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剛專訪2】周老闆走遍五台山 拍無綫劇不開心


don180726%e5%bf%97-27

《十八樓C座》的周老闆金剛叔很幽默,他的樣子未必很多人認識,但他一開聲,很多人都認得出。「星期六去蓮香飲茶,一上去人人說:『周老闆嚟喇。』別人以為我是蓮香的老闆,原來這個是假的老闆。」在商台,何佐芝生前都叫他做周老闆。「原本他叫我大周,因我弟弟金貴也曾在商台做播音。」

金剛讚廣播劇藝員這份工好做,「幸好我人工不高也不低,如果人工高,我已被挖角走了;人工低,我頂唔順走了;現在我『中挺』人工,這樣就最好。」

說起挖角,金剛曾參演無綫早年的兒童節目《跳飛機》。「簽一年生、一年死約,做了不夠半年,要我轉型做另一個角色,我就沒做。」另外無綫曾找他和夏雨拍模仿《十八樓C座》的處境劇《香港怪招》,夏雨演周老闆,金剛卻演茶客。「做得不開心,初時早兩日給我劇本,第三集隔一日俾劇本,第四集即時俾劇本,做到第六七集,逐張逐張俾,咁就死啦,我不慣拍劇。」

五台山五個機構他都做過,佳視和商台同一老闆,兩間公司之間有條隧道互通,他在商台錄完音,就過去拍劇。「做過一部劇集叫做《樓上樓下》,又拍過長劇《碧血劍》,演溫家二爺;《紅樓夢》演了一集,演毛舜筠(林黛玉)的父親,送她落船。」在一齣亞視劇,他演龔如心的家翁王廷歆。電影他也拍過,在《野獸刑警》演報紙檔老闆、《天地雄心》演電腦機神。

金剛記得清楚,商台最初在荔枝角,七一年搬到廣播道。

金剛記得清楚,商台最初在荔枝角,七一年搬到廣播道。

商台老闆挽留

九八年,他踏入六十五歲,在商台的藝員職位應該退休。「當時沒多想,打算拿了公積金就走,去片場做臨記,誰知商台跟我簽約,每兩年續約,就這樣簽了二十年,目前的合約明年才滿。」

他認為在商台的工作「靠把口」頗輕鬆,另外一份工作,是演出兒童音樂舞台劇《飄零燕》,他演海迪的爺爺,要現場唱一首傷感的歌,台下小朋友聽了會哭。

周老闆這個角色是否令他放不下商台這個地方?他很灑脫說:「沒有,我這個年紀,商台肯找我做,我非常多謝他們;假如我身體狀況不好,我不可以再做。我又不會求他們讓我做,大家互相有需要。」

他從未聽過已故老闆何佐芝或其子何驥說終身聘用他,這麼多年來,發生過一次風波。「有一年電台有位西人經理,將我職員身份轉為合約員工,沒有正式通知,當然很不開心,兩三星期後,我步出商台時,何先生剛巧坐車路過,停下來跟我說:『金剛,你唔好走,我簽返你做正式職員。』我說:『好呀,多謝何生。』這是這樣。」

今年《十八樓C座》五十周年嘉賓,有請網民喜歡的小鳳姐,「齊鼓掌!」

今年《十八樓C座》五十周年嘉賓,有請網民喜歡的小鳳姐,「齊鼓掌!」

多謝政府生果金

他看着商台多年變化。「商台最初在荔枝角,後來搬到又一邨,跟着搬來這裏廣播道。」商台最初以廣播劇起家,一天播六至八齣廣播劇,聽眾追得癡迷。「那時我上班時間朝九晚十一,一日錄十幾場戲。」分偵探、奇情、倫理、文藝愛情等戲路,甚至有鬼故。

「工作量高峰期,打風要即時返電台報風暴消息;每逢過時過節,中秋、端午、聖誕、年三十晚,都要到戶外做直播節目。」他有三個女兒,現在回想,他唯一有點遺憾的是,以前工作太忙沒時間陪伴女兒成長。

廣播業後來逐漸式微,廣播劇之中企得最硬的原來是講時事的《十八樓C座》。而五台山現在只剩兩台,到處都變成豪宅。看着滄海變桑田,金剛說感覺不是很強烈,因為自己也變了很多,他的同事踢爆:「他以前好瘦,花名『馬騮』,電台把他養到咁肥。」變不是不好,金剛慶幸自己聲音愈變愈洪亮。「我沒有保養,不知是否愈老愈好聲,咖喱、辣椒我又食,煎炒炸食物我又吃。」

現實中,他沒有像周老闆那樣時常罵高官,他對政府沒大不滿。「我好多謝政府,每個月有千多元生果金,搭車兩元,又有醫療券。」

金剛叔現在有兩個孫,大孫已結婚,細孫也十六歲,家庭生活美滿,他覺得沒什麼好罵,唯一要注意的是身體健康,心臟通過波仔,腿部關節不太好,每天要吃幾粒藥,走路要撐枴杖。

don180726%e5%bf%97-32

金剛十八樓C座商台商業電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