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鴻鈞專訪】Hubert寫歌紀念初戀分手 易被柔弱感覺觸動


胡鴻鈞拍的第二部劇是《降魔的》,演馬國明的靈石「弟弟」石敢當,有部分鏡頭要露上身和少許臀部。「完全不覺得尷尬,電影《未來戰士》裏阿諾舒華辛力加出場時也是赤裸,這件事絕對沒有意識不良,交代一個人剛剛誕生,就像一個大份點的BB。」監製說他是被封印在石頭中的精靈,應該瘦弱一點,不用操練肌肉。「可能是天意,開劇前兩星期,我入了醫院,喉嚨受感染發炎,吃不到東西,吞口水都好痛,幫我節食減磅,去拍劇時不會太肥。」



延伸閱讀:

【原唱與翻唱】胡鴻鈞溫柔唱《勇氣》 想做下個降兩度?

【胡鴻鈞專訪】成長的滋味   從商唱歌二揀一


胡鴻鈞在《降魔的》與馬國明合作,「石敢當」赤裸出生一幕頗多人談論。

胡鴻鈞在《降魔的》與馬國明合作,「石敢當」赤裸出生一幕頗多人談論。

《降魔的》令胡鴻鈞成功入屋,太太觀眾喜歡看他,小朋友都嚷着要去商場活動看石敢當,今年初拿了不少歌曲獎項和打入全年排名五強。

「《降魔的》的成功在我的世界是好彩,因為不是我自己一手一腳令這件事發生,好像天上跌黃金,掉進我的手裏,不是用我雙手去找這塊黃金出來,一生之中有幾多機會拿到天跌下來的寶物呢?我要好好把握這些難得機會,要做得更加好。」

自小被母親逼着學琴,做了歌手後才發現有用。

自小被母親逼着學琴,做了歌手後才發現有用。

母親讚初戀女友好

拍劇演的角色是被動的天賜禮物,他主動爭取的,是自己創作的歌曲。「始終音樂不可以靠人給你,是直接表達自己,要多點跟公司溝通和爭取,才有機會做到。」有一首歌《今天之後》,他自己作曲,歌詞則是寫他自己的愛情經歷。「講分手後的追悔,一起時不懂得珍惜,失去後才後悔。」問他拍過幾多次拖,他說不多過五次,第一次戀愛亦是最難忘一次。「十六歲,我讀男校,對象是在聯校活動認識的,我們合唱團多與女拔萃、協恩,其他有德望、培正、聖士提反女子。這位前女友影響了我很多,頗鞭策到我,那時我自問幾懶,她會幫印筆記、整理notes,叫我溫書、勤力些,又會很順從我意願,我以前打波,會在球場看我,想做什麼都很支持,我阿媽很喜歡她,覺得:『啱喇,你鞭策我個仔。』我們拍了三年拖,她到外國讀書,long distance維持了一段時間,但有點吃力,我們覺得是否可以再見識一下外面的世界,可能會找到更適合的人,和平分開。」

之後他拍過的拖,他形容都是以年計。「我不花心,對感情不追求新鮮感,遇到相處得來的人會stick to這個人。」

胡鴻鈞說沒有跟圈中人拍過拖,不過不抗拒,擇偶條件是「善良、孝順、上進、有清晰目標」。

參加《超級巨聲2》初期的林欣彤和胡鴻鈞,他們結果分別奪冠亞軍。

參加《超級巨聲2》初期的林欣彤和胡鴻鈞,他們結果分別奪冠亞軍。

我有我的溫柔

胡鴻鈞翻唱女歌手歌曲反應不俗,之前改編過何韻詩《化蝶》、許美靜《明知故犯》,他在網上唱梁靜茹《勇氣》的短片也有不少人讚賞。

「女孩子的歌特別容易打動我,那份細膩、柔弱的感覺,我自己情有獨鍾,希望透過翻唱給大家新的感覺。」

問他本身性格是否頗溫柔,他說:「我不會發很大脾氣,遇到問題,比較喜歡透過理性方式去溝通和解決,做事方式幾mild,我情緒起伏不會很大。」

胡鴻鈞給人感覺的確頗淡定和溫文,香港樂壇已有降兩度(張敬軒),而台灣也有擅長改編女歌手歌曲的蕭敬騰楊宗緯,我們不介意多幾位治癒系的男歌手。

a180729b029

胡鴻鈞降魔的超級巨聲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