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朝豐專訪2】前妻搬入屋同居 照顧飲食助抗癌


mpw2575_a060-064_e000

洪朝豐希望將自己對生命的感悟獻給他人。

去年十月確診患舌癌的洪朝豐,割去三分二舌頭後又補回半邊新舌頭,賴以謀生的靚聲沒有了,連部分味覺也喪失了,甚至要重新學習進食。遭受病魔折磨的他,情緒一度低落至想尋死,學生的一席話令他頓悟,要將自己對生命的感悟獻給他人。洪朝豐決定擺脫病人的生活,重新去上瑜伽課,見傳媒,將自己經歷說出來,將身邊感受到的關懷和愛分給其他人,其中很重要的是離婚三十年、去年七月搬來跟他同住,照顧他的前妻葉桂好。

 【洪朝豐專訪1】割舌治癌失靚聲  遭病魔折磨想輕生  

記者原本想請他和葉桂好一起做訪問,但洪朝豐說桂好不想。這對離婚夫婦一直有聯絡,關係不錯。「去年三月,我到過巴西,原本打算留在那裏一年教打坐,那時我不聽醫生話,自行減服控制抑鬱狂躁症的藥,回港後,抑鬱症復發,前妻住粉嶺,專程到藍田我家煮飯我食,煮完回粉嶺。那時兒子快要到倫敦工作,太太就搬來暫住,可以多點機會煮東西給兒子吃;兒子去年七月離港,她就搬來睡兒子房。」洪朝豐抗癌期間,多得前妻細心煮粥和煲湯。「她煮東西很好吃,餐餐不同,又煮得很快,上網看餐單,又自己創作。有時我情緒低落,她開解我,又替我分析,她看事情很清楚。」

洪朝豐和葉桂好同居和結婚七年,三十年前離婚後最近又「同居」。

葉桂好以前經營洪葉書店,當時的文青對她不會陌生,洪葉是他倆姓氏,也是兒子的名字。洪葉書店十多年前結束,她近年休養為主。洪朝豐形容他現在以家人的身份和心態與前妻相處。「畢竟我們以前一起七年,雖然性格不合分開,但對大家的習性比較熟悉。不再是夫妻的關係,也不是前夫前妻的關係,轉化為家人,雖然我們已離婚,但阿仔、太太、我,感覺是一家人,整整齊齊,三個人食餐飯,很開心。」兒子洪葉早幾年到倫敦 working holiday,在網頁設計方面發展,去年受聘做設計師,打算在倫敦工作五年就可獲居留權。上星期兒子回港。「我患病,他對我很有信心,知道我一定掂,很快就飛日本看設計展覽。」

他同意,他們三人是新形式的家庭。「比較奇怪,我不介意奇怪,我一向是奇怪的人。」

葉桂好跟傳統穿褂,背後是畢加索油畫,兩人在九龍城擺酒。

記得同居紀念日

洪朝豐與前妻的緣份開始於 1981 年,當時他仍是中大學生,在大埔尾村租屋住,葉桂好租鄰房,她在旺角田園書屋工作,兩人拍拖兩個月就同居。「我昨天(三月十三日)問她:『你記不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她不記得,是我們同居紀念日,那天是星期五,圓月。」洪朝豐記憶力驚人,他也不知為什麼自己記得那麼多。

1983 年桂好懷孕,兩人就結婚,註冊、擺酒等俗例都有做齊,洪朝豐拿出手機,讓記者看他們的結婚相,他一定不知為什麼,一個離婚男人的手機隨時可以掃出三十多年前的結婚相。1983 年十月兒子洪葉出生,洪朝豐說太年輕有下一代是導致他們離婚的主因。

「我廿三歲有兒子,要養孩子不容易,貧賤夫妻百事哀,可能我打算到歐洲學聲樂,可能她想到歐洲學繪畫,有孩子影響了發展,那時我們仍想追夢,要返工湊仔,生活擔子重了,容易起磨擦,亦反映大家性情不一樣,對很多事物看法不同。」他們 1987 年離婚,而這段感情今日卻發展成斬不斷的親情。

兩位文青喜歡穿長衫,看起來像民初三十年代的情侶,當時他們住土瓜灣。

除了有文化氣質,又有藝術家脾氣,忽然興起穿睡衣在大埔尾村家外拍照。

洪朝豐和葉桂好在婚姻註冊處行禮,新娘簡單的婚紗,是她自己用衣車縫製的。

■ 撰文:王志強/攝影:李浩賢/場地:The Stadium Restaurant

洪朝豐舌癌抗癌葉桂好離婚洪葉書店寶詠琴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