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兄弟專訪】鄭伊健裂韌帶 陳小春傷盆骨 錢嘉樂多謝曾志偉救命


相隔十八年再合作,古惑仔變成古惑佬,大家都有家室,但眾人仍是大細路,一見面就攬頭攬頸。

相隔十八年再合作,古惑仔變成古惑佬,大家都有家室,但眾人仍是大細路,一見面就攬頭攬頸。

二○○○年的電影《勝者為王》後,相隔十八年,錢嘉樂自導自演的電影《黃金兄弟》再集齊「古惑仔」班底鄭伊健謝天華陳小春林曉峰五人聚首,合作電影《黃金兄弟》,但今次電影說的並非黑幫仇殺,而是飾演僱傭兵的五人,是出生入死好兄弟,曾志偉則是他們的恩師,叫志偉做「阿爸」,嘉樂說:「一三年我們有傾過合作,但當時未有方向,反而鬼使神差一起開了演唱會;到一五年,志偉叫我做導演,最好由五兄弟去演,我馬上有晒畫面。以前是古惑仔,現在叫古惑佬或大叔,大家都成熟了,但仍是攬頭攬頸的兄弟。」

為了將劇本創作到最好,先後找過香港編劇、韓國編劇、最後找李敏和麥曦茵再寫。

為了將劇本創作到最好,先後找過香港編劇、韓國編劇、最後找李敏和麥曦茵再寫。

五兄弟相識二十年,當中各人都轉變不小,小春說:「現在我們是人家的老公和爸爸,各有各成熟和成長,再不是以前花𡃁仔,當然大家一聚埋又好像花𡃁仔,你鍊吓我,我又逗吓你,我指手踭咋;當然待人接物,有些人仍是很低能,包括我在內。」林曉峰(阿Lo)則說:「他們都變了許多,只得我冇乜變,全部去晒荷李活,又地主又屋主,我仍然在香港,都想盡快跟國際巨星一齊拍戲。我眼見幾位前輩真的滄桑了許多,真的要快點拍。」嘉樂笑說:「是呀,再不拍,我們都不在了,遲兩年我們要研究邊隻藥食得健康一點,邊度有位要訂定先……我們太熟了,雖然不是常常見,但又不會內訌和有心病。」謝天華則說今次有很多動作戲,吃力還吃力,覺得大家的身手好了。

鄭伊健拍攝時不慎受傷,他稱會盡量忍,因為嘉樂膝頭痛到伸不直也不出聲,自己那些傷不算什麼。

鄭伊健拍攝時不慎受傷,他稱會盡量忍,因為嘉樂膝頭痛到伸不直也不出聲,自己那些傷不算什麼。

現實中的他們,有否爭吵時候?嘉樂說:「沒試過吵架,大家就像小朋友,有份赤子之心,怎樣奄尖腥悶都好,經過二十年相識,尤其有了家庭,好像小春是轉變最大,他現在會再退一步看清楚,是否要跟人撐到盡呢?很多時他會變得寬容,容易相處了。」問他們何時感染伊健做爸爸?嘉樂搞笑說:「他有啦,在芭堤雅個個都好似他。」伊健即搖頭說:「大家想法不同。」嘉樂說:「我們最鍾意順住去,大家亦估不到伊健會結婚啦,他會做的,慢慢來,每個人都有個計劃。」

眾人在戲中飾演僱傭兵,錢嘉樂說開拍前要安排眾人上堂學開槍。

眾人在戲中飾演僱傭兵,錢嘉樂說開拍前要安排眾人上堂學開槍。

這部電影製作費耗資超過兩億,在匈牙利、日本、內蒙古及黑山等地取景,嘉樂感謝出品人成龍和曾志偉讓他任性,直升機、飛車和大型爆破,逐一實現他的理想,「我都想表達給香港政府知道,匈牙利的政府是很支持我們的電影製作,海報中的那條橋,等於香港的中環,是最繁忙地方,但都封一日給我們拍,不過封一天要付七位數字費用。」

電影尾段拍到超支,錢嘉樂笑言不敢叫兄弟們減片酬,要不然他們在片場咿咿哦哦。

電影尾段拍到超支,錢嘉樂笑言不敢叫兄弟們減片酬,要不然他們在片場咿咿哦哦。

五兄弟有不少動作戲,只得天華沒有受傷,伊健在匈牙利拍飛車戲,肩膀的韌帶不慎斷裂,他說:「我都驚了很久,匈牙利的醫生說三個月不郁動會痊癒,三個月?戲都拍完了。」嘉樂稱當時立即搜尋全匈牙利最好的名醫,看完伊健,可順便為自己醫治,因為他的舊患太多,拍戲時由朝行到晚,膝頭痛到行路都一拐一拐。至於小春在北京傷了盆骨位置,當時是不知所措,因為不知道傷在哪裏,只能用止痛貼,現在已沒事了。阿Lo則弄傷頸部,至今仍未復元。嘉樂說今次最難當然是超支後再爭取到去拍大場面,好多謝志偉幫我向投資方商討。」至於會否有續集?他坦言劇本構思當中,但都要看市場反應,自己隨時準備好。

嘉樂在拍攝前,到每個取景地方最少三次,又要跟曾志偉拜訪當地市政府、議員及市長,希望能順利申請拍攝。

曾志偉原本想推掉「阿爸」角色,寧願做監製和創作劇本,但大家覺得由志偉演是最好的。

場地:馬哥孛羅香港酒店

鄭伊健、林曉峰、錢嘉樂:

髮型:John Chung @Barbieri Privata

化妝:Will Wong @ WiLL make up

鄭伊健 服裝:Ann Demeulemeester@ITHK

錢嘉樂、林曉峰 服裝:McQ@ITHK

陳小春、謝天華:

髮型:EchoWan@Headquarters

化妝:Eleena Yu

服裝:楊龍澄

 

鄭伊健錢嘉樂陳小春謝天華林曉峰曾志偉
上一篇 下一篇