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員專訪】舞林兄妹檔 廖啟森廖雲軒跳出國際


很多香港人不知道社交舞是體育運動項目之一,廖啟森跟廖雲軒這對兄妹檔,是香港體育舞蹈代表隊成員,從小到大代表香港征戰海外,戰績彪炳在不少大賽中取得獎牌,贏得獎牌時共同分享喜悅,爭拗時卻互不相讓,兄妹檔有歡聲、有淚影,更有共同目標一齊邁進!

廖啟森和妹妹廖雲軒從小合作默契十足

廖啟森和妹妹廖雲軒從小合作默契十足

廖雲軒像每一個愛漂亮的小女孩,小小年紀已經開始跳芭蕾舞,後來小女孩發現,原來跳社交舞可以穿高踭鞋,為了更漂亮的高踭鞋,她脫下了芭蕾舞鞋,「當時很想穿高踭鞋,加上社交舞的舞衣更漂亮,所以求媽咪幫我報社交舞興趣班,如果知道後來會那麼辛苦、付出那麼多代價,肯定不會開始。」多年來的跳舞訓練,令小雲(廖雲軒)從頸到腳都有傷患,需要定期接受物理治療和按摩,左腳腳踝曾經在比賽時被踩傷骨也裂了,現在仍在治療,不能進行跑步訓練。

體育舞蹈分標準舞和拉丁舞兩大類別,每個類別各有五種舞蹈,包括華爾茲、維也納華爾茲、探戈、慢狐步、快步舞、倫巴、恰恰、森巴、牛仔舞和西班牙鬥牛舞合共十種,運動員要根據各種舞蹈的樂曲和動作要求,設計和組編整套動作,比賽時與幾對甚至十幾對參賽者,同一時間上場在一分四十秒內跳完,評審再根據舞者對節奏、拍子、韻律感、身體語言表現、舞池中的行進、造型、默契等全方位表現評分。

兩兄妹是本地「舞林高手」,十五歲開始安排他們到外國接受名師指導,每年安排三、四次意大利集訓,兩兄妹訓練期間時有爭拗,哥哥提起妹妹動不動流眼淚好激氣,妹妹講到哥哥不肯相讓好谷氣,不過兩人一攜手又默契十足,舞姿如流水行雲般非常悅目;這個年紀正是求學時間,當初選擇停學專心做舞蹈運動員,兩兄妹經過不少掙扎和矛盾,妹妹喜歡讀書曾努力想「兩者兼得」,訓練後深夜仍抱着書本溫習,媽媽不止一次凌晨三、四點,到妹妹房間看着她在書堆中累到睡着了,溫習不夠沒有考到好成績,拿到成績單時又為分數痛哭,家人看在眼裏痛在心裏,最後決定二選一,暫停學業專心做運動員,體院方面與各大院校有合作,將來退役後,妹妹繼續學業。

兩兄妹也是舞蹈老師,很多小朋友慕名拜在門下接受訓練

兩兄妹也是舞蹈老師,很多小朋友慕名拜在門下接受訓練

小雲的夢想是有機會開舞蹈學院,不過她知道香港租金昂貴,要實現夢想並非易事,哥哥就為自己訂下四年目標,「我們的目標是四年後的亞運,到時在中國杭州舉行,體育舞蹈會列入比賽項目,為了爭取入場券現在就要開始準備,只有在計分賽中勝出,到時才有機會代表香港出賽。」四年後他已經二十五歲,屆時不論讀書或工作,希望為家庭出一分力,因為體育舞蹈只是「B」級支援項目,現在很多費用都要父母分擔。

哥哥指費用包括平時租場地練習、受傷後的治療等,「這幾年父母不論財力、人力方面,都為我們兩兄妹付出很多,雖然我們也有做老師教人跳舞,不過平時經常外出比賽和訓練,留在香港的時間不多,收入只能略為幫補,我希望完成亞運目標後,可以告一段落,不想父母再為我們操心。」

二十二歲的哥哥像個小大人,已經開始為未來籌劃,當年妹妹為漂亮舞衣、高踭鞋學跳舞,找不到舞伴就拉哥哥上陣,中學時哥哥常被同學笑只懂「扭屁股」非常不爽,直至十一年前「國際舞蹈運動總會」,成為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會員,哥哥的運動員身份得到肯定,才擺脫穿花喱花碌扭屁股的窘況;「中四那年,不論讀書或跳舞成績都突然倒退,對讀書沒有興趣,跳舞比賽的成績也不理想,當時有一位老師和我傾偈,要我想清楚自己的未來,最後我決定專心跳舞。」他和老師、校長溝通後,學校安排額外補課,讓他專心外出比賽爭取好成績,為了方便練習和比賽,哥哥還讀多一年等妹妹一齊考DSE,兩兄妹從小到大共同進退,目前正為四年後的目標努力!

廖啟森廖雲軒社交舞標準舞拉丁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