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員專訪】亞運後退役 謝劭傑繼續追逐帆船夢


夢想,從來沒有時限,香港帆船運動員謝劭傑(Stanley),兩年前突發奇想追逐亞運夢,今年終於夢想成真,和隊友張家豪作為香港代表,出戰亞運帆船比賽獲得第七名,完成賽事正式告別運動員生涯,不過帆船依然與他同行,現在和一班志同道合的戰友一齊,大家共同追逐帆船夢!

謝劭傑和隊友何偉健、呂金最愛揚帆出海的日子。

謝劭傑和隊友何偉健、呂金最愛揚帆出海的日子。

謝劭傑是船隊「鳳凰」(Phoenix)的隊長,早前帶領一班隊員參加香港遊艇會主辦,第二十六屆「中國海岸帆船賽2018」(China Coast Regatta 2018),三十四艘不同型號的帆船,分成七個組別進行為期三天的賽事,結果船隊得第四,他笑言是「梗頸四」,從職場轉到運動場再回歸職場,三十三歲的Stanley和大海的結緣始於中學時代,「你看我的樣子就知道我不是讀書人,中學讀航海學校,那時候每個學生都要在獨木舟、風帆或帆船中選一項課外活動。」

當年因為李麗珊取得奧運金牌的關係,風帆最多同學報名,「我選帆船其實是懶,風帆要很有力扯帆,獨木舟也要很用力划才行,心想帆船不用花太多力氣,像開車一樣有盤掌舵,雖然最少人參加,但我計過度過最舒服,第一時間舉手報名。」結果當然出乎意料之外,帆船比賽少一點體力都支撐不了,出到大海不能用機器操作,整艘船不論行前行後,行左行右都只能透過操控帆來控製,計錯數的Stanley就這樣矇查查上了船,他和隊友張家豪很快已經玩得頭頭是道,比賽成績優異被選入香港代表隊,「帆船運動在香港並不普及,雖然很喜歡帆船,也不可能靠做運動員為生,我和張家豪畢業後各散東西。」張家豪踏上遠洋貨輪做船員,這對戰友和拍檔一別十年,大家各有各的忙碌沒有再見面。

兩年前的偶遇,令年近三十的兩人再度燃起人生夢想,「當時家豪回香港考牌,做船員要考不同的牌才能升職,我們偶然遇到又開始聯絡,剛好香港遊艇會舉辦『Hong Kong Race Week』(香港帆船賽週),其中一個項目『470』正好是我們都有興趣想試的比賽,大家一拍即合決定組隊參賽。」帆船比賽根據船的類型、大小分為不同項目,「470」級帆船七六年獲奧運列為比賽項目,是雙人競賽帆船,船身全長4.7米,船帆標誌為「470」,是推廣得較為普及的帆船運動。

帆船運動將一班退役運動員組成新的團隊

帆船運動將一班退役運動員組成新的團隊

事隔十年再組隊,距離參賽只剩下三個星期,當初只是貪玩報名參加,參賽隊伍有港隊精英,身為大師兄已退役,卻不想在後輩面前輸得太難看,Stanley馬上向老闆請假,他形容與家豪再上船是「一仆一碌」非常狼狽,「體能方面還可以,但技術就生疏了很多,不過帆船是有記憶的運動,就像騎單車一樣,一旦學會一生都不會忘記,我們初上船雖然一仆一碌,經過三、四次訓練已經開始上手。」

大師兄出馬,比賽不單沒有輸還贏了後起之秀,最後取得第一名站上頒獎台,這個出乎意料的成績,對兩個大男人造成衝擊和刺激,「從來沒有想過,離開帆船十年都竟然有機會贏,我和家豪都很興奮,中學做港隊運動員是聽教練安排,現在卻是為自己而賽,感覺大家都長大了,處事比以前成熟,不像少年時那麼衝動,第一名的成績令總會邀請我們再加入港隊,希望代表香港參加亞運。」他們用了兩年時間準備,參加了十多場國際賽事累積實戰經驗,最終有機會代表香港參加亞運,雖然未能取得獎牌,但總算夢想成真。

Stanley是香港遊艇會船隊「鳳凰」(Phoenix)的隊長,十二名隊員大部分是港隊退役運動員,船隊最遠的賽事是用三日時間去菲律賓,香港遊艇會每年主辦的帆船比賽,大大小小超過三百多場,不同的帆船有不同的隊員,每一次的成員組合都可能不同,「我們船隊大部分隊員,都是以前港隊的好朋友,我們不想每次比賽後各散東西,一六年大家找到心目中的船,成為固定組合參加不同的賽事。」

這批退役運動員,最開心的時刻就是面對大海,帆船比賽成為他們業餘的興趣,Stanley擔任隊長和前帆調校員,隊中負責協調各個崗位的「戰略分析員」,卻是二十一歲的年輕人戚浩賢,Stanley說:「帆船運動最有趣的地方是不論年資,只計你有沒有能力,戚浩賢計數分析非常靈活,就算年紀小也有資格擔任,比賽時他負責觀察其他對手的進度,再分析應戰方案,協調各個崗位隊友何時收帆、揚帆以及改變航道等,比賽時不能有任何機器輔助,整艘船只能靠風帆前進,所以計算風向是非常重要的環節,帆船最重視是團隊精神,隊員要互相協調才能向前行,所以默契、信任、合作都很重要,還要加上經驗和技術,是非常好玩的運動。」

亞運謝劭傑帆船鳳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