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海琪專訪2】跟梅艷芳通宵傾男人 與家駒在橋咀島學忍耐


p180822a001

有一段時間,陳海琪和朋友已少去disco,半夜兩三點做完節目,就會到梅艷芳家裏。「她家裏大廳有個天窗,可以看到天空,我們晚晚談到天亮,飲個糖水,有時她一面聊天,一面卸妝。(談什麼話題?)男人!我們是愛情至上,最記得她說過:『你有沒有發覺?我們這類人,真的很不公平,如果我們哭,排長龍隊尾,也沒有人來安慰我們。』笑到我!」

延伸閱讀:

【陳海琪專訪1】陳百強白T恤的秘密 海琪被張國榮責備太貪玩


海琪的電台節目請過梅艷芳、成龍、曾志偉、劉德華等做嘉賓

海琪的電台節目請過梅艷芳、成龍、曾志偉、劉德華等做嘉賓

海琪形容阿梅是俠女,會拿把劍落山比武,為的是救整條村的人。「但她的苦心未必人人珍惜,演藝圈是血淋淋的名利場,大部分人利益至上,很多藝人沒有明天,他的身價和名聲就是他能夠賺取的財富和榮耀,所以自己艘船的帆都駛得好盡,但阿梅不是這樣的人,鐵達尼沉船,她會是拉小提琴那一個,她好肯幫人,若她幫的人反骨或出賣她,她最多躲起來鬧,絕對不會公開說別人不是。」

陳海琪十多年前離開港台,過程不太愉快。「她打電話來第一句不是問:『點解?』而是說:『是不是有人欺負你?要不要我想辦法?』」

海琪與Beyond識於微時

海琪與Beyond識於微時

家駒請幫手播自資盒帶

陳海琪與搖滾樂隊特別投契,很多band仔都是她好朋友,Beyond也不例外。「家駒和我可說是同期出道,Beyond地下時期自資錄了《再見理想》盒帶,我在電台做DJ資歷尚淺,他很真誠請我幫手播,我拿回電台,卻被全面排斥,我很憤怒,在自己節目播,家駒很開心。後來家駒的經理人為了幫他們賺點生活費,安排Beyond到橋咀島的鬼節戲棚表演,觀眾席只有幾個撥扇的阿伯,我做司儀,為了多賺幾百元,接了中午和黃昏兩場,中間一段長空檔,我們走去一個荒廢公園,黃貫中爬鋼架,又熱又曬,我們坐着聊天,家駒說:『我們一定要忍耐。』有點像勵志日劇。」

後來Beyond走紅,海琪也漸有名氣,她最開心的是港台辦了一個衛星直播的節目《Band Stand》,她做司儀,Beyond壓軸。「我記得在台上我們互相望了對方一眼。」那個眼神蘊藏「我們做到了」的意思。Beyond的band房「二樓後座」是海琪常流連的地方,坐在不太乾淨的地上可以聊半晚。「他們的女朋友都在場的,真的是青春歲月。」

陳海琪常做Beyond活動的司儀

陳海琪常做Beyond活動的司儀

另一個藝人聚腳的地方是草蜢位於九龍城的家。「我時常叫那裏做『藝人之家』,簡直不鎖門,五台山很接近,拍電視的、做電台的,有空就自行入去,多人到被其他居民投訴。」

與常寬異地戀無法結果

海琪還和《灰色》時期的林憶蓮同住,她們早在憶蓮做商台DJ 611時已認識,後來憶蓮加入樂壇,兩人仍很談得來。「我們喜歡的衫褲鞋襪一樣,一齊去電髮,她《灰色》時期頭髮好長好鬈,都有一起去disco,也常講男人,好姊妹到一起租屋住。」

海琪常跟朋友談天,她自己的感情世界又如何?「有過四五個男朋友,其中有三個已面目模糊,我想不起初戀男友姓什麼。」後來她其中一位男友就是北京搖滾歌手常寬,不過這段感情很多年前已結束。「我們拍了超過五年,但我們相隔兩地,見面時間不多。」當時她想過跟常寬結婚,又曾請幾個月假到北京跟他一起,正是這幾個月近距離相處,令她對婚姻有所啟思。「為了防止離婚,就不要時常見面,愛情到了明白的時候,就是再見的時候,是文化差異的問題,由生活很細微的事情到人生大事,我是否真的跟你這麼合得來呢?」

她拒絕為別人調整,選擇轉身走,到了現在,她說已忘了有多久沒拍拖,被很疼她的前輩黃霑說中了:「你不適合結婚。」

海琪與北京搖滾歌手常寬有過數年相隔兩地的戀情

海琪與北京搖滾歌手常寬有過數年相隔兩地的戀情

與秋生一席話

陳海琪在圈中那麼多新知舊友,除了回歸港台做節目,最近在ViuTV與陶傑主持電視節目《大星講》,先後約了袁詠儀、草蜢、黃秋生做訪問。

黃秋生近年因社會政治氣氛,事業受影響,海琪替他不值,節目中除了談工作,還談到在英國的私生子。「他跟這個兒子相處得很好,兩人像朋友關係,他說兒子自嘲homeless(無家可歸),因家裏的事情,要背着帳幕到山中紮營,他很開心兒子跟他談這些。」

與秋生一席話,她大嘆香港的怪獸家長應該聽一聽。

p180822a063

陳海琪梅艷芳Beyond黃秋生林憶蓮草蜢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