉玉梅/場地:The Wave

彭秀慧舞台劇演員29+1雪狼湖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