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浚偉專訪2】馬浚偉閃過自殺念頭 寫劇本自我療癒


b180914a103

希望顧美華大力擁抱

由喪母自責到抑鬱到康復的一段經歷,馬浚偉寫進下一部親自編劇的舞台劇《生前約死後》,顧美華飾演他母親,他說媽媽年輕時的確像顧美華。

他在劇本寫了很想母親跟他講的說話,還有他很想跟母親講的心聲。「我很想她跟我說,她做手術時不痛,走的時候也不辛苦,做子女最擔心的是這些。我在劇本中寫,媽媽跟我說:『她只要見到我們個個好,她已經很安樂。』」說到這裏,馬仔忍不住流淚。「所以我說寫劇本時要停很久,有時寫到某些位,就寫不下去。」

【馬浚偉專訪1】馬浚偉喪母感自責   患抑鬱症八年

到舞台劇上演時,他不能保證自己不哭。「我跟美華姐說:『如果我在台上失控,你們不用理我,繼續跟劇本演;戲中母親給我擁抱,就大力一點擁抱我。』其中一句對白我寫給美華姐,她說:『少爺仔,原本我走了就舒舒服服,你令我現在仍擔心你,你好好哋,阿媽就安樂。』」

new-682x1024

親寫劇本的舞台劇《生前約死後》明年上演,顧美華演馬仔母親。

閃過自殺念頭

他抱歉這個戲勾起自己的傷痛,也可能勾起有類似經歷的觀眾的傷痛。「但你不去面對,你不能走出來。我抑鬱最嚴重時,想過離開這個世界,我好驚媽咪一個人,擔心沒人照顧她,怕她唔識路,一味鑽牛角尖。」

他憶述當時站近一個窗,打開窗有衝動就這樣跳下去。「這是抑鬱症恐怖的地方,自己又不察覺,返公司照拍劇,包括很多喜劇,但演哭戲特別演得好,表面沒事,其實裏面是黑暗的,我劇本有寫這種想自毀的想法,『如果個心留在這個世界只識得痛,跳來還有什麼意思?』但戲劇上我會處理,最後是有希望的。」

他希望這齣劇能安慰同樣經歷過親人離世之痛的觀眾,他自己也把整個寫劇本和演戲的過程當作一次自我治癒。

「媽媽出殯那張相,到現在仍放在我房,很多年了,我相信死後上天堂,但我媽媽不是基督徒,不過她可能在我們不知的情況下跟耶穌溝通了,我相信將來死後會見到她,你話我阿Q都好,我當她在天堂。哲學家唐君毅先生給我很大啟發,他寫過:你只要想見一個人,就閉上眼睛,你心想着一個人,就見到他。」

憑《鐵血保鏢》奪得男角色獎,眼睛貼着紗布上台領獎。

憑《鐵血保鏢》奪得男角色獎,眼睛貼着紗布上台領獎。

用一年半讀碩士

他很安慰,當年母親在醫院跟鄰牀的病友說:「我很驕傲有這幾個子女。」馬仔現在對人生很積極,現正跟一個新的電視台合作拍社會紀實節目《同理‧繼續走》,他兼任構思、監製、主持,讓基層和弱勢社羣發聲,共十四集,題材包括劏房戶、露宿者、精神病患者、情緒病患者、跨性別人士、殘障人士、新移民、更生人士、自閉症患者等,當中最令他感同身受的當然是情緒病患者,因他也是過來人。

馬仔的工作時間表排得密麻麻,今年二月他讀了個咖啡師課程,已考到文憑,之後或許會到新加坡讀咖啡師訓練牌,畢業後有資格教人,他希望開一間咖啡工作坊,讓有志在咖啡行業發展的基層年輕人有機會進修和工作,都是社企或社會公益方面的事業。

訪問過後第二天,他就飛到北京修讀工商管理的碩士課程,每個月在北京八日,很濃縮緊湊的上五天課,每日朝九晚十,最短讀一年半,他除了拍劇和演舞台劇,他還有自己的生意,包括演藝工作室和音樂品牌,他希望在管理方面再進一步。舞台劇《生前約死後》還有計劃拍成電影,他感謝Golden Scene電影公司的Winnie Tseng支持。

馬浚偉去年主持電台節目時,請樂易玲做嘉賓。

馬浚偉去年主持電台節目時,請樂易玲做嘉賓。

樂易玲一抱泯恩仇

馬浚偉的工作計劃說不完,那麼他何時會返無綫拍劇?「時間配合就返去,我很樂意,原本梅小青姐十二月叫我返去拍,但時間不合,我推了,話就話離開了,但我怎可能洗得甩TVB陣除呀?我和歐陽震華只僅次於TVBuddy。」

當日他離開無綫,他承認是「有少少不開心」。「現在不記得了,外間可能知道我和樂小姐不太投契,但我必須承認,我現在和她很好朋友,是神的安排,大家都是基督徒,我前年受浸,她來看我,那一刻,突然好像大家重新認識對方,她跟我說:『馬仔,我以前不知你家裏的事,好抱歉,那時我沒有關心你。』我也說:『我也很抱歉,我沒有考慮你承受很多壓力。』跟住大家攬住,就沒事了。」

 

化妝及髮型:RickyKAZAF / 場地:香港九龍貝爾特酒店

馬浚偉生前約死後顧美華樂易玲同理‧繼續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